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貿易戰背後厲害招數

中美貿易戰談判仍有迴旋空間,但美國遏制中國崛起的大戰略不會改變,針對中國高科技的「阻擊戰」越演越烈,北京則瞄準美國農業州反擊。白宮取消奧巴馬「網絡中立」原則,包藏禍心。



金特會剛剛結束,特朗普就美朝峰會成功對中國的感謝餘音未落之際,就再次出爾反爾,重燃中美貿易戰的烽火,對中國祭出了懲罰性關稅的大棒。五月十四日,特朗普與幾位內閣資深部長和貿易顧問舉行會議,對多達五百億美元的中國商品開徵懲罰性關稅達成共識。這也並非過河拆橋,其實特朗普在峰會結束後的新加坡記者會上,已經明確表示,為了貿易公平,有些事必須要做。四月十五日,白宮就發出聲明,解釋了對中國哪些產品徵稅,並威脅北京,如果中國採取報復措施,將繼續加大懲罰額度,特朗普甚至說了兩千億美元額度的重話。

北京無法控制特朗普的出爾反爾,但也不可能接受威嚇。五月十六日,中國商務部即刻發表聲明進行反制,宣布出台與美國同等規模、同等力度的徵稅措施,農產品等首當其衝;並表示此前中美三輪談判中所達成的所有經貿成果將同時失效。全球驚呼:「狼真的來了?」中美貿易戰難道就此拉開序幕?

特朗普做事的邏輯真的難以捉摸。這波徵收懲罰性關稅的清單和數額在中美高層經貿談判前就已經擬定,特朗普如果真的要做,又為何要搞勞民傷財的多次談判?難道真的就是為了防止中國給特金高峰會「穿小鞋」,而煞費苦心搞了中美貿易談判成功的「煙幕」?事情恐怕沒有那麼簡單。如果說特朗普這次「變臉」真的跟特金會有關係,那很大可能是因為美國輿論在總結特金會成果時,赫然發現特朗普和金正恩簽署的「歷史性文件」,即「實現朝鮮半島無核化的路線圖」,原來就是北京的「雙暫停」(朝鮮停止核試驗、美國停止聯合軍演)和「雙軌並進」(實現半島無核化與建立半島和平機制同步進行),於是,輿論批評特朗普落入朝中圈套、中國是最大贏家等解讀甚囂塵上,以至於特朗普要重新打出貿易戰的牌,來平衡美國國內的輿論風潮。

不過,特朗普面臨美國中期選舉的壓力,再加上他看在「習近平主席的面子上」對中興公司網開一面政策在國會遭遇強風,他必須把中美經貿代表團已經談妥的「避免貿易戰」成果翻盤,製造對華強硬政策,來為自己「洗白」。對此,北京的解讀也重點落在「特朗普選舉考量」的範疇,故而在宣布報復性措施時,把支持特朗普的農業州放在徵收懲罰性關稅的首位,即所謂抓住特朗普的「七寸」來打。果不其然,這些州的相關行業和政客都對特朗普重打貿易戰感到不滿,在內部形成要求特朗普改變立場的壓力。

針對中國「奉陪到底」的立場,特朗普在接受福克斯電視台採訪時透露,美中高層經貿談判還是要進行,在貿易戰開戰前,解決問題的大門始終是敞開的。這種態度也令外界回到對特朗普決策模式的傳統解讀上:特朗普此舉是為不到三週就要進行的美中第四輪談判繼續「拉高籌碼」,換句話說,只要北京能夠對華盛頓提出比第二次會談更大規模的「讓步」,特朗普或許仍然會收回成命,讓美中貿易戰結束於開戰之前。只要談判沒有被取消,中美之間在解決貿易平衡和公正的問題上,仍然有很大可能性。七月六日是美國對中國第一批八百一十八項價值三百四十億美元的商品徵稅的日子,轉折性的談判是否在之前發生,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是否會出馬「救火」,引發外界的關注。

中美在貿易戰問題上的談判仍有迴旋空間,但美國遏制中國崛起的大戰略則不會改變,針對中國高科技領域的「阻擊戰」只會越打越激烈,其中就包括白宮在五月底取消前總統奧巴馬時通過的「網絡中立」原則。對此,北京不應該有任何幻想。事實上,在這波懲罰性關稅的清單上,涉及「中國製造二零二五」有關的工業領域是重點。而且,必須看到的是,雖然特朗普對西方盟國也毫不留情地推動貿易戰措施,引發了西方世界分裂的危機,但美國和西方國家在針對中國高科技發展的問題上,立場卻是驚人的一致。在全球化和自由貿易議題上,特朗普的單邊主義是越來越孤立,但是,在批判「中國侵犯知識產權,採取不正當手段獲取西方核心科技」上,美國和西方國家並沒有二致。因此,單靠大量購買美國農產品或者能源,仍然無法平息美國對中國的疑慮。未來無論是劉鶴繼續率軍談判還是打出王岐山救火的「妙招」,很關鍵地還是要消除美國朝野對中國支持的科技領域發展和投資的擔憂。

特朗普或許沒有想到的是,給中國高科技設限,可能會讓中國加速邁向機器人、生物科技、量子電腦時代。世界已經變樣了,單一的封鎖效果肯定不彰。

說到底,特朗普是一個精明的商人政客,如何讓他「感覺贏了」,可能是北京未來談判策略的一個重要關鍵。

亞洲週刊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