雙城傳說的終結



本港大專的政治學課程,每當談及公共管治和政策的課題時,總愛拿新加坡與香港比較一番,不管是教授在課堂授課或是學生的論文習作皆如是。愛拿新加坡來和香港作比較,主要是因為在比較政治的範疇上,兩地的確有十分高的可比性,大家都是以華人為主體的前英國殖民地、都是以商貿起家的國際化港口城市、都是崇尚資本主義自由市場、都是以彈丸之地建立經濟奇蹟的亞洲四小龍成員、都是以廉潔高效的政府管治著稱,以及都是實行帶有威權主義色彩的政治制度。研究起來方便之餘,亦不會因為「國情」太過不同而出現一些不合理的結果。而在現實之中,不少本港的管治精英亦經常視新加坡為香港最直接的競爭對手,從股市表現、港口貨櫃吞吐量到機場國際排名都要拿出來一一比較。

然而,翻開近兩周的報紙,星港兩地的新聞卻是如此的迥異。曾經以廉潔高效管治為傲的香港,重點大型基建項目的高鐵、沙中綫在已經不斷超支延誤的情況下,接連爆出多宗工程質量醜聞,其中沙中綫更明顯地出現偷工減料,甚至有人涉嫌違法。在一個善治的政府之下,這種事件本應要被徹底調查並開誠布公地向市民交代,假若真有人涉及違法或是貪污,執法機關便應該將其繩之於法。但是到目前為止,我們看到的卻是港鐵與運房局官員一再意圖掩飾事件、在傳媒不斷追查下被迫「唧牙膏式」回應,港鐵主席馬時亨甚至公然說出「我話OK就OK」的謬論,盡顯其目中無人的態度。而且直到現在,不論是港鐵還是政府,皆無意將醜聞當中涉嫌違法的部份向執法機關舉報,包庇之心可說是昭然若揭,這還是那個曾經以善治著稱的政府的應有作為嗎?

那邊廂,新加坡卻向世人展示着一個彈丸小國,如何憑藉上佳的政治手腕,四兩撥千斤,在大國夾縫中創造出自己的生存空間。主辦特金會讓新加坡登上了環球傳媒的頭版,一再述說着其獨特的政經地位。不論會議最後結果如何,新加坡都已經成為最大贏家。新加坡不像香港背後有祖國力挺、有龐大中國市場作經濟後盾,與鄰國馬、印的關係雖比獨立之初改善不少,但依然不能說好,在強鄰環伺的環境下仍然憑善治更上一層樓,近年不論是經濟發展、科研創新乃至國際地位都遠遠拋離香港。更重要的是,雖然同為威權政體精英政治,新加坡政府卻能在經濟分享上做到雨露均霑,無論是住屋、退休保障等政策,都能廣泛照顧社會上各個階層。新加坡雖非民主,卻憑着善治,極大地降低了國民對民主的訴求。縱使不認同專制,也不得不承認獅城精英管治手段之高明。

只餘政治打壓可比獅城

在善治的層面上,香港由昔日與星洲並駕齊驅變成被遠遠拋離,政府管治禮崩樂壞、經濟分配不均令香港人的不滿日趨強烈。香港現在能與新加坡作比較的,大概只剩下政治打壓一項,新加坡出了個少年犯余澎杉,而香港則有黃之鋒梁天琦等人。問題是,政府的管治一天不改善,再多的打壓,反抗者也只會不斷出現。香港已經沒有民主,如今連過往賴以成功的善治也失去,還有甚麼優勢可言?莫說新加坡,這樣的香港只怕連上海也不如!

林海 傳媒工作者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