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交「任我行」 德國皇帝的啟示



美國總統特朗普我行我素的外交風格教盟友及敵人都摸不着頭腦,無論是中美貿易談判、剛結束的G7峰會、以至明天舉行的美朝峰會,特朗普的「一人外交」對環球格局是福是禍,現在仍是未知之數。不過100多年前,另一名志大才疏、自信能以個人魅力駕馭列強、改變世局的領袖,卻令國家及歐洲走向災難。

威廉二世得罪人多 德遭孤立

他就是德國皇帝威廉二世(圖)。威廉1888年以29歲之齡登基時,決意要展示強悍及獲世人認同。威廉坐擁的德意志帝國完全是鐵血首相俾斯麥的功勞。俾斯麥鄙視威廉,曾戲言威廉就像一個氣球,一抓不住就不知飛到哪兒去。威廉為展示自己才是話事人,未幾便罷免俾斯麥,也將俾斯麥苦苦經營的勢力平衡毁於一旦。

俾斯麥是德國統一的功臣,他深謀遠慮,深明德國崛起引起列強忌憚。他跟俄羅斯保持友好,以免俄羅斯倒向死對頭法國;與此同時也避免刺激海上霸權英國,以免令德國陷於孤立。不過威廉把這策略拋諸腦後,令俾斯麥的擔憂成真。1914年薩拉熱窩的槍聲,把歐洲列強推向一戰,英法俄聯成一線對抗德國和奧地利。

威廉不愛聽官員意見,深信自己外交手腕了得,談判技巧高超,只要自己親自出馬什麼都可迎刃而解,但實情他得罪人多,稱呼人少,令德國陷孤立。威廉亦愛炫耀,若當時有Twitter ,他的Twitter大概跟今天的特朗普無異:特朗普在Twitter不時把所有國家罵盡,威廉亦不時出言侮辱俄、英。曾著書探討威廉的英國作家卡特(Miranda Carter) 稱,威廉注意力低,總被其他東西分神,只閱讀侍從給他的剪報,大部分都是有關他的報道,一如沉溺電視如何報道他的特朗普。

一戰爆發的成因有很多,但威廉卻起了推波助瀾的作用。今年是一戰結束百年,不少學者早將一戰前夕跟現今世界相比:新的大國崛起挑戰沒落中的強國、貿易摩擦不斷,如今特朗普的「一人外交」卻又叫人想起一戰。說特朗普會引發第三次世界大戰是太誇張,但說他的作風加劇世界不明朗,相信沒有人會反對。

申世明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