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的政治和丑的政治

 

有的政治有美感,有的政治无美感。

2009年,肯尼迪家族最后一位最具影响力的的成员,参议员爱德华·肯尼迪去世时,他被美国媒体普遍赞誉为历史上最杰出的议员之一。在漫长的参议员生涯中,他在美国划时代的《民权法案》(Civil Rights Act)、《美国残疾人法》(Americans with Disabilities Act)等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立法过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想,他实现了他的梦想和完成了他的使命。这就是有美感的政治。

对比之下,中国不少高官,他的一生中除了升官做官的记录,真正推动国家进步的事情,不一定能说出几件来。他唯一自豪的就是做了一辈子大官。我想,这就是丑的政治。

有些国家的政治,是毫无美感的。它基本是勾心斗角、争相献丑效忠的恶心剧。所以,对这种政治,远离为佳,敬鬼神而远之。

它没有使命感,没有理想主义,没有道德感召力。

而有些政治是有美感的。它讲游戏规则,有使命感,有理想主义,有道德感召力。曾经的古希腊时代的政治、古罗马共和时代的政治、英国君主立宪后的政治、美国大部分时间的政治,有美感。

有美感的政治,你怀着使命感参与其中,你不是为追求权力,而是为了改进社会,或改进规则,为了完成你的理想。你参与政治是因为你爱这个国家。你需要施展你的抱负,而它恰好给了你舞台。

而丑的政治,良善的人在其中是难以生存的,你参与其中,可能也是勾心斗角,变得面目可憎。

所以,像中国的政治,我一点参与的兴趣都没有,有时候看着一些混政界的朋友的生活我就直摇头:这样毫无美感的生活让我过一天都会很难。

有人说,那你不是经常评论中国的政治吗?那只是因为当中国的现实和我心中有美感的政治相互呈现时,我很自然地写出了这种差别。

改革开放后,在中国做企业,追求市场、追求产品品质、追求公平竞争,我认为是有美感的,我因此乐在其中。我也知道政治之美在哪里。所以,正如一个呼吸惯了新鲜空气的人,要让他在空气污浊的环境下生活,这简直要他的命。但写评论就如把两种感受对比着写下来一样容易。你心中有一张明晰的地图,当看到别人走错路的时候,你当然知道。

很多年前到美国首都华盛顿特区(DC),我被华盛顿的美景深深震撼了。当时想,美景和美治是否有关系。当华盛顿的政治家们走在波光粼粼的波托马克河畔,他们的心灵是否受到启发,从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权力争夺中解脱出来,为政治植入一种美感。我想,很多时候他们做到了。

但有些政客的心灵,即使他们到了华盛顿,也是难受到启发的。他们要么追求绝对权力,要么心甘情愿做绝对权力下的鹰犬。再美的风景也难唤起他们的心灵。所以,华盛顿的美并非风景之美,而是它的规则之美。

当然,美的政治并非没有政治斗争,而是在一种公平游戏规则下的斗争,这本身就是政治美感的一部分。比起那种独裁下忠诚的齐声歌颂不知道要美多少倍。这种斗争更多的是理念和理念、理想主义和理想主义、利益和利益的斗争。这种斗争并非不择手段,而是在一种游戏规则之下。而具有游戏规则的竞争(斗争),本身是美的。

一个具有美感的政治,需要有公平而清晰的游戏规则,需要受到约束的个人权力,需要有理想主义、道德感召力和保守的力量、怀疑论,它们演绎一种动态的权力平衡。

正如丘吉尔在二战后败选首相时感言:不列颠民族是一个忘恩负义的民族,但不列颠民族是一个成熟而伟大的民族。

他为英国的生存作出了巨大贡献,但对败选心服口服。他尊重并欣赏这种政治规则中的美感。

一个好的政治家,是能够发现政治规则中的美的,他需要把这种美感带入现实的政治生活,并放大这种美感。而那些追求绝对权力的政客,不论他们的官位多高,他们永远不会拥有发现这种美的眼睛和心灵。

因为绝对权力把一切政治之美都破坏了。

文丨张赋宇(哥伦比亚大学访问学者),思想的云VIP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