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讀鮑彤,再看六四



最近,《紐約時報》連續刊登了幾篇李南央採訪鮑彤的文章「鮑彤再看六四」。文中有不少新穎而有意思的觀點,相信對如何看清「六四」很有助益。

鮑彤說,很多人認為鄧小平之所以要鎮壓學生,是為了要保黨、救黨,但他認為,這是個誤區,鄧小平不是保黨,而是要保他自己,保證他死後中國不出赫魯曉夫,讓他身敗名裂。為了這一點,即使把黨打得稀巴爛,用黨的名義向老百姓開槍,他也在所不惜。他還說,「六四」是鄧小平為了他自己的利益,由他個人決定,由他個人發動的一次以群眾為對象的軍事行動,「六四」就是一場政變,鄧小平個人謀劃的、矛頭對著趙紫陽的一場政變。

我贊同鮑彤的「六四」就是一場矛頭對著趙紫陽的政變的說法,他的推理和證明頗具說服力。但是若說「六四」只是鄧小平的個人謀劃、個人決定和個人發動,我有異議。

無數「六四」文獻證明,中共黨內保守派元老陳雲、李先念、宋任窮、余秋里、王震、姚依林、鄧力群和李鵬等,對鄧小平的鎮壓決定,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從胡耀邦追悼會開始,一直到「六四」開槍,這些元老無一例外地慫恿、擁護和支持鄧小平。在經濟改革方面,他們對趙不滿,跟鄧小平有分歧,但在政治改革方面,這些元老站在保護一黨專政的統一立場上,跟鄧小平沒有任何分歧。鄧小平的政治底線就是他們的底線,他們對趙的各種指控如「搞資產階級自由化」,也是鄧小平對趙的最大不滿。

這些元老和鄧小平在整個「六四」事件中配合默契。他們像鄧小平一樣,不喜歡胡耀邦的悼念活動調子定得那樣高,認為那是趙紫陽發動的。像鄧小平一樣,他們也懷疑趙紫陽是學生運動的黑手,他們指責學生「背後是有人在操縱」,直指趙紫陽「是個陰謀家」,目的是為了「打鄧保趙」。

鄧小平在趙紫陽下台的問題上,的確是經過精心算計的。這點我贊成鮑彤。這就像鄧在胡耀邦下台的問題上耍了手腕一樣(參見舊作:「八九學運期間,鄧趙到底為何分道揚鑣?」和「鄧小平到底為何逼胡耀邦辭職」)。鄧小平的政治手腕在黨內是有名的,有人統計:他的手腕使黨內十多名高官下台。在中共權鬥中,鄧小平使用的政治手腕與文革中的毛澤東有得一拼。不同的是,毛砸碎了共產黨的壇壇罐罐和共產黨的制度和機構,跟隨毛的只有幾位親信和近臣;而鄧小平則動用了共產黨內高層的保守派力量,及他們所代表的體制力量和國家機器,對趙紫陽進行全方位的圍追堵截。

鄧小平在搞掉趙的問題上,有相當的個人情緒在作祟。他疑心很重,胡耀邦贊成鄧要早點退休的說法,鄧就懷疑胡要取而代之。1988年社會上刮起一股「倒鄧保趙」風,鄧就懷疑趙有「不可告人的動機和個人野心」。在他看來,趙反對「4.26」社論,向戈爾巴喬夫拋出鄧的幕後作用及反對鎮壓,就是試圖逼他下台,把權力全部交給趙。鄧對鮑彤的厭惡也是出於一種莫名其妙的猜測和懷疑。據張思之透露,導火索是電台廣播了趙紫陽對蘇聯領導人戈爾巴喬夫的一段談話,據說,鄧小平聽播音時說,為甚麼趙紫陽這幾句話的聲音放得特別大,這一定是鮑彤給電台打的招呼,搞的小動作。

鑒於1988年的「倒鄧保趙」風,鄧小平早有搞下趙紫陽之心,這點我的看法不同於鮑彤。《李鵬日記》及楊繼繩、吳偉等人的著作顯示,早在1988年,鄧小平就已看清楚,趙是搞自由化的人,遲早非下台不可,這也是鄧和黨內保守派元老的共識。鄧小平之所以沒有立即動手,只不過在尋找恰當的時機。胡耀邦追悼會給了鄧小平天賜良機,鄧小平下了最後的決心。這點很像1986年年底的學生反自由化運動給了鄧小平搞掉胡耀邦的天賜良機一樣。

我認為,鄧小平搞掉趙紫陽既是為了保自己,也是為了保黨,而當時的黨內元老和鄧沆瀣一氣,共同發動了一場由鄧主導的針對趙紫陽的政變。鄧小平早有搞下趙紫陽之心,是「六四」給他提供了千載難逢的機會。假如沒有「六四」,鄧小平也會找機會把趙紫陽搞下台。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