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一地兩檢條例刊憲多人入禀司法覆核

香港新民主同盟成員就一地兩檢條例入境司法覆核(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新民主同盟成員就一地兩檢條例入境司法覆核(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湯惠芸

香港立法會上星期在爭議中通過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香港政府星期五正式刊憲成為法例,西九龍高鐵站地庫超過10萬平方米的中國口岸區,將會全面實施中國法律。兩名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及梁頌恆等多名人士,認為一地兩檢條例違憲,近日分別入禀高等法院司法覆核,要求法院頒布草案無效。有法律界人士以及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認為,司法覆核可能再次引發中國人大釋法。

為配合連接中國的廣深港高鐵香港段計劃今年第三季通車,由建制派主導的立法會上星期四(6月14日)晚,在一片爭議聲中,三讀通過香港政府提出的《廣深港高鐵一地兩檢條例草案》,完成“三步走”程序的最後一步,即香港本地立法。

香港政務司司長、署理行政長官張建宗星期五(6月22日)簽署一地兩檢條例草案,正式刊憲成為香港的法律,而生效日期仍有待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另行行憲決定。

《一地兩檢條例》載有圖表標註西九龍高鐵站內的中國口岸區位置,亦指明行駛中的高鐵客運列車同樣會視為中國口岸區的範圍,在法律及司法管轄權上會視為在“香港以外、(中國)內地以內”,由中國機構全面執行中國的法例,但不會影響香港特區的劃界。

香港政府去年7月底公佈西九一地兩檢方案之後,過去接近一年來受到法律界以及民主派的質疑,主要是認為方案違反《基本法》有關中國全國性法律不會在香港實施的條文,亦擔心先例一開會令一國兩制崩潰,影響香港的國際地位。

有關西九一地兩檢的爭議,近日由立法會轉到法庭。社民連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星期四(6月21日)入禀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入禀狀表示,一地兩檢草案是要在香港司法管轄區內實行中國法律,做法違犯《基本法》第18條,因此要求法庭宣告有關草案違憲及無效。

香港社民連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就一地兩檢條例入境司法覆核(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社民連前立法會議員梁國雄就一地兩檢條例入境司法覆核(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梁國雄星期五(6月22日)早上到高等法院就今次司法覆核申請法律援助,他在法庭外會見傳媒表示,立法會建制派議員用“極之野蠻”的方法,幫助香港政府通過一地兩檢這個“違憲的法案”,侵犯了香港人的權利,因此他向法院提請司法覆核。他又表示,留意到今次有關一地兩檢的司法覆核有新的情況出現。

梁國雄說:“很多親共傳媒認為,香港的法院不應該審這件案,香港的法援署是不應該批准法援,我覺得這個講法其實是用共產黨的壓力,去令到應該為香港市民的司法濟助權做事的法律援助署受到壓力,亦是向監察法律援助署的法律援助局施加壓力。”

梁國雄表示,希望親中傳媒的輿論壓力,不會影響到他今次一地兩檢司法覆核案,申請法律援助。

香港大律師公會曾經3次發表聲明,表示一地兩檢條例違憲,是史無前例、主權移交以來落實執行《基本法》最大的倒退,嚴重衝擊一國兩制的實施及法治精神。

在立法會通過一地兩檢條例草案後,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接受Now新聞訪問表示,司法覆核已成為解決一地兩檢條例問題的唯一方法,因為香港實施中國法律有否違憲是法庭處理的問題。不過,戴啟思認為,司法覆核可能再次引起中國人大釋法。

民主黨主席胡志偉亦憂慮政府“設局”,等待有人就西九一地兩檢提請司法覆核,引發另一波的中國人大釋法,去改變香港《基本法》第18條規定,除了國防及

外交中國全國性法律不會在香港實施的條文,進一步將北京的全面管治權在香港實行,破壞一國兩制,影響香港的國際地位。

梁國雄回應有關一地兩檢司法覆核會不會引起另一次中國人大釋法表示,過去多次中國人大釋法,大部分都不是由官司引起,亦不是由香港法院要求,他認為毋須擔憂今次一地兩檢司法覆核,會引起中國人大釋法破壞香港法治。他又以無法阻止狗吠去形容中國人大釋法。

梁國雄說:“如果狗吠的時候,你就要告訴它其實你不應該吠,有什麼事慢慢跟我講。其實(中國)人大幾時釋法、牠喜歡做什麼,其實多次都是曲解了《基本法》第158條第1、2、3款,現在的講法是人大常委隨時可以釋法,我們根據普通法的原則,一看下去就知道人大常委如果要釋法,是要由香港特別行政區的高等法院,做一些不可挽回的終審判決,而這些判決是涉及到中國同香港的關係的時候,才可以提請人大常委釋法。”

有“長洲覆核王”稱號的香港市民郭卓堅星期五(6月22日)就一地兩檢條例入禀高院申請司法覆核,答辯人是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入禀狀要求法庭頒令,將林鄭月娥所提出在香港特區內設立中國口岸區實施一地兩檢的做法,定為嚴重違反《基本法》。郭卓堅亦要求,法庭取消已刊憲的一地兩檢條例,因該法案完全違反中國國務院221令界定的香港特別行政區界域,以及多條《基本法》。

