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的經濟政策怎樣看



不少朋友認為特朗普是美國歷史上最具爭議性的總統。有趣的是,雖然負面的評價越來越多,民意調查支持他的百分率卻不斷地增加。今天他的支持率還低於50%,但要是今天再投票,我要賭的錢會押在他那邊。美國人以食為天,弄得經濟有好轉的必勝,而特朗普上任年多來,美國的內部經濟好轉得快,在二戰後只有上世紀80年代的列根可以一比高下。二者相比,我認為列根是稍勝的。

上世紀70年代是美國經濟的一個災難期,可能比30年代的經濟大蕭條還要差。那時越戰終結,年輕人反戰、反權威之聲不絕於耳,美鈔回流,通脹上升,尼克遜推出價格管制,美國的債券暴跌,30年的孳息率上升到近20厘!最頭疼是這債券的孳息率高企於10厘以上很多年,就是通脹急速回落也如是。當時沒有誰可以解釋為甚麼會是這樣,我認識的經濟學大師們解釋不了,不信邪,他們在債券市場上紛紛損手。

列根特朗普政策有相同處

列根總統1981年上任,拆除多項管制之外,在無數反對聲中他大手減稅,而且堅持減稅。1983年美國的經濟終於見到起色,該年底美國的經濟增長率升到3%強,到1984年,國民收入的升幅達美國二戰後最高的6.85%。在國際上美國的經濟雄風主要是從那時開始的,到列根1989年卸任後還持續多年,一說是到上世紀末,另一說是到2007年。

大致上,雖然特朗普不會同意,我認為他是在走列根昔日的路:大事減稅與撤銷多項干預市場運作的管制。這些方面特朗普辦事的速度跟列根差不多,但特氏推出的改革,市場的反應比較快。有前車可鑒可能是今天的反應來得比較快的原因,但我認為主要原因是特氏接手時的美國經濟比列根當年的為佳。

我們要知道美國2008年出現的金融風暴是經濟大災難,可幸奧巴馬上任後約七年這些災難算是平息了。我認為主要原因,是美國聯儲局的伯南克(Ben Bernanke)與耶倫(Janet Yellen)這一連兩位的主席做得好,非常好。我跟進了美國聯儲局的操作60年,沒有見過另一位聯儲局主席做得那麼好。我的好友佛利民從事了多年的貨幣研究,是對是錯其遺留下來的學問說不得笑──從深度與廣闊度衡量,經濟學的實證研究沒有其他的可以相提並論。伯南克與耶倫是承受了佛老遺留下來的智慧。我們要知道無錨貨幣(fiat money)是深不可測的學問,統計數據多如天上星,變化之大,牽涉問題之廣,外人是無從理解的。我認為佛老不應該把他的百年難得一見的天賦孤注一擲地投到無錨貨幣那邊去,但他是做了。

商人智慧有正負兩面

回頭說特朗普。他處理美國本土的經濟是好的。他委任的部長們一律能幹。我欣賞他以商人的智慧處理問題。舉個例,美國批准藥物的FDA(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是極為嚴格的機構,其緩慢審批程序經濟學者罵了數十年。不久前在美國作生物研究的外甥告訴我特朗普說的一句話,我欣賞。特總統說:「那個病人肯定要死了,無可救藥,為甚麼還要用老鼠試新藥呢?用他試吧。」

是的,特朗普上台後,美國研發醫藥的商業機構變得欣欣向榮,審批藥物的時間估計會減少三分之一,近於比以前快一年。難怪這些日子研發商業藥物機構的股票不斷地上升。

在美國的民主制度下,管制法例容易惹來利益團體無數。尤其是在環保這方面,很麻煩。例如法例容許你怎樣建房子,有人聯手反對可以阻止你很長時日,花上不少法律費用。這類問題在中國是不存在的。我認為假以時日,特朗普會清理這些困難。尤其是,如果在基建、高鐵等項目上美國要大事改進或引進,處理利益團體的左右,特朗普會是上佳人選。

