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足球逆襲需要創新路徑



邱立本

中國足球呼喚創新,必須超越舉國體制的僵硬限制,充分發揮民間資本與智慧,培育中國的世界級球星隊伍,爭取在二零二二年的世界盃逆襲成功。

世界盃的狂歡,刺激數以億計的中國球迷。估計約十萬名中國球迷湧往俄國,去看一個沒有中國隊參與的世界盃。他們怨恨、恨鐵不成鋼的心情,都表露在微信朋友圈與公眾號的段子裏,在不斷自我調侃的黑色幽默中,透著幾分的悲涼。

足球不再是一場運動,而是現代中國人集體心靈中的一塊石頭——一塊對中國發展路徑的試金石。為什麼中國經濟的成功,不能轉化為足球的成功?為什麼中國在乒乓球和女子排球的舉國體制力量,不能複製為中國足球的成功?

中國職業足球的發展,網羅了全球熠熠巨星,這次世界盃就有九位中超的外援,代表他們自己的國家參賽。中國國家隊也聘請了前意大利國家隊教練里皮擔任教頭,年薪兩千萬歐元,傲視全球。但金元足球是否管用,引起爭議。重金購買的外援是否可以產生外溢效應,提升本土球員的水平,仍然是一個大問號。

其實足球和經濟條件沒有必然關係,而是與文化和全民參與有關。非洲、拉丁美洲貧窮小國,也可以踢得有聲有色。葡萄牙是歐洲小國,雖然擁有昔日殖民強國歷史,但今天的國力微不足道,然而由於有深厚的足球文化,可以在歐洲盃及世界盃閃耀光芒。

從娃娃抓起,是中國足球逆襲的必由之路。中國兒童與少年足球仍然不發達,沒有往學校扎根。在升學主義的壓力下,家長都不願意自己的小孩踢球。結果形成了看球的人太多,踢球的人太少,大家都作壁上觀,指點江山,激揚文字,但不會下場打球;紙上談兵易,場上練球難。中國沒有讓足球「從群眾中來,到群眾中去」。中國建立昂貴的北京鳥巢運動場,但卻沒有足夠的小區的小運動場。NBA球星,往往是從布魯克林的小球場激戰開始;巴西球星,不少是在貧民窟的陋巷中踢石頭開始。中國足球就是缺乏這樣的草根精神,從底層推動創新。

這也和中國當前創新風潮的「硅谷(矽谷)模式」相背離。多少年輕人在中關村、杭州與深圳等工作室腦力激盪,讓一些稍有創意的點子都可以吸引天使投資人,經過「孵化器」和「加速器」的磨練,可以將粗糙的、原始的意念轉化為精緻的產品。中國就是需要這樣的民間資本與機制,提拔人才,讓基層地方組織吸引年輕精英,投入風雲激盪的足球江湖。

關鍵是「舉國體制」長期以來壟斷了體育運動,限制太多。還好近年不少財團與高新科技企業開始投資足球俱樂部,掀起資本的狂歡,也使得中國足球進入職業足球全球化的感情半徑。歐洲與拉美職業足球聯賽的精采鏡頭都在中國網絡定期出現,讓中國觀眾對全球最佳足球的標準瞭如指掌,刺激中國足球見賢思齊。

因而中國足球呼喚創新,必須超越舉國體制的僵硬限制,充分發揮民間資本與智慧,培育中國的世界級球星隊伍,爭取在二零二二年的世界盃逆襲成功。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