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度崩壞「小白象」空群而出



近日世界盃足球迷最常問的一句:「冰島能,中國為何不能?」這句質問同樣適用於地方行政:香港人口是冰島的22倍,若果冰島能管好一個國家,為何全港18區不能管好自己?

就因為相同的扣問,前特首曾蔭權在2008年為了表示尊重地區民意,以下放權力為名,每年由政府撥款3億元進行小型地區工程。到了2013年,梁振英更加碼至每區1億元,但結果並非每區爆出一支冰島質素的球隊,而是全港「小白象」空群而出,貴而無用、啼笑皆非的工程比比皆是。難道香港人的智慧不及冰島人?還是特區制度倒退?

無論是耗資33萬元的英皇道「不能避雨亭」,南丫島每個泊位要8萬元的單車泊車場,深井巨鵝雕塑77萬元,以至剛被立法會工務小組委員會否決的5,000萬元觀塘音樂噴泉,都說明了催生「小白象」工程的土壤,並非一朝一夕形成。

特區政府從來沒有尊重地方行政,區議會一直以來只是沒有實權的諮詢機構。政府向區議會撥款進行地區工程,區議員可以有一定自由度選擇工程項目種類,但另一方面,區議會本身沒有專業技術支援,工程可行性研究、設計細節及招標程序必須由政府部門主導。理論上區議會及政府部門應該互相協調、各司其職,但現實中兩方各有盤算,權責不清的後果就是無人需為過失負責。地區項目有如聖誕樹,每位區議員和每個政府部門都力爭把自己想要的裝飾品掛在樹上,結果滿城皆見背着聖誕樹行走的小白象怪胎。

本來按照可持續發展原則,地區資源如何運用,應由最貼近受影響居民的代表決定,才是最理想的管治模式。可惜經過多年來建制派議員「蛇齋餅糭」的薰陶,區議會的生態早已變質,大部份區議員的社區工作不是着重公民充權,把資源運用的決定交回居民手中,反而把討好選民列為首要任務。正因如此,利用地區撥款進行有利自己宣傳的形象工程,比解決地區矛盾來得重要。所以在全港最貧窮地區之一的觀塘,區議會不會撥款支援貧困兒童,反而要興建音樂噴泉。在全港空氣污染最嚴重地區之一的元朗,區議會寧願支持用17億元興建明渠天橋工程,而不會投資一套空氣污染實時監測系統,保障居民健康。

借地區「過橋」執行長官意志

與此同時,不少小白象工程其實是特區政府利用區議會「過橋」,借地區諮詢之名,行長官意志之實。例如梁振英要求各區大事興建行人天橋電梯工程,或旅遊事務處在香港仔大灑3億元興建所謂展現傳統漁村特色的旅遊項目,包括一個花費40萬元只供觀望的燈塔。這些項目全部都是建制派議員為特區政府護航的惡果,最終無論好好醜醜,小白象工程都得算在區議會頭上。

對於執行工程的政府部門來說,由於地區工程的預算早已掛在區議會頭上,所以執行任務時毋須着重成本效益,而是設法確保將來不會超支,否則要再追加撥款時只會自找麻煩。因此政府部門自保的最佳辦法,便是用各種方式加大預算,讓自己有更多迴旋空間。由於區議會本身缺乏監察預算的專才,加上不少議員亦各有所求,所以基本上任由政府部門擺佈。此情此境,區議會比很多大廈業主立案法團好不了多少,明知有人蒙混過關,也只是「據理力爭」後照單全收。

林林總總的小白象工程,若與千億元級的高鐵或港珠澳大橋等大白象工程相比,看似小巫見大巫。但大小白象的成因,都是管治制度崩壞、政治凌駕專業的惡果。要煞住香港倒退,市民必須金睛火眼,任何一隻白象也不容放過。

黎廣德 公專聯政策召集人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