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從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退群的前因後果

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妮基·黑利(Nikki Haley)與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

美國周二(6月19日)宣佈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Council),稱該組織存在「政治偏見」。

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妮基·黑利(Nikki Haley)與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Mike Pompeo)在新聞發佈會上宣佈了退出決定,指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並未能有效捍衛人權。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成立於2006年,總部設在瑞士日內瓦。

聯合國秘書長安東尼奧·古特雷斯(António Guterres)回應稱,更希望美國留在理事會。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官員扎伊德·拉阿德·侯賽因(Zeid Ra'ad Al Hussein)則表示,對美國此舉十分失望。與此同時,以色列卻讚揚了這一決定。

活動人士表示,美國的退出可能會影響監督和處理全球侵犯人權行為的行動。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機構?

聯合國在2006年成立人權理事會,取代此前的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曾因讓人權記錄不佳的國家成為成員國而備受批評。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由全球47個國家組成,理事會成員國每屆任期3年。

2018年5月,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會議
理事會每年召開三屆會議,審視聯合國成員人權狀況

理事會每年召開三屆會議,審視聯合國成員人權狀況,理事會稱該過程可以給所有國家機會陳述他們為提升人權狀況所做的努力。該過程被稱為普遍定期審議。

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也會派遣獨立專家、設立調查委員會報告敘利亞、朝鮮、布隆迪、緬甸以及南蘇丹的人權情況。

美國為什麼退出?

決定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之前,美國數年來曾多次批評該機構。

2006年,美國就拒絶加入該理事會,稱該理事會與聯合國人權委員會一樣,讓人權記錄不佳的國家成為成員國。

2009年,奧巴馬擔任美國總統時,美國加入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2012年,美國連任當選人權理事會成員。

但是,2013年中國、俄羅斯、沙特阿拉伯、阿爾及利亞和