特朗普處理經濟的最大困難,是2017年1月他上任時我寫下的:「特朗普總統是一個了不起的商人,他的言論含意着的,是要用做生意的手法處理國際經濟。這是不對的。做生意在市場競爭,圖利要把對手殺下馬來。但國際貿易呢?要賺對方的錢你要讓對方賺你的錢。」

不幸言中!左翻右覆,轉來轉去,特朗普的政策是要保護美國的行業,讓外人看得天旋地轉。可不是嗎?不久前中國副總理劉鶴帶隊到美國洽商貿易,獲特朗普親自接見,報道說達成六項共識,不打貿易戰,皆大歡喜。殊不知十多天後,美國卻突然公佈每年要抽500億美元中國貨25%的進口關稅。值得安慰的是美國對中國沒有歧視。前些時特朗普說要抽加拿大等幾個國家25%的鋼材進口稅,跟着又說如果這些國家跟美國聯手對付中國,可免此稅。大家以為此稅也屬虛招。殊不知是真的,幾天前在電視上見到加拿大那位年輕有為的總理,說準備回敬時差不多要哭出來。

這就是問題。不管被抽鋼材稅的國家會否回敬,此稅也,必會導致美國的汽車等行業的成本上升,對美國何利之有?美國的鋼材工廠鬥人家不過,應該近於奄奄一息,這次受到保護,要添置新機械嗎?要建新廠房嗎?美國總統四年一任,弄好了機械廠房,新任的撤銷這保護,豈不是要傾家蕩產?越想越離奇。我認為真正保護美國工業的,是美國的黃豆。炎黃子孫愛吃豆腐、豉油,美國的黃豆中國是天下第一大買家。北京說你一動我們就大抽黃豆的進口稅。也真巧合,美國種黃豆的農民多是特朗普的支持者。

人才引進可從收支平衡表看

上述提到的國際上的爭議有點搞笑。說不得笑的是那張國際收支平衡表,英語稱balance of payments,我做學生時必讀,奇怪是今天好些大學不教了。好些國家沒有計算這張平衡表,不需要白紙黑字地寫下來,但實際上不可能沒有。

這平衡表說,一個國家的國際收支不可能不平衡。好比中國的物品進出口有順差,來自外方的投資也往往有順差──稱雙順差──但這些順差帶來的外匯儲備是國際收支平衡表的一個重要項目,屬進口,其後投資於外國的資產是進口了這些不動產的權利了。這裏的關鍵,是中國因為有貿易順差而進口的,主要的是美國的債券。目前中國持有的美國債券約1.2萬億美元,跟日本持有的差不多,不算高,因為這些年中國把持有的債券錢投資到外國去,不少間接或直接地購買美國的資產,而習近平推出的一帶一路也要動用這些債券錢。當然,一帶一路也要賺錢,而進口的是另一些國際收支平衡表中的項目了。

因為我這個老人家記得很清楚美國債券在上世紀70年代出現的災難,擔心北京當局持有美債太多,好些年前對一些朋友說了。為寫這篇文章,我追查中國持有美債量的歷史資料,在兩天內這些資料查得零散,不一定可靠,但整體來說,我認為北京當局處理得不錯。我希望今天中美之間的貿易爭議不會惹來北京大手拋售美債。

上期在這裏寫人才政策,昨天讀到《華盛頓郵報》一篇文章,說中國花巨資大事進口科技專才。這些資金應該是源於上述的國際收支平衡表的資本項目。進口人才也是貿易,所以長遠一點看中國是沒有甚麼貿易順差的。

大家關心的問題,是中國的人民幣早晚要大事推出國際。這項生意中國要做,而特朗普不高興理所當然。一個國家能把自己的貨幣推出國際是一本萬利的生意。二戰前英鎊當道;二戰後輪到美元。今天中國崛起,正如英國一位前首相2008年在北京奧運時說,中國正在回到歷史上他們原來的位置。有趣的問題是,雖然紙幣在中國古時出現過,但歷史上大部份時間是以金屬為幣。以金屬為幣,只要純度可信,是哪個國家的都不重要。紙幣是另一回事。為此我曾多次建議,北京要先把人民幣下一個穩定的保值的錨才大事推出國際。

張五常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