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 這些年



港台最新一集「文化樹下——我們的廣播人」題為「理想的時代」,以張敏儀為軸心,講述了一段使我深深感念的香港電台和在香港全面實現言論自由的歷史。

上世紀70、80、90年代,香港無論在電台電視,在電影、音樂、創作,在報章雜誌,都是興旺發達的時期,而自由是帶來發展的動力與趨勢。張敏儀說,在這些年月長大的香港人,曾經有最好的工作環境,最自由的文化土壤,無論中、港、台,以至全世界,都是最幸福的。我也正是在那30年歲月中,乘着這股自由之風,擺脫原有的羈絆,走出一條獨立議政的輿論道路。在我的生命歷程中,值得永遠懷念。

許多人都認為自由、法治,是英國殖民地政府帶給香港人的恩物。從港台故事中,我們知道並不完全是如此。

1972年,英國人何國棟(Jimmy Hawthorne)接任廣播處長後,設立了新聞部,他抗拒政府特別是新聞處的壓力,實行編採自主。他有一句名言,就是「早上九點鐘的電話令我短壽」。來電的或是港督府,或是各部門高官,問他香港電台為甚麼要報道這件事,你不講就沒有人知道,為甚麼記者要問這些問題,其他傳媒都不問,為甚麼你問。

張敏儀也正是在1972年進香港電台工作,一直做到1999年。其中83至86年借調到新聞處應付中英談判香港前途的新聞。到1986年回到港台成為第一位華人處長。

72到99年是港台發展得最快的時候,從政府喉舌脫胎換骨成為一個關懷社會和開拓言論自由的廣播機構。70年代開始製作的《獅子山下》、《香江歲月》、《小時候》等,帶出反映香港社會現實的風格與路向。時任無綫節目主管的周梁淑怡回憶說,那時有很強烈感覺,香港電台的劇集對社會有很強承擔,使他們在無綫工作的人也受這風氣影響。這股社會關懷之風,使香港輿論從只關注海峽兩岸政治而轉向關注香港自身,帶來本土文化的蓬勃和人們對香港的歸屬感。

張敏儀任廣播處長後,開啟了《城市論壇》、《議事論事》這些議論時政的節目。這些節目對言論空間的開拓,對公民社會的建立,都給香港不知道帶來多大的自由空間。

但自由並非輕而易舉得來,《城市論壇》的設立首先有警務處長反對,說會引起暴動。言論自由不是僅僅有開明的英國管治就可以實現,還要有許多人不懼各方壓力包括政府壓力的堅持。

周梁淑怡回憶,曾有高官對張敏儀說,你要管住你的記者;她的回答是:我管不到我的記者。她說,對於任何傳媒,前線的工作是最重要的,無論記者還是編導,主管必須給他們自由度,如果未做之前就設下許多框架,就甚麼都做不了啦。

香港曾經是最自由的文化土壤,97後還能不能維持呢?特區政府在1999年10月,把張敏儀調離港台。這是一個象徵性的句號。又過了19年,她在片集中說:現在在香港,做一個有理想有堅持的傳媒人,是最困難的。我們當年希望維持的東西,還在不在?大家看到了。

正如自由不完全是由管治者帶來,還要有許多人的堅執才做到一樣;奴役也不完全是由管治者帶來,也要有許多人配合。過去堅執的和現在配合的,都是香港人。

李怡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