有“長洲覆核王”稱號的香港市民郭卓
有“長洲覆核王”稱號的香港市民郭卓

郭卓堅說:“所以我們今日說一地兩檢整個是違反了國家(中國)的命令,以及(中國)國務院的命令,你以為(中國人大常委會)一言九鼎,雖然你人大常委你通過(一地兩檢決定)後,你有沒有通過國家主席一個命令﹖有沒有經過國務院的命令呢﹖無,只懂說「一言九鼎」,所以在這個時候,我們香港人、我身為中國人,所以就要司法覆核。”

郭卓堅之前曾經三次就一地兩檢入禀司法覆核,但法庭因為一地兩檢條例仍未在立法會通過拒絕受理。郭卓堅表示,選擇在星期五香港政府就一地兩檢條例刊憲當日入禀司法覆核,他認為勝算相當高。

郭卓堅說:“這次的成功率,如果不是像童謠說的,看看馬騮(猴子)怎樣搬龍門,就應該成功機會很大的,上三次它(法庭)搬龍門就說你講什麼都無用的,都還未立法、未刊憲、你太早(入禀)了,就摒(除)了我。”

新民主同盟成員古俊軒星期五在多名成員陪同下,包括立法會議員范國威及區議員譚凱邦,到高等法院就一地兩檢條例入禀司法覆核。他們在法庭外展示標語及高呼口號。

新同盟成員高呼口號:一地兩檢違憲、條例法案無效。

古俊軒在一地兩檢司法覆核立場書表示,立法會通過一地兩檢條例草案,同意香港政府將西九高鐵總站及鐵路範圍劃出所謂“中國口岸區”,他認為此舉有違《基本法》的原則,而《基本法》亦沒有授權港府割地出租香港入何土地,讓中國機構執行境外法律。

香港新民主同盟成員古俊軒(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香港新民主同盟成員古俊軒(攝影:美國之音湯惠芸)

古俊軒在立場書表示,會尊重法官裁決,他也明白即使勝訴,中共可能輸打贏要,引來另一次釋法,但如果什麼都不作為,香港就會在他這一代完結。

古俊軒的司法覆核申請,答辯人是律政司司長鄭若驊。新同盟區議員譚凱邦對傳媒表示,核心問題是鄭若驊協助走完一地兩檢的“三步曲”,即是中港兩地政府的合作安排、中國人大常委會決定、香港本地立法。

譚凱邦說,當中司法覆核的內容包括在那個地方(中國口岸區)不合理地實行大陸的法律,那個範圍亦會令法院無辦法行使香港的司法管轄權,那個位置亦會限制《基本法》多條條文,包括言論自由及人權以及召喚律師權這些條文,所以綜合這些條文,我們認為它(一地兩檢條例)是違反多條《基本法》。因為宣誓案被法庭取消立法會議員資格的青年新政梁頌恆,星期四(6月21日)入禀司法覆核,他的入禀狀表示,一地兩檢條例草案明顯違反《基本法》中訂明,香港立法機關製定的法律,不應與《基本法》相牴觸,但是一地兩檢草案明顯牴觸《基本法》多條法例,要求法庭宣告草案違憲及無效。梁頌恆在法庭外會見傳媒,引述去年12月14日有一位年輕人不幸自殺身亡,他自殺前在社交網站留言表示,有關一地兩檢千萬不要相信它沒有跨境執法,但立法會仍然在上星期通過一地兩檢條例草案。

梁頌恆說,無疑地我們每一個人的力量可能很微小,那位年輕人如果他今日在這裡的話,可能他都找不到一些方法去實踐他希望能夠做到的事,跟大家講到的東西,但是我很希望我們每一個人都能夠分清楚黑及白,認清楚對與錯,所以有今日這個決定進行司法覆核,針對立法會主席梁君彥,他在立法會裡面通過了這一條違法違憲的法案。對於有中國學者表示,中國人大的憲法和法律委員會負責監督法律實施,因此一條法例是否合法合憲,並非由香港法院判斷。梁頌恆批評說法'完全荒謬',因《基本法》清楚列明香港司法管轄權是屬於香港法院所擁有,他亦看不出為何在香港發生的事,香港法院不可受理。至於一地兩檢司法覆核會不會再次引起中國人大釋法,梁頌恆表示,不是他的能力範圍可以控制,因為如果中國人大如上次宣誓案釋法,他認為「無一單官司可以打得贏」,他又對今次司法覆核的勝算表示樂觀。

梁頌恆說:“不搬龍門的話,我認為勝算是十分高。正常人一看法律的條文,其實是很非黑即白的一個問題,你無可能硬說那裡(西九站中國口岸區)不是香港的範圍,香港的範圍其實是1997年之前,由(中國)國務院的文件,劃明整個疆界是怎樣,所以我看不出如果不搬龍門的話,我真的看不出輸的理由是什麼。”

對於梁頌恆及梁國雄等多名人士,先後就《一地兩檢條例》入禀高等法院申請司法覆核,在北京的基本法委員會委員譚惠珠回應表示,沒有聽過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方面,有人對一地兩檢司法覆核有任何看法,至今亦不清楚是否需要釋法,但她強調,釋法永遠是存在的權力,是否運用則要視乎事情發展。

同樣在北京的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民建聯前主席譚耀宗表示,中國全國人大常委會就一地兩檢作“決定”前,已經詳細考慮所有因素,他強調“決定”有其法律基礎,他又認為人大毋須再次就這個問題釋法。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