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耀明:由護港無力到出賣港人利益的特區政府



眾目睽睽下,中國公安如狼似虎連番襲擊香港記者,窮兇極惡,完全理無可辯。但同樣無所遁形的是,特首林鄭月娥害怕真相,委曲求全,不敢面對事實,連替受害人說句公道話也不敢,反而廢話連篇,奉勸記者入鄉隨俗,遵守當地法律。

四川汶川地震十周年,香港記者北上採訪,不外是回到舊地,跟進十年來發展。北京恐怕記者報道實況,倒不如全面鎖國,禁止一切香港媒體採訪,又或者只限「愛國愛黨」記者進來,宣傳黨的大恩大德好了,何必「整色整水」,擺出開明姿勢,但又處處設防,更且不由分說,以流氓手段對付香港記者?

事隔十年,當局依然心中有鬼。豆腐渣工程導致超過五千名中小學生喪命是千古冤案,不但學生家長忘也忘不了,相關官員、建築商等,亦害怕水落石出而罪責難逃,不得善終。他們不僅不深切反省,多年來還要以不法手段阻止家長追究因由,而協助他們討回公道的如譚作人,亦因此而被判入獄五年。想不到今次就連有意採訪家長的香港記者也不放過,給公安拳打腳踢,以堵塞消息傳播。

林鄭常說以曾當社會福利署署長為榮,因為有助改善基層生活,由此可見其素來關心黎民福祉。果真如此,林鄭何以對慘死豆腐渣工程下的莘莘學子不聞不問,甚至當遠道而來據實報道的香港記者也被窮追猛打時,她還站在高牆那邊,懷疑他們不遵守法律而自招其辱?究竟過往她說關心基層是假話,還是時移勢易,初心已經去而不返?

但不論原因如何,特區政府面對大陸當局,便顯得毫無底綫,只懂每事逢迎,理解的要執行,不理解的也要執行,已成中港關係的新常態。不要說大陸公安野蠻執法不能非議,就算興建高鐵,特區政府對香港境內事務的自主權也任由北京話事。法律上,香港大律師公會指高鐵「一地兩檢」違反《基本法》,政府竟然選擇不答辯,一切聽從北京;財政上,800多億元拿來興建跨境鐵路,但全港一半人口(新界居民)都不便使用、使用時又諸多不便,但也在所不計;安全方面,未通車已出現連串事故,政府試圖不了了之,港鐵主席馬時亨甚至明言不需要公布詳情,總之高鐵事在必行。

凡此種種,特區政府的表現,已由無心也無力保護香港,變成不計成本出賣港人利益。特首不敢公開批評公安毆打記者,是犧牲記者和新聞自由的利益,讓她趁機表示對國家的敬意,也就是出賣港人利益去成全自己。同樣,興建高鐵除了慷納稅人之慨,完成國家融合香港的政治任務,其實際損失不僅是800多億元興建費用,還有大片土地可換來千億元計的庫房收入,兩者若用到教育、醫療、安老、科研等等方面,香港可以大大提升軟實力。換言之,特區政府犧牲了香港社會發展的良機,換來一隻大白象和特區官員與中央的良好關係。

林鄭上任以來,特區政府接旨行事,已到匪夷所思的地步。最近甚至連「佔中運動」發起人戴耀廷在台灣研討會的發言也不放過,不斷亂扣帽子,斥責他鼓吹港獨。這些胡言亂語,是針對人而不是針對事,香港主張港獨大有人在,不見特區政府逐一批評,發表譴責聲明,反而向不是港獨的戴耀廷開刀?一個人的言論即使多麼不合執政者心意,甚至是政治不正確,都是言論自由的範圍,受到法律的保障。特區政府發言批評,不外是製造輿論,以掃除法律屏障,加強箝制言論。

今次以戴耀廷為目標,也是沿用中共慣常的鬥爭套路,抽出他們認定的最大敵人盡量醜化、全力攻擊,罔顧法律和常識,但求以權力和聲勢壓倒對方,以達到大幅收緊言論自由的目的。成功的話,便引為範例,再伸向其他敵人,從而鞏固威權管治。

其實北京要把香港牢牢控制,是2003年五十萬人上街拉倒國家安全立法後,早已寫在牆上的政治議程。只是料想不到,林鄭的管治團隊可以不問原則,不計後果,而且急不及待,以港人利益做祭品,一頭就掉進政治大醬缸。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