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政府吁禁购伊朗石油续推油价走高

沙特阿拉伯拉斯坦努拉炼油厂一角。摄于2018年5月21日图片来源:路透社/Ahmed Jadallah/File Photo


【今日经济 】 : 石油输出国组织及其他产油国几天前达成的增产协议尚未来得及稳定市场信心,美国特朗普政府日前又呼吁所有国家在今年11月以前停购伊朗石油,更增添了石油价格走高的压力。国际市场上原油价格当天应声反弹。28日,亚洲市场上油价继续攀升,当地时间清早时,“纽约油”8月份期货价格上升至每桶70.82美元,比前一天又提高了29美分。

应该说近期国际市场上石油价格一直面对走高压力。油价在经过多年的跌落之后,随市场需求增长而逐渐攀升。美国、印度和中国近期均呼吁增产,以便压低价格,也避免市场供不应求造成的缺口掣肘经济增长。一周前,欧佩克石油输出国组织终于在6月22日就提高产量达成内部共识。一天之后,又与俄罗斯等非欧佩克成员共24个产油国就自今年7月起增加产量取得一致。双方在一份公报中承诺,将百分之百地执行2017年一月生效执行的协议。

 

事实上,自2017年1月至今,各产油国的产量远低于协约规定的额度。倘若百分之百执行这项协议,那可能意味着欧佩克及非欧佩克产油国将大约平均每天增产一百万桶原油。

 

但是,这项增产承诺并没能立即让市场放心。甚至相反,增产决定宣布的当天,市场价格不仅没有降低,反而继续走高。23日,欧洲市场收盘时,北海“伯伦特”原油期货价格每桶上涨2.5美元。纽约市场上,“纽约油”每桶价格也上升了3.04美元。业内人士分析指出,欧佩克和非欧佩克产油国达成的增产共识过于模糊。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虽然都希望增产,担心需求增长及油价上升带来的市场过热产生负面效应,但已经面对特朗普政府恢复制裁措施压力的伊朗反对也无力大幅增产。最后达成的妥协方案显然没能真正回应市场的不安。分析人士认为,事实上,目前达成的增产量将很快被随暑期假日来临而走高的市场需求所消化。而种种不确定因素使得这种市场需求可能远大于预期。

 

的确,目前市场上供给方出现多种不确定因素。沙特阿拉伯及俄罗斯等国虽然承诺增产,但重要产油国利比亚因为内战持续,无法全面投入生产;委内瑞拉也因为政治与经济困境而无法恢复原有水平;而加拿大一家油砂提炼厂上周又因故障而被迫暂时关门,何时恢复生产尚没有确定。与此同时,美国政府27日公布的最新报告显示,美国原油储备上周(截至6月22日)减少了990万桶。

 

所有这些因素都对增加了供给市场的压力。在此背景下,特朗普政府要求世界各国停止购买伊朗石油的措施对于走高压力下的石油价格无疑有些推波助澜。与特朗普此前向欧佩克组织施加压力、要求降低油价的努力可以说事与愿违。尽管禁令要求各国在11月4日时将从伊朗的购油量缩减为零,但美国政府表现出的强硬立场以及决心使得市场预期伊朗的石油出口会大幅减少,供给市场更添压力。

 

27日,美国市场上,原油价格达到了最近三年来的最高水平。“纽约油”8月期货价格达到每桶73.06美元。这是自2014年11月以来的最高价格。美国炼油厂目前均已满负荷运转,专家分析称,美国恐怕难以继续增加产量,应对需求。

 

如果说特朗普要求世界各国停止购买伊朗石油的愿望在一定程度上有点作茧自缚的话,这项措施是否只能满足特朗普政府强化对伊朗制裁的政治需要呢?

 

分析人士普遍估计,欧洲国家可能会为避免美国政府的制裁而减少从伊朗进口原油,但并不是所有国家都会服从禁令。印度外长28日就已经就此做出答复:印度不会俯首听命,将会继续与伊朗的能源交易。

 

作为世界第一大石油进口国中国是否会遵守禁令难以预测。到目前为止,中国政府尚未明确表态是否将无视特朗普政府的禁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康27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虽然表示,“中国和伊朗是友好国家。我们在符合各自国际法义务的框架内保持着正常交往与合作,包括经贸和能源领域的合作”,但中方似乎也为自己留出了余地。陆康在回答问题时首先表示需要向美方求证“这是不是美国政府的正式立场”。

 

从某种程度上说,鉴于中国目前努力推动进口石油以人民币计价,美国的禁令因此对中国相对效力有限。但在中美贸易关系如此紧张的当下,不顾美国禁令可以是向美国施加压力的砝码,也可以是进一步深化紧张关系的因素。

 

总之,从目前情况来看,石油价格可能仍将会在一定时间内面对走高压力。

 

法广RFI 瑞迪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