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再教育營」超出了正常範圍

China Xinjiang Urumqi Polizei 05.07.2013 (picture-alliance/dpa)

北京在新疆建立的監視系統包括關押數十萬人的「再教育營」。專家岑茨接受德國之聲采訪時不僅介紹了被押人數的情況,也詳細解釋了數字的根據和來源。

德國之聲:您對新疆「再教育營」所瞭解的訊息,主要消息來源是什麼?

阿德裡安‧岑茨:基於政府聲明,當地媒體往往可以看到這些聲明,網上也能看到。比如政府官方文件,如高級官員來訪的通知,甚至包括預算報告,其中記錄了有關支出。

德國之聲:中國是否會明確地說:我們正在計劃在這裡設立一個「再教育營」?

阿德裡安‧岑茨: 對。甚至會詳細介紹「再教育營」這個系統。比如,它有三層級別的管理:村、鄉、政府,或者,關押者會根據案件或問題的嚴重程度分為四個等級進行處理。基於這些文件的內容,可以較好地理解,這個系統是如何发展出來的。

德國之聲:有沒有消息來源說明這些措施獲得了「成功」?

阿德裡安‧岑茨:有,尤其是在2014到2016年的文件裡面,相對直白地稱贊了「再教育營」,那時,這種制度剛剛設立不久,仍然十分侷限於某些重點或者敏感人士。也會公開宣佈成功率,比如,烏魯木齊一家黨校學術研究報告中就公開說明,該報告對近600人進入「再教育營」前後進行了對比。很多人接受「再教育」後表示已經意識到自己違反了法律。如果看到周圍的熟人這樣做,就會批評他們或者上報。但是分析文件和描述成功案例的消息正在漸漸消失,同時「再教育營」的招標項目增多了。

德國之聲:關於被送到「再教育營」的人數規模有多大的彈性?

阿德裡安‧岑茨:我在自己的報告給出了一個彈性的空間。底線大約是20萬人,這是一個保守的數字。我們不知道具體的人數,但是,如果綜合基礎設施的大量數據,包括多層系統的陳述,工作報告等等,這是一個相對具有彈性的較低值。此外,地方官員和警察向自由亞洲電台发表的聲明,也有證人說,在一個5000至6000人的「再教育營」中,人們睡覺的空間非常狹窄。我們也掌握一些關於「再教育營」 項目招標中佔地規模的訊息,包括就寢區的面積。

然後有一個當地警察局的文件 ,但是目前這份文件還不能得到證實,外國維吾爾團體得到了這份文件,《新聞週刊日文版》(Newsweek Japan)发表了其內容。其中提到的數字是89.2萬人,但並不涉及新疆所有地區,一切較大的城市以及烏魯木齊都沒有被包含進去。估計,整個新疆地區大約有106萬人被關到「再教育營」中。

德國之聲:您知道人們被關在這個機構時間的長短嗎?

阿德裡安‧岑茨:2014/15年有相當詳細的報表。我剛剛說過,人們被分為A到D四個等級。問題嚴重的要在那裡呆20天,被劃到問題較輕一級的,也許4、5天就會被放出來。

德國之聲:也就是說,不是幾個月或幾年的拘禁?

阿德裡安‧岑茨:以前不是的,但現在情況完全變了。新疆現在的黨委書記陳全國2017年春天上台後,不單單是被關在「再教育營」的人數陡然增多,他們在裡面的時間也更長了。這方面,我們只能依靠證詞和其他訊息,沒有官方材料。

根據我們所知的訊息,有人在三個月內被放出來都是非常罕見的現象。 過去是被關兩周,後來是六週。 我聽說過,有人被關一年多了,杳無音訊。 先前的一些限制已經無效了。

德國之聲:您怎麼評價剛剛提到的陳全國?

阿德裡安‧岑茨:他是一名真正的強硬派,曾在2011年至2016年期間擔任西藏黨委書記,並在那裡建立了一個真正的警察國家。來到新疆後他立即採取了類似、甚至更為嚴厲的措施。警察人數激增,社會控制嚴密,比如政府官員到家探訪。 但現在,「再教育營」真的是達到了高潮。雖然從相關報導可以知道,這種設施西藏地區也有,但是規模完全不比新疆。

德國之聲:您如何評價中國政府對這些消息保持沉默?

阿德裡安‧岑茨:有意思的是,《環球時報》曾報導說,警力增加是為了應對恐怖主義威脅。但「再教育營」問題上,完全沒有回應。這也說明問題有多棘手,尤其在中國2013年正式廢除了毛澤東設立的勞教制度這個背景之下。

所以「再教育營」更像是一個傷口和痛楚,因為「一帶一路」倡議中,這個地區非常重要,當然不想出負面新聞。

中國人可能並沒能為這個制度想出好理由,因為它超出了正常的反恐範圍。在西方,我們也有安全系統、監視系統、特種部隊等等,但是沒有司法程序的「再教育營」是另一碼事。

阿德裡安‧岑茨(Adrian Zenz) 是中國西藏和新疆地區少數民族政策專家。他是歐洲文化與神學學院(European School of Culture and Theology)的講師。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Hans Spross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