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絲路:孟中印緬經濟走廊為何发展不起來?

Himalaya-Gebirge (picture-alliance/dpa)

中國的新絲綢之路是一個宏大項目。然而因其好高騖遠,該項目時不時頗有點兒自亂陣腳。圍繞孟中印緬經濟走廊的外交活動便凸顯了這一點。

自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國政府2013年對外正式宣佈以來,亦有"一帶一路"之稱的中國"新絲綢之路"成為媒體的寵兒,到處都是對它的宣傳。中國稱它是21世紀超級項目,對它使用的某個最高級形容詞很快便會被另一個最高級所取代。至2020年,投資額要達5000億歐元。

有時,人們從相關宣傳中得到這樣的印象,似乎已有成百上千的列車從中國駛向歐洲,千百萬個貨櫃在"一帶一路"沿線碼頭編組、裝卸。然而,這個印象是錯的。"一帶一路"剛剛起步;在某些地區,它面對層出不窮的問題,--正如"孟中印緬經濟走廊"所示那樣,其中部分問題乃屬咎由自取。

次區域動議

孟中印緬經濟走廊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在一帶一路框架內所確認的6個經濟走廊中的一個。它原是中國西南邊陲省份雲南的一個次區域動議,與一帶一路無關。畢竟,孟中印緬經濟走廊提出時,一帶一路設想尚未問世。

1999年,雲南倡議舉行了孟中印緬經濟走廊論壇。在無各自政府授權的背景下,就建設一條連接加爾各答和昆明的陸路通衢的機會及風險,經濟學家和其它領域專家們展開討論。機會:徑直連接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國家、開发喜馬拉雅以南地區的豐富蘊藏、融合基本孤立於世界市場的那些地區,尤其是印度東北部。該地區的7個邦僅靠狹窄的西裡古裡走廊(Shiliguri)與印度本土相接。

直到2013年,孟中印緬經濟走廊論壇未獲實際結果。這主要與此有關:印度遲遲不願外交提升這一論壇的意義,不讓它擁有政府間正式合作項目的地位,以便在其東北部的開发問題上毋需與他人商量。

隨著作為廣告行動的K2K-Autorally(昆明-加爾各答汽車拉力賽)的成功舉行、中國總理李克強2013年5月訪印,情況大變。中國總理和時任印度總理辛格在一份共同聲明中表示,"雙方對孟中印緬地區合作論壇框架下的次區域合作進展表示贊賞。鑑於2013年2月孟中印緬汽車拉力賽的成功舉行,雙方同意與其他各方協商,成立聯合工作組,研究加強該地區互聯互通,促進經貿合作和人文交流,並倡議建設孟中印緬經濟走廊"。

德裡中國研究中心漢學家烏韋羅伊(Patricia Uberoi)認為,隨著這一聯合聲明的发表,此事成了所有參與方政府的正式合作,只不過,各方有著不同的期待和設想。她指出,在印度的发展計劃裡,"經濟走廊"不居重要位置;在中國人那裡,該項目則意義重大。

此次會談中,兩國間還達成共識,就該項目的下一步計劃和與深化,撰寫一份共同報告,而這一共同報告則以4個分報告為基礎,各國自行負責分報告的撰寫。

直到今天,沒有任何動靜,首要原因在緬甸。烏韋羅伊解釋說,緬甸能力有限,需要更多時間。她指出,2013年啟動的相關進程依然沒有完成,遠遠落後於原先的時間表。

競爭而非合作

然而,比能力欠缺更嚴重的問題是缺乏信任和印中這兩個亞洲巨人之間的競爭。2017年,圍繞都克蘭高地(Doklam-Plateau,中方稱"洞朗地區")的邊境摩擦使這一沖突公開化,兩國軍隊曾一度處於直接對峙狀態。

烏韋羅伊指出,印度曾一再聲明,孟中印緬經濟走廊項目是其"東望政策"的一部分。從1990年起,印度實施這一政策,意在與東南亞建立更密切關係、強化本國作為地區強國的地位、遏制中國的影響。

與此相對照,孟中印緬經濟走廊論壇在中國這裡最初只是雲南及其餘西部省份的次區域動議。烏韋羅伊指出,"後來,北京中央政府從雲南和其它省份哪裡拿走了這一動議,將它集中交由亦負責一帶一路項目的委員會統管。"

而當2015年國家发改委接手了對該項目的主導權、並把它與在印度引起爭議的中國-巴基斯坦經濟走廊相提並論後,事情便清楚了:孟中印緬經濟走廊要成為一帶一路的組成部分。從有意要將一帶一路盡可能做大、做全、提升自己在全球重要性的中國政府的視角出发,此乃題中應有之義。而在印度,人們的感受則截然相反。正如烏韋羅伊所說:"從中國把孟中印緬經濟走廊並入一帶一路項目的那一刻起,這整個計劃便在根本上被重新作了調整。"從新德裡的角度看,這一調整不利於印度。因為,在新絲綢之路動議宣佈後,印度即已明確表示,無意成為該項目的一部分。這一立場迄今沒有改變。

錯過機會

在烏韋羅伊看來,北京拿走對孟中印緬經濟走廊的控制權乃得不償失之舉。畢竟,在雲南、北緬、北孟、北印之間,存在著諸多文化、種族及社會的相通之處。借助地區動議,人們反而比由北京操控的動議更易利用這些相通之處、更易說服各方參與。

烏韋羅伊認為,本該有其它的、中國不在其中扮演決定性角色、在印度看來不那麼侮辱人的項目。例如,接受國際幫助的、有國際投資者的項目。目前首先是印度的東北地區成了失敗者。因此之故,在孟中印緬經濟走廊這一背景下,眾多開发項目被束之高閣。

不過,印度無論如何都得清楚,中國已經造成了事實。烏韋羅伊指出,要是印度計劃建立通往緬甸和東南亞的路上通道,及至該通道穿越緬甸之時,便會與中國的基礎設施形成對峙。例如,遇上起自孟加拉灣、經由若開邦、通向昆明的油氣管道。某些戰略家關於印度可以通過自己的東-西紐帶制衡中國的北-南紐帶之謂,已被證明不過是一廂情願。烏韋羅伊說,"你無法倒撥時鐘。"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Rodion Ebbighausen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