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的「中國干預」爭議引發反華種族主義隱憂

Melbournians enjoy the Australia Day Parade in Swanston St Melbourne on January 26, 2017 in Melbourne, Australia.

特雷弗‧馬思德(Trevor Marshallsea)  BBC記者 發自悉尼

近幾個月來,澳洲正在面對一個煩惱──如何捍衛自己價值的情況下,對抗中國逐漸擴大的影響力。澳洲嘗試從政治、經濟、大學校園等多個層面解決這個問題,但當中最困難的地方,就是不知應該怎麼辦,才能夠不觸怒澳洲華人以及中國這個澳洲最大經濟支持者。

「中國干預」的辯論,本身會否有被指是「種族歧視」的風險?

「我們身在澳洲的華裔,現在感覺像被人用私刑盤問我們對澳洲的忠誠。」澳洲亞裔聯盟聯合創辦人埃琳‧丘(譯名,Erin Chew)對BBC說。

Erin Chew
埃琳‧丘的社交網站曾收到種族主義的留言。

澳洲在去年12月立法防止「外國干預」,輿論聚焦中國是否過份干預澳洲。

總理特恩布爾提及一些涉及「中國干預」「令人不安」的報道,並稱這份具爭議性的法案針對「秘密、強迫性」活動。

外界害怕在澳洲經商和讀書的中國人與共產黨有關。在大學校園,一些中國學生嘗試阻止自由地討論台灣等敏感議題,引起廣泛關注。澳洲亦一直留意中國在南太平洋國家增加影響力的舉措。

埃琳是澳洲出身的作家及活動人士,有馬來西亞和中國血統。她認為目前社會氣氛,都把矛頭指向華人。

「討論外國干預並沒有錯,但很可惜,許多澳洲人無知地把中國和華人劃上等號。」

澳洲過往亦出現過排華事件,例如在19世紀中期淘金熱時期,已經爆發了針對種族的暴動。數百名華人受傷,被驅離出採礦場,促成了「白澳政策」,這個政策自1901年起透過不同的形式存在,到1973年才廢除。

An artist's depiction of a scene from Australia's gold mining era in the 19th Century
許多華人在19世紀到澳洲採金礦。

埃琳說,一些人聲稱目前「外國干預」的爭議,並沒有涉及種族主義,因為這些人從來沒有見識過反華的人,所以並沒有察覺到種族主義,正籠罩這個討論。

在2月,澳洲學者克萊夫‧漢密爾頓(Clive Hamilton)出了一本書,名為《無聲入侵:中國如何將澳大利亞變成傀儡國家》,大大推動了中國干預的辯論,這本書聲稱數以千計的中國情報人員,把自己混入澳洲。一間出版社拒絶出版這本書,擔心會引來北京或相關組織的法律行動。

埃琳十分反對漢密爾頓教授及其著作,她甚示試過說服一個主辦場放棄舉行新書發佈會。

她說,自己和多名活動人士在社交網站,收到很多種族主義的留言,她被漢密爾頓教授指責是協助中國宣傳的網軍「五毛黨」成員。

澳洲種族歧視專員索奉馬賽恩(Tim Soutphommasane)6月初亦在演說中表達了對種族主義憂慮的關注。他警告,一些對中國黨國的敵視態度,正蔓延到開始質疑澳洲華裔。

「120萬名澳洲人有華裔血統,這樣或會造成極大的傷害。」他說。

Australian PM Malcolm Turnbull is seated at an Australia China Business Council event last week, next to the flags of Australia and China
特恩布爾(右)早前出席澳中商界團體的活動。

在3月,約80名研究中國問題的學者,聯署發表公開信,警告中國正圖謀把討論塑造成涉及種族的論述,在他們眼中,中國正試圖削弱澳洲地位,把其變成「附屬國」。

墨爾本的斯威本理工大學中國專家約翰‧菲茨傑拉德(John Fitzgerald)教授也有簽署這份公開信,他不認為這場外國干預爭論涉及種族主義。

他對BBC說,目前輿論關注可能有種族主義的「風險」,但並沒有就「證據」方面作討論。

「針對中國作一個誇張並且充滿情緒的頭條標題,不算是種族主義,這種標題針對美國、印度也不是種族主義,因為它們只是國家、政權,種族主義應該是把人按其膚色作定義。」

澳洲智庫洛伊國際政策研究所中國專家理查德‧麥格雷戈(Richard McGregor)認為,這場辯論的方向變得模糊,始作俑者是北京,因為北京會指控所有批評中國政府的人,是反華甚至乎種族主義。

「他們如此把這場辯論定性,令議題更難去討論。」

「當然,澳洲有種族主義的歷史,許多人都抗拒重新面對,令這個議題更難在一個正確的途徑公開討論。」

「當然我們可以在不涉種族主義的情況下討論這件事,但並非每個人都能這樣做。」

A message scribbled on a wall at a Sydney university last year says "kill Chinese" alongside a swastika
悉尼大學去年出現反華塗鴉。

對於中國干預的辯論,伴隨的是針對華人的一些暴力舉動。

在10月,兩名華裔高中生在坎培拉被毆打。去年8月,4名華人學生及一名講師被另一名學生在坎培拉大學課室,用棒球棒擊傷。警方相信事件和種族爭議無關,但中國政府則發出警告回應,建議在澳中國學生注意安全。

上個月,在悉尼,一名男子涉嫌在街上弄傷七人被捕,警方稱他施襲是不滿遇襲者是亞洲臉孔。

香港移民後裔、作家及記者羅旭能(Benjamin Law)稱,引發這個問題的部分原因,是因為澳洲華裔在權力位置上「近乎完全缺席」,儘管他們佔全國人口5.6%。

「這並不令人驚訝,不論是中國人或是澳洲華裔,談及他們時,總是會用上恐懼和入侵性的言辭,他們代表著一種抽像的社會及經濟現象。」

外國干預法案仍然在討論階段,但可預示中國會有提出強烈反對。

澳洲四個最大的行業-採礦、教育、旅遊、農業,都極度依賴中國,在澳洲也有聲音,憂慮經濟會受到影響。

埃琳說,法例不單是針對中國,中國也不是唯一一個試圖影響澳洲的國家,但爭論焦點只放在中國身上,「這樣仇恨的毒瘤只會持續下去」。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