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制裁朝鮮是無聊之舉



6月12日我花了大半天坐在電視前,看一個英語台不斷地報道特朗普與金正恩在新加坡的會面。沒有冷場,而最好看是在結尾時特朗普總統用了長達65分鐘的時間回答滿堂記者的提問。看不出有內定的提問者,而特氏氣定神閒,隨意揮灑,措辭誠懇、坦白、有深度,是列根總統以來我見過最好的美國總統接受公開提問的表現了。我們要知道當年的列根是在大場面能應對自如的一個天才。特朗普沒有列根那麼流利,說英語的措辭也差一點,但他的回應到題而又有內容,言之成理,值得欣賞。他也表達着誠懇的一面,讓我相信他說的。

三方共贏的局面

落實特朗普所言,朝、美、中三方都會是大贏家。美、朝雙方簽訂那份協議讓美國的媒體與被訪問的專家認為內容過於簡略,不夠具體。我認為有細節的實質的協議,早就通過習近平、文在寅、特朗普三位主要人物達成共識,這次會議只是為了要在將來的歷史註冊。棄核這回事顯然是有着一些麻煩的程序,要有人監察,美、朝雙方要逐步處理,需要時間。我個人的感受是朝鮮棄核的誠意是可信的。美國的媒體歷來對政治人物有懷疑──這麼重要的協議當然有可疑之處。但我相信金正恩這個人,也相信特朗普的感受。我不同意美方說的,要等到朝方完全處理好棄核之後才解除制裁。我認為制裁應該立刻解除,朝鮮不履行約定才考慮放回去。

說中國也是大贏家,因為特朗普在回答記者時說會放棄與南韓的聯合軍事演習,也會考慮撤走在韓國駐守的美軍。他提出的理由簡單明確:太貴,就是韓國出一部份錢也太貴。我相信他。這樣,對中國而言,會變成東線無戰事,當然是大吉大利了。其實,說起來,朝鮮棄核對中國的利益比對美國為大。朝、中兩國是比鄰,俄羅斯也是,只是朝鮮離北京甚近。習近平盡力勸導容易理解。

這就帶到諾貝爾和平獎這個話題。這個歷來多受爭議的獎項,為朝鮮棄核頒發是不會有爭議的了。問題是要給誰才對。首選看來是特朗普──在這次特金會之前,美國說他會獲該獎的言論甚囂塵上。習近平呢?他從中穿針引線是明確的,可能是最關鍵的人物,可惜外間沒有誰知道他究竟作了些甚麼,應該與該獎無緣。但金正恩知道,由他提名習近平會有很大的說服力。文在寅也貢獻不少,理據是如果韓國的前總統還在掌政,朝鮮棄核是不可能的。有趣是問金正恩應否也獲該獎。我認為他也有獲獎的理由:他造核武是被迫而為,要為朝鮮的民眾爭取國際上的尊重與國際市場對朝鮮的開放。要造出核彈才能獲得禮待,是人類對自己的侮辱。讀者可能覺得我這樣說有點無稽,但我年輕時經歷過的情況使我對朝鮮有不容易磨滅的同情心。

1945年,二戰終結,我回到香港後再轉到佛山的華英中學附小唸書。雖然當時家境不窮,但家中要讀書的子女不少,而二戰後很少人有多餘錢。當時佛山的華英(今天稱一中)的食宿費遠比香港相宜,母親就把我送到那裏寄宿。那時我9歲。

在華英3年,我凡試必敗,1948年被逐出校門。可幸當時小六的班主任是一位姓呂的老師,他不讓我及格時把我帶到校園的一處無人的角落,說我不能升級是因為我想得過於奇特,沒有人懂得怎樣教,但他補充說有朝一日,遇到高人指導在學問上我會走得很遠。

1948年回港後我就讀於灣仔書院,成績不好,但奇怪地可以升級。後來升到皇仁書院那間名校,留級一年,第二年再留就被逐出校門了。幾位同學告訴我,這第二年不能升級是因為國文老師不喜歡我。他們說沒有見過中文作文那一定要及格才能升級的,主要科只差一分而不及格的。離開皇仁我在父親的商店工作了3年,然後趁訪加拿大洽商生意的機會,決定留在北美求學,以超齡的資格進入了洛杉磯加大讀本科。那時我近24歲。七年多後寫好《佃農理論》,再兩年在西雅圖華大升為正教授,1982年回港任教職與跟進中國的開放改革。

有兩件跟本文有關的事我記得清楚。其一是韓戰於1950年開始後,約兩年我在佛山華英的幾位舊同學參與該戰爭,傳來的消息皆醉卧沙場,那時這些同學約16歲。第二件事是我們香港的家在西灣河,在西灣河與筲箕灣之間有一處叫銅利棧,在海之濱,人們喜歡在那裏坐艇出去釣魚。我好玩,喜歡到處跑。在深夜,我在銅利棧兩次見到有人在那裏走私裝貨上船,都是汽油及西藥,據說是朝鮮戰爭所需。有上述的經歷,當在1982年回港時知道朝鮮還被制裁,我不管誰對誰錯,只覺得何不近人情之甚也!朝鮮人究竟犯了些甚麼罪呢?不久前在電視看到一套美國舊電影,稱《麥克阿瑟傳》,怎樣看朝鮮也無罪。

特習對金舉動雷同

今天上述的制裁還在,你不要問我為甚麼。坐牢70年還能生存的人我賭你一個也數不出來,一個國家被制裁70年絕對是人類歷史的紀錄。我賭這紀錄永不可破。就算朝鮮人挨得起,制而裁之者不覺得沉悶嗎?有甚麼好玩的?不制裁朝鮮,我賭他們不會造出核彈。所以我欣賞特朗普能一筆勾銷,清理這件事。

是的,我認為整件事是人類的恥辱。大家想想吧。金正恩今天只30多歲,他根本不知道曾經發生過的是些甚麼事。天生下來他知道的就是要左躲右避,誰是好人誰是壞人他只能聽他的父親說。從懂事的第一天起他被教的是外間會仇視他,而事實也如是。沒有誰可以對他說他犯了些甚麼罪。這樣地成長,他還能管治着2,000多萬民眾,造出甚麼衞星、導彈、核武,說他能幹沒有疑問,而這裏那裏他殺一些人我們不難明白。

幾個月前金正恩帶着他那美麗而又能歌的太太訪問北京時,習近平跟他的美麗而又能歌的太太款待他們的場面讓我看得感動。應該沒有誰曾經那樣款待過他。我想,習近平一定知道這個青年有過人之能。這次見到他和特朗普在新加坡會面,見到特對金的一舉一動跟習對金的一舉一動雷同,使我想到英雄所見略同這句話。在上述的特氏舉行的記者招待會中,我最欣賞如下特氏的應對。一位記者問他為甚麼那樣重視金正恩,特氏想了一陣,彷彿自言自語地回答:「他26歲就管治一個2,500萬人口的國家,還能造出火箭、核彈,是不尋常的本領。」我們不容易聽到一個在地球上舉足輕重的政治人物,高傲剛強的,能說出那樣有真情實感的話。

特、金之會後,美國的媒體稱金為「殺人的獨裁者」。我想,若如是,那是誰之過?把金正恩放在另一個時代,另一個地方,他不會是那樣的一個人。是誰誤導了他?

張五常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