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贈外邦 不予家奴



在去年中共十九大記者會上,中國教育部長陳寶生表示,2049年中國教育將穩穩地站立在世界中心,引領世界教育發展,到那個時候,中國的標準將成為世界的標準。並說現在中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三、亞洲最大的留學目的地國。

他的神吹與眾所周知的現實不知距離有多遠。最近北京大學校長林建華在演講中念了白字、其後在道歉信說「焦慮與質疑並不能創造價值」,這句話正反映了專權政治下的教育指導思想,完全違反了學術研究的成果正正就是源自「焦慮與質疑」。在不容許「焦慮與質疑」的體制下,教育水平只會日見低落,難怪哈佛教授、著名數學家丘成桐說「北大自豪的『傑出博士生』寫的畢業論文,連香港中文大學的本科生論文都趕不上」了。

不過,教育部長說中國已經成為「亞洲最大的留學目的地國」,則也許不假。只不過,原因決非因為中國教育水平高,而是因為「錢」:中國給外國留學生付出的獎學金特別多。

最近大陸網民在中國教育部網頁找到今年4月13日發佈的預算數字:2017中國在校小學、高中生總人數1.38億,2018年的預算是16.4億元(人民幣,下同);來華留學生總數為48.82萬人,預算是33.2億元。也就是說,人數相當於中國中小學生千分之幾的外國來華留學生的獎學金總額,竟是中國中小學生的一倍以上。兩個數字對照,是不是太離譜了?

來華留學生每人可以拿多少獎學金呢?據網民報道,最少的有6萬,最高的達到10萬。而在2017年,中國非私營機構平均工資為74,318元,私營機構平均工資為45,761元,至於幾億農民的收入當然更在這數字之下了。換句話說,來華留學生的獎學金,比極大多數中國人收入都多。

甚麼國家的人來中國大陸留學呢?大多數是非洲國家的黑人,他們只要申請就可以百分之百進入中國的大學。他們不僅佔據中國最優質的教育資源,而且還過着比絕大多數辛辛苦苦工作的中國人優渥的生活,跟他們在非洲的生活相比,更是風流快活了。

仍然是中國教育部長陳寶生,去年北京兩會期間回答記者關於是否貫徹15年免費教育的問題,他說:「教育部不宣導,因為我們還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這個階段辦任何事情都要從國情出發考慮,不辦超越發展階段的事情。」那意思就是「初級階段」沒有財政能力實現15年免費教育啦。可是,中國不是「富起來」了嗎?中國稅收號稱佔全世界第二位,只是講到教育嘛卻又變成「初級階段」了。即便「初級階段」少得可憐的教育經費,大量的花銷仍然用在來華留學生的身上而不是用在自己的孩子的身上。

網上又有一張圖,是2011年新華網的報道:「中非希望工程」宣佈將投資20億元在10年內為非洲捐建1000所希望小學,中非希望工程的口號是:不能讓一個非洲兒童失學。6月5日,中國駐盧旺達大使舒展出席中非希望工程啟動儀式。

可憐的、沒有希望的中國孩子。專制掌權者「寧贈外邦,不予家奴」的心理並非變態,而是有權力規則可尋的。

李怡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