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亦武:「中國早已是洗腦式獨裁」

Liao Yiwu (picture-alliance/dpa/D.Steinmann)
在廖亦武看來,如今的中國正像奧威爾在《一九八四》中所描寫的一樣,"只不過中國獨裁者使用網絡,來對每個公民的私人空間進行監控和侵犯"

中國著名詩人、流亡作家廖亦武在接受媒體采訪時對西方政界和經濟界提出嚴厲批評。他說,為經濟利益而向獨裁的中國做出妥協,這不僅是民主國家的恥辱,也是重大失敗。

"習近平讓自己成了中國的新皇帝,今年已經登基,如今等待著全世界朝拜。而在西方,政界和經濟界的很多人也正在滿足他的這個願望",中國著名詩人、流亡作家廖亦武近日在接受《新奧斯納布呂克報》采訪時說。

他表示,西方之所以這樣做是因為其相信自己在經濟上依賴中國。"為了錢而向獨裁做出妥協、對人權不聞不問,這種做法對於任何一個民主國家而言不僅是一種恥辱,也是重大失敗。"

"思想罪在中國同樣適用"

在去年的中共十九大和今年的兩會上,習近平的權力得到了空前鞏固。很多評論人士稱,如今習近平權力之大,堪比當年的毛澤東。一些觀察家甚至不排除習近平在20大後繼續留任的可能。與此同時,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共收緊了對中國社會方方面面的管控,加強了黨在各個領域的影響。

在廖亦武看來,如今的中國體制正像奧威爾在《一九八四》中所描寫的一樣,"只不過中國的獨裁者使用網絡,來對每個公民的私人空間進行監控和侵犯"。

《一九八四》是世界文壇上最著名的反烏托邦、反極權的政治諷喻小說。小說中,"老大哥"是黨的最高領導人,政治極權的象徵;極權政府無所不在地進行思維監控,利用思想警察來規範、控制黨員的言行舉止,嚴防包含個人主義萌芽的"思想罪"。

廖亦武對《新奧斯納布呂克報》說:"如今在中國,不僅真正的反抗是危險的,即便是關於反抗的想法也是危險的。中國早就已經是一個思想警察國家。"

獄中經歷與"內心自由"

2011年,廖亦武的人生发生了很多變化。他在那年逃離了中國、7月經越南輾轉至德國,從此在柏林展開了其流亡作家生涯。此後,他獲得了德國書業和平獎,出版了多本書籍。他的長篇小說《輪回的螞蟻》2016年在德國出版。其中的一些內容取材於他在監獄中的經歷(廖亦武曾在90年代初因"反革命宣傳煽動"罪名入獄近4年)。

這位流亡作家在接受采訪時表示,他是1992年在獄中開始寫這本書的。他強調,這本小說並非紀實文學,同時反駁了有人指責他虛構獄中見證(廖亦武曾出版相關紀實文學)的說法。他說,"屁眼兒沒被獄警的電警棍戳過的人,當然認為我的被電棍戳過是虛構"。

廖亦武在采訪的最後談到了死亡與自由。他表示,將會寫作到生命最後一刻。"在我的新書《三張無效簽證和一個死亡護照--逃出中國的漫漫旅途》(德語出版:Drei wertlose Visa und ein toter Reisepass - meine lange Flucht aus China)中,我寫道:死者不需要語言。我所說的、所寫的、所唱的,都會在他們那裡找到共鳴。"

這不禁讓人聯想起廖亦武的好友、去年夏天去世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廖亦武一直在為其遺孀劉霞爭取自由,他在不久前幾度公佈他與劉霞的電話對話錄音,希望通過高調呼籲來引起更多國際關注。

"我希望我在天上的朋友劉曉波看到我的改變(內心更自由),看到我在為他的妻子劉霞的自由而努力。我知道如果不努力,她會死在國內,我也會永遠愧疚、追悔,那麼我內心的自由也將轉瞬即逝",廖亦武對《新奧斯納布呂克報》說。"為他人的尊嚴和自由而奮戰,自己也將獲得尊嚴和自由。"

德國之聲中文網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