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誥烽:美朝峰會的贏家與輸家

文章刊出之時,剛好是特朗普、金正恩在新加坡世紀會面的大日子前夕。當然,特金會從提出到現在,經歷過激烈反覆,未到最後一刻,誰都說不準會不會再有變卦和會談的結果會怎樣。現在連特、金之外還會有誰會出席會談,南韓總統文在寅、美國前NBA球星兼金的好友Dennis Rodman是否也會到新加坡參與其中,仍是謠傳滿天飛,一直沒有官方證實。

但假設會談如期舉行,雙方又沒有鬧翻,會談如預期般為北韓最終無核化、結束朝鮮半島戰爭狀態開了頭,那麼在會談帶來的地緣政治新格局下,誰是最大贏家誰是輸家?

最大的贏家,當然是美國。蘇聯倒台之後,北韓的金氏政權成為冷戰共產遺孤,一直通過發展核武和長程導彈,並在離首爾不遠的南北韓邊界部署重火力,威脅周邊國家安全以換取美國等西方國家不敢在北韓推動「政權更替」。2000年代小布殊將北韓定性為與伊朗、伊拉克同級的「邪惡軸心國」或「流氓國」之一後,也不敢對北韓做什麼。北韓作為一個共產國家活化石,身處在世界經濟中增長最快、舉足輕重的東亞地區,一旦遇到美國攻擊,絕對有能力來個玉石俱焚,對亞太甚至全球經濟帶來毀滅性打擊。

美國一邊口說不能接受北韓成為核武國家,一邊只能眼睜睜看着北韓的導彈和核技術不斷提升。美國對北韓的束手無策,其實與當年美國的越戰泥潭不相上下。而兩次美國解套,都是靠拉攏中國幫忙,阻止局勢惡化得太厲害。

美國一直為了北韓遷就中國

1970年代初美國知道無法打贏越戰,便開始拉中國一同抗蘇,依靠中國之力防止蘇聯通過越共在東南亞擴張。那時中國一窮二白,為了換取美國援助,確有盡力做美國的好幫手,支持赤柬牽制越共擴張、刪減對馬來西亞等地農村共產黨游擊隊的支持、更在1979年發動所謂的「懲越戰爭」。而在1990年代以來美國知道無法靠自己力量堵塞北韓的核武發展,便爭取作為北韓唯一靠山的中國牽制北韓核計劃。在這依靠中國解決亞洲問題的思路下,美國與中國在貿易、台灣、南海等方面出現衝突,華府建制都會條件反射地出現「不要激怒北京」的強音,恐怕美國對中國硬一點,中國便會停止在北韓問題上合作,後果不堪設想。

例如在蘇聯東歐集團剛瓦解、八九鎮壓血仍未乾的1993年,美國朝野有巨大聲音呼籲新任總統克林頓在年度延長給予中國出口低關稅進入美國市場的中國最惠國待遇決定加入人權因素。當時反對這個措施、主張無條件延續中國最惠國待遇的議員和官員,都強調爭取中國穩定朝鮮半島的重要性。例如當時列根和老布殊兩朝元老James Baker便在報紙撰文,表示:

「北京的合作對於美國和盟友制止北韓違反《核不擴散條約》和無視國際原子能委員會的標準至關重要。改善中國人權對美國的原則很重要,但防止北韓變成核武國家則對美國的核心利益更重要。朝鮮危機令繼續給予中國最惠國待遇的主張……極有說服力。」(註1)

結果克林頓政府在1994年決定將中國最惠國待遇與人權問題脫鈎,為美國幫助中國在2001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掃清障礙。北韓因素,也是美國與中國在其他很多議題如台灣與南海問題上不敢太逆中國意的重要因素之一。說美國自1992年起在亞太地區的指導方針是「為了北韓遷就中國」,並不誇張。

美國決心甩開蠱惑中間人

最近30年的中國,已經不是1970和1980年代的中國。當年中國可是十分認真落力地服務於美國制衡越南的戰略需要。但近年中國已經厲害了,所以在受惠於美國的讓利後,敢於對制裁北韓陽奉陰違。美方一直判斷,中國不單沒有真的參與制裁北韓,反而一直通過一些東北國企或在香港註冊的白手套公司,間接幫助北韓融資和輸入發展導彈和核武的物資(註2)。

如果美國和北韓成功打開了直接對話的大門,那麼美國便可擺脫「讓利中國,換取中國制約北韓」的模式,進入「直接讓利北韓,換取北韓非核化」的新模式。新模式不一定成功,但起碼擺脫了蠱惑的中間人。以後美國在與中國於眾多議題上的議價,便少了北韓顧慮,手腕可以變得更凌厲和彈性。

特金會的另一個贏家,當然就是北韓了。北韓發展核武和長程飛彈,動機本來就是以此敲詐經濟援助和確保政權生存。以往金氏政權都是通過中國獲得這些援助和保證。但金正恩顯然不滿北韓成為中國附庸,也害怕最後給中國出賣。他在2012年掌權後,即開始清洗親中派官員,有指他更派人將中國庇護下的兄長金正男殺害。現在金繞過中國的中介與美國直接對話,引來日本、俄羅斯甚至敘利亞等國接見的要求,一時成為不需要通過中國而自主面對世界的國家。如北韓獲得美國不攻擊的保證和巨額經濟援助,那麼金氏便得到比依靠中國頂住美國壓力更大的保障。

中國或成最大輸家

至於特金會的最大輸家,恐怕就是中國了。北韓當然不會笨到立刻甩掉中國。北韓開放後,中資也可能會大舉投資北韓獲利。但美國與中國在台灣、南海、經貿等問題上不再因要避忌北韓問題而遷就中國,中國便失去了重要的談判籌碼。所以金正恩於5月初忽然在大連會見習近平後對美態度變強硬,批判美國南韓聯合軍演,特朗普便公開推測是中國從中作梗破壞和談,教導金「玩嘢」。無論真相是怎樣,特以取消會面威迫北韓重回談判軌道,確是高招。

說到最後,特朗普與金正恩帶着矛盾去新加坡旅行,本身已經很超現實,未到見面的一刻,都難說會否成真和成功。但無論結果如何,作為峰會東道主的新加坡,都是有贏無輸。

若峰會最後告吹或不歡而散,沒人會怪新加坡。但如峰會成功,那就是新加坡作為亞洲瑞士、峰會之都的一次全球宣傳。若金正恩特朗普心情好,在電視面前大吃喇沙、椰漿飯、海南雞飯,同遊環球片場,到海洋館看大白鯊,那麼新加坡的旅遊業在未來10年,便真的不愁做了。回想當初有人以為可以通過扣押軍車便可震懾、矮化這個南洋城邦,真是十分幼稚可笑。

註1:James Baker, "China Plays its China Card: N. Korea or Human Rights?", Los Angeles Times, April 10, 1994.

註2:Anders Corr, "Chinese Involvement In North Korea's Nuclear Missile Program: From Trucks To Warheads", Forbes, July 5, 2017.

作者是美國約翰霍普金斯大學韋森費特政治經濟學教授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