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議員:專制威脅當前,美國現在就得醒來!

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共和黨籍聯邦眾議員艾德·羅伊斯(Ed Royce)2017年10月12日在國會。
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共和黨籍聯邦眾議員艾德·羅伊斯(Ed Royce)2017年10月12日在國會。

蕭雨

美國眾議院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共和黨籍聯邦眾議員艾德·羅伊斯(Ed Royce)說,專制政權,比如俄羅斯和中國,正向包括美國在內的民主發起猛攻。這些攻擊包羅萬象,從政治、經濟到文化。

星期四(6月14日),羅伊斯議員在國會的一場聽證會上說了這番話。他是聽證會的召集人。

“毫無疑問,民主正岌岌可危,自由之家的報告說,過去十年中,世界各地的民主在衰退,” 羅伊斯說。

“面對這樣的威脅,我們最好醒過來,現在!” 他說。

聽證會上的三位證人都是美國聯邦政府資助、旨在促進全球民主的非營利組織的負責人。他們向多名國會議員介紹了世界各地的民主現狀,共同探討美國推進民主的努力和麵臨的挑戰。

美國國家民主研究院總裁肯尼斯·沃萊克(Kenneth Wollack)說,美國的《2018國家安全戰略》、《國家防務戰略》和情報界的評估都指向兩個國家:俄羅斯和中國。這兩個國家不遺餘力地對外宣傳其專制模式,對美國構成威脅。

與之對抗的最佳方式,沃萊克認為,不是單獨出擊,而是建立強有力的全球同盟,支持一種專制模式之外的,“以透明和問責政府為基礎的另類模式”。

聽證會上,俄羅斯、中國、朝鮮、伊朗的名字被不斷提起。來自德克薩斯州的共和黨籍眾議員邁克爾‧麥考爾(Michael McCaul)說,在所有這些國家中,他最關注的還是中國。昨天他還出席了一個有關中興和華為的秘密簡報會,了解到這兩家中國公司在美國從事間諜活動的努力。

來自德克薩斯州的共和黨籍眾議員邁克爾‧麥考爾(Michael McCaul)在國會講話(2016年1月8日)
來自德克薩斯州的共和黨籍眾議員邁克爾‧麥考爾(Michael McCaul)在國會講話(2016年1月8日)

麥考爾議員還說,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讓斯里蘭卡背負了巨額債務,以至於不得不將一個具有戰略意義的港口交給中國,類似的事情也發生在非洲大陸。

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總裁卡爾·格甚曼(Carl Gershman)說,中國向全世界投射自己的經濟、軍事力量,威脅將專制國家模式擴展到全世界。

“中國是美國面臨的最嚴重的威脅,比恐怖主義要嚴重得多,” 他說。

格甚曼回憶說,2006年,諾貝爾和平獎獲得者劉曉波寫了一篇文章,對中國正在崛起成為一個獨裁大國發出警告:

“他提到希特勒的德國、提到明治天皇的日本,提到斯大林的蘇聯。他說,這是一個危險,將對全世界的自由民主構成威脅。後來他被噤聲了。”

格甚曼認為,劉曉波當年的觀點今天才為西方外交政策人士所理解。

3月,《經濟學人》雜誌一篇有關中國的封面文章說:“西方25年來對中國的賭注失敗了”。最近,奧巴馬時代負責東亞和太平洋事務的前助理國務卿坎貝爾也在《外交政策》雜誌發表文章,承認過去的觀點錯了。

格甚曼說,當年那個賭注是,如果讓中國加入世貿組織,鼓勵其發展經濟,中國將會成為一個更加自由的社會,加入自由的國際秩序。

“後來發生的事情完全相反,”他說。

不過,他也指出,儘管經濟增長讓執政者宣稱具有合法性,但他們缺乏政治合法性。

他說:“任何有關天安門大屠殺的討論、或是毛時代災難,比如'文化大革命'和'大躍進'的討論都被禁止。有什麼必要要除掉政治異見人士、諾貝爾和平獎得主劉曉波,要抓捕幾百名人權律師,要打壓中國基督教家庭教會,要消滅維吾爾族和藏族少數民族的宗教、文化認同?”

格甚曼說,共產主義意識形態幻滅後,中國的執政者用民族主義填補這一真空的努力已經顯露出敗相。他們無法找到一套具有廣泛吸引力的價值觀取而代之。

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總裁卡爾·格甚曼(Carl Gershman,中)在頒獎儀式上。
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總裁卡爾·格甚曼(Carl Gershman,中)在頒獎儀式上。

1984年,美國政府設立國家民主基金會,為外國非政府組織和團體提供資助,旨在促進和推動全球民主化。從該機構成立之日,格甚曼便出任總裁。在此之前,他是裡根時代美國駐聯合國人權委員會的代表。儘管見證了幾十年來民主在世界各地的潮漲潮落,格甚曼說,自己仍然是個樂觀主義者。

“我們不能低估建立、推進、鞏固民主的巨大挑戰,”他說,“但我們也永遠不應該低估人們對自由和尊嚴的渴望,和他們對腐敗、不作為政府官員的憤怒程度。”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