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代特首 四種嘴臉



經過21年,港人已見過四代特首。按着香港威權體制的特性,一天特首不是由普選產生,無論由誰來當,特首的本質也不會改變。當然,因應着中共對港政策的轉變及各人的個人特質,四代特首的身份及他們當特首時的心態還是有些不同,雖然從收回香港主權開始,中共就已決定必須絕對掌控香港,但因應不同時代的需要,方法會有不同。在剛收回香港的主權時,中國經濟發展還在起始階段,中共需向世界展示尊重香港高度自治的胸襟,故選了一位他們能充份信任的董建華來當第一代特首,讓他享有相當大的自主度,把中共在港的利益差不多完全交到董建華手上來代理,並盡可能不插手。

有了這代理人身份,雄心壯志的董建華有着不少鴻圖大計,要把香港推上一個新的高?。不幸地,董建華初上任就碰上亞洲金融風暴,又因他是一名商人,缺乏公共事務經驗,終導致50萬人上街要求他下台,令這第一代特首黯然下台。

當發現董建華雖可信任卻力有不逮,要找人替換以拯救民望低迷的特區政府,中共只能揀了一名在殖民地時代當了佷多年公務員、由英國人一手栽培出來的曾蔭權來當第二代特首。中共不能如對董建華般那樣信任曾蔭權,甚至要他先通過兩年的「試用期」,才讓他正式出任一整屆的特首。

曾蔭權毫無疑問是「醒目仔」和能吏,他深知自己不受信任的處境。他爭取連任的口號是「做好呢份工」,把自己定位為一名僱員,僱員能有的自主度自然比代理人少,更何況那老闆還是緊緊盯着自己是否越界。曾蔭權這第二代特首成為了一名小心翼翼的僱員。他甚至在某程度上是不作為,因在這種環境下工作,「少做少錯」是僱員的金科玉律。但即使如此,曾蔭權在不自覺間可能還是踩了不知是甚麼的紅線,最後由高位重重跌下,鋃鐺入獄。

接替曾蔭權的,本是與董建華背景有些相近的唐英年,但因他醜聞纏身,中共惟有臨急改由更根正苖紅的梁振英來當第三代特首。與前兩代特首不同,梁振英與中共的關係更緊密,甚至可說是直屬臣子。不過,梁振英雖是中共可信之人,卻未必是中共最希望放上特首之位的人。

林鄭熟政府運作危害更大

梁振英由爭奪特首之位始,已展示他的政治野心。在履行中共交下來的政治任務之餘,他雖不敢做一些與中共利益相衝的事,但還是有一些想要達到的個人目的。梁振英昭然若揭的政治野心令他的管治出現種種問題,難以完成中共想在香港做的事,尤其是在雨傘運動之後。中共也看到這點,故在一屆任期滿了後,又要逼退梁振英。

歷史在重複,但也有一些演變。替換梁振英當上第四代特首的林鄭月娥也是公務員出身。梁振英禍港五年,已使香港禮崩樂壞。原先,連不少反對林鄭月娥當特首的人,都以為林鄭月娥當了幾十年公務員,怎也會比梁振英懂得珍惜香港多年來的管治傳統。但從林鄭上任約一年的表現看,卻正因她熟知政府運作,梁振英想做而做不到的,在她手中反是更快和更徹底地做到了,令港人賴以為傲的核心價值受到更大破壞。

林鄭並沒有如曾蔭權般只是選擇成為中共的僱員。俗語說「東家唔打打西家」,僱員與臣子不同,不需對僱主有太強的忠誠度。現在習主席「稱帝」,在皇帝面前,特首成了奴才。臣子與奴才也是有分別,臣子怎也會保住一點尊嚴,但奴才已不介意在皇帝面前俯首跪拜。主子交下來的政治任務,即使怎樣不情願,當奴才的也要把它們完成。但俗語也說「伴君如伴虎」,林鄭「半途出家」,亦有曾蔭權的前車之鑑,既已選了投誠,相信這位四代特首,只能是一個誠惶誠恐的奴才。

由董建華、曾蔭權、梁振英至林鄭月娥,每下愈況,令人更覺得普選特首的急切性。

戴耀廷 港大法律系副教授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