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铁车站豆腐渣工程 承建商负责人传已失踪


港铁公司红磡车站。网络

 

(法广RFI 香港特约甄树基)香港政府占了股权7成以上的港铁公司,其兴建中的沙中支线红磡车站被发现钢筋遭到违法剪短问题,港铁疑因监管不力,而承建商与其他两个分判商则对问题各说各话,政府有关部门认为案件涉及刑事成分,因此决定在15日报警。换言之,这是政府公司监管不力出现问题,政府然后要报警的荒唐事件。犹有甚者,根据立法会议员披露,承建商主要负责人已经“不见了”。

扰攘了整个月的这笔糊涂账,在港铁15日呈交有关的报告书后,仍未能厘清责任属谁,以及作出任何结论,至于承建商礼顿和分判商中科以及扎铁分判商泛迅三者之间,却又涉嫌相互卸责,路政署接获报告之后认为问题涉刑事成分而报警。

 

沙中线造价达971亿港元,全长17公里,平均每公里造价比高铁更为昂贵,建成之后,将连接新界沙田和港岛中区,途中就经过出现豆腐渣工程的九龙红磡车站。

 

立法会铁路事宜小组主席田北辰指,据他了解,港铁至今未能联络事发时礼顿建筑的行政总裁及他的副手。在报告出笼之后,田北辰说:“这两个仁兄都肯定是高级过港铁今日访问的三位(礼顿)高层代表,但我听闻他们两个已‘潜了水’,不见了、找不到。”

 

事实上,港铁监管下兴建的另一大型工程---广深港高铁香港路段,在试车运作时亦出现出轨意外,令外界觉得港铁为了赶上9月通车的政治死线,而马虎其事。更令人不安的是,沙中线红磡车站豆腐渣工程以及高铁出轨事件,都是经传媒踢爆之后,港铁才被逼承认,尤其在豆腐渣车站一事上,更是多番前言不对后语,闪烁其词。

 

港铁15日公布46页的调查报告,分别与承建商礼顿、分判商泛迅、中科的代表、以及相关港铁职员会面,听取他们对事件的供词。

 

报告焦点落于剪钢筋的工人身份,负责扎铁的泛迅表示,他们发现连接钢筋及接驳器时出现困难,曾要求礼顿解决,承认在某些情况下,他们会按礼顿要求剪短钢筋,以配合接驳器长度,更会按礼顿要求剪短钢筋并扭入接驳器;泛迅称按他们的理解,礼顿会负责之后的修正工作,又指没有港铁和礼顿的批准,不会开展下一步工程。

 

不过礼顿就划清界线,讲法完全相反,其代表声称对有钢筋被剪并不直接知情,又无法确认是否有人在工程期间剪钢筋;其代表仅指曾就问题向泛迅发出“不合格报告”,之后问题就获纠正。

 

港铁于2015年8月至12月期间总共5次发现问题钢筋,不过仅在第3次有向礼顿发出电邮而留有文件纪录,结果礼顿和泛迅都仅就第3次发现提供有限资料,完全没有就其他几次发现提供资料。

 

港铁消息人士形容,礼顿作为大判,态度一直不合作,连有关月台层板的完工证书,都是本周中才向港铁提交。

 

至于最早揭发事件的分判商中科,其证供未有获港铁录入报告中。港铁在报告中指,其中一名分判商代表在会面时作出的指控,被列席的礼顿强烈反对,港铁指没有证据足以证实有关指控,经谘询法律意见后,决定不将其供词列入报告,改而将这部份资料另行提交予政府。

 

消息指,中科于本周三早上与港铁会面,会上中科代表明确指出曾目睹剪钢筋的是礼顿工人,并引用去年1月向礼顿通报的电邮及相片为证。根据本报早前取得的中科电邮显示,中科于去年1月发电邮予礼顿通报事件,指看到有身穿礼顿工作服的工人趁港铁监督人员换班空档时剪短钢筋,电邮亦附有照片,看到工人剪短及安装钢筋。

 

路政署昨晚发新闻稿指收到分判商的资料,认为有关内容或涉刑事成份,已转交警方跟进。警方指接获路政署转介一宗涉及沙中线红磡站工程的案件,列作求警调查,交由西九龙总区重案组跟进。

 

立法会议员林卓廷对港铁报告只引述有关人员的忆述内容,未有书面纪录感到震惊。他质疑港铁隐瞒重要内容,反映问题可能更加严重,尤其隐藏了分判商中科的说法,“居然隐藏,没有披露,真的不能接受”。对于港铁因礼顿与中科说法有出入而抽起内容,林直言荒谬,他认为既然港铁无法判断真伪,应公开双方说法。

 

对于路政署报警,林卓廷认为事件有可能涉及串谋诈骗及有人提供虚假文件,估计警方会与调查委员会同时进行调查,亦可能待委员会完成报告,掌握更多资料后才决定是否起诉。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