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志豪:誰才在消費六四?

六四29年,仍有11.5萬人出席。警方的瘋狂低估,只是再次證實,六四集會對當權者仍有巨大的政治參考價值。

集會前夕,各大學學生會以杯葛集會「明志」,造成似乎新一代便要切割六四的潮流。

但今年集會現場,不覺特別老態龍鍾,不覺後生臉孔絕迹。只看到那些口講杯葛集會的大學生團伙,卻出現在會場外圍籌款。沒有「行禮如儀」的市民出席,他們向誰要錢?這才是真正的「消費六四」吧?

如果口講「平反」卻沒實際行動便叫「消費六四」,那麼「香港獨立」的口號又有沒有實際革命行動呢?都是消費者罷了。

我喜歡今年六四集會的「反抗」。

對外,沒有迴避「結束一黨專政」的口號,集會尾聲安排了針對「結束一黨專政」風波的演說。的確,這個口號已經成為一國兩制的「紅線」,而這樣的紅線只會愈來愈多。

對內,面對本土派瘋狂的詆譭,大會也不再迴避,由陳健民帶着兩名年輕朋友上台對談反駁。我知道團結的重要,但捍衛應有的立場也是相當重要。

六四集會不可能令專制政權明天自動倒台,但卻保存了人民的鬥志和希望,讓身處封鎖國度的天安門死難者家屬,知道仍有人惦記他們。

已經是習近平時代,木墀地仍然在六四變成禁區,這便是記憶的力量。

比較中國另一場悲劇——十年文革。沒有香港這種29年來「行禮如儀」的集會提醒,文革在大陸已經變成禁區,或者只能在官方口徑中存在。

新一代對文革的理解便停留在「四人幫蒙蔽毛主席」的層面,而成年人也不敢提醒更正。

或許有些「00後」以為王維林擋坦克是劇照,但我們仍有空間和自由告訴他們:錯了,那是人民對抗政權的真勇武。

香港的燭光警惕當權者:我們都是歷史的見證人。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