洞朗對峙一周年,莫迪參加上合峰會何所求?

2018年4月28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在中國武漢沿東湖漫步時交談​​。 (印度新聞局通過路透社發布的照片​​)
2018年4月28日,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和印度總理納倫德拉·莫迪在中國武漢沿東湖漫步時交談​​。(印度新聞局通過路透社發布的照片​​)

朱諾

上合組織成員國元首理事會第18次會議將於6月9日在中國青島舉行,印度總理莫迪將參加此次峰會,並與習近平進行會晤。這是印度首次作為上合組織成員參加元首峰會,也是繼今年4月武漢“非正式會晤”之後中印兩國領導人在兩個月內的第二次見面。

分析人士認為,莫迪此次參加上合峰會,尋求拓展與中亞國家的經濟合作並非其主要目的,而安全與反恐才是印度的首要考量。印度不希望正面對抗中國,但也不希望中俄聯手巴基斯坦而損害印度利益。

莫迪不希望中印對抗

此次上合組織峰會召開之際,正值洞朗對峙事件發生一周年。過去的一年間,中印之間關係發生了一些轉變:印度避免觸及中國敏感的西藏問題,中國低調處理印度無人機越境事件;兩國高層互訪頻繁,並最終促成習莫“非正式會晤”。按照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的說法,兩國領導人“圍繞當今世界百年未有之大變局進行戰略溝通,並就中印關係未來發展的全局性、長期性和戰略性問題深入交換意見。”

不久前在新加坡舉行的香格里拉對話期間,莫迪做出了對於“印太戰略”的印度表述。他強調,東南亞是“新印太”的核心,“印度並不把印太地區視為一種戰略,不認為它是一個由有限成員組成的集團,也不謀求占主導地位。我們絕不認為它應該針對任何國家。”

莫迪還在演講中闡述了對“多極世界秩序”的看法,重申印度堅持與俄國、美國、中國保持平衡的外交關係。在提及印度與中國關係時,他表示:“兩國之間牢固穩定的關係是全球和平與進步的重要因素。只要印中兩國相互信任、照顧彼此利益,亞洲和世界就會有更美好的未來。”

莫迪在香格里拉對話會議的演講讓西方一些極力主張“聯合印度遏制中國”的鷹派人士感到失望,而受到了中國官方媒體的正面回應。一些中國分析人士紛紛表示,印度對“印太戰略”的表述,證明美日印澳同盟沒有堅實的基礎,將會自然瓦解。

美國國防大學中國軍事研究中心的研究員伍思諾(Joel Wuthnow)等人在其近日發表的洞朗對峙一周年綜述報告中指出:印度聚焦於中印關係的穩定發展有其自己的考慮。在這個雙邊關係中,印度首先致力於中印經貿關係的發展,消減印度的貿易赤字;其次,印度即將迎來2019年大選,莫迪為了爭取更多的政治資本,也會繼續奉行“戰略自主”,彰顯印度作為“大國”的自我期許。

印度代表團出席2018年5月22日在北京舉行的上海合作組織(SCO)安全會議的秘書會議。

印度加入上合組織的目的

上海合作組織(簡稱“上合組織”,The Shanghai Cooperation Organization)於1996年創建,最初是以在中國與俄羅斯、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四國之間加強邊境地區的信任為初衷的,反對“恐怖主義、分裂主義、極端主義”等“三股勢力”一度是上合組織的標誌性口號。

上合組織歷經20年的發展,逐漸將成員國之間的合作領域從地區安全擴展到經濟合作、能源合作等方面,不過,安全合作還是這個組織的最重要目的。2017年6月9日,上合組織第一次擴編,印度和巴基斯坦成為其新的會員。

印度加入上合組織的初衷,表面上是為了貫徹其“推進世界多極化”的外交政策,實質上是為了防範中俄在這一跨區域的國際組織中削弱印度在中亞地區以及在巴基斯坦問題上的話語權。

印度知名戰略家拉賈·莫漢(Raja Mohan)曾經撰文稱:“反恐和反分裂是上合組織的核心目標,但是中國僅會在口頭上支持,卻不太可能在實質上向巴基斯坦施壓,使後者停止支持克什米爾的跨境恐怖襲擊和分離主義……中國反而可能會以上合組織區域'睦鄰友好'為藉口向印度施壓,迫使其與巴基斯坦進行接觸和談判……從以往經驗看,俄羅斯也不可能在克什米爾問題上對印度施以援手。”

印度與中亞地區的聯通由於巴基斯坦橫亙其間而被阻斷,現實的地理環境使得印度不可能像其它中亞國家一樣渴望得到上合組織帶來的基礎設施升級和互聯互通紅利。所以,尋求拓展與中亞國家的經濟合作和能源合作並非印度加入上合組織的首要目的,印度更為看重的,是各成員國在安全與反恐領域的承諾。

中國的南亞問題專家毛克疾認為:“站在印度的角度看,加入上合組織與其說是積極謀取戰略主動的行動,不如說是對潛在不利局面的對沖舉措——作為上合組織的成員,印度雖然很難在中俄主導的局面下設置議程,但是卻可以遲滯、解除那些對其不利的議程。”

印度成為中俄之間的平衡手

印度出現在上合組織舞台的另一個重要意義,是成為中國與俄羅斯在中亞地區競爭影響力的平衡手。印度《經濟時報》(Economic Times)發表文章指出:“儘管北京以其經濟實力和地理毗鄰性在歐亞大陸取得了巨大進展,但印度仍將自己視為這一地區穩定和安全的提供者。新德里不斷增長的經濟影響力也對許多上合組織成員國和觀察員國顯現出強大的吸引力。”

美國知名智庫蘭德公司的資深防務分析師克羅斯曼(Derek Grossman)曾於去年撰文指出:北京其實並不希望吸納印度加入上合組織,是俄羅斯首先提出並力主印度成為該組織的正式成員國。

克羅斯曼認為,俄羅斯越來越擔心,中亞的幾個“斯坦國”正逐漸投入中國的地緣戰略懷抱,而使得俄羅斯對這幾個前獨聯體國家的影響力日益減弱。俄羅斯希望印度加入上合組織,能夠偶爾站在俄羅斯的立場上,對中國提出的一些議程投下反對票,或者,至少放緩中國向中亞邁進的步伐。

印度《經濟時報》特別強調,在參加此次青島峰會之前,印度總理莫迪於5月21日與普京總統在俄羅斯索契(Sochi)進行了一次“非正式會晤”,目的是進一步加強雙方的特別戰略夥伴關係。

總之,無論是出於印度的自身利益還是對於地緣政治平衡的考量,莫迪首次在上合組織首腦峰會上現身,一定會受到廣泛的關注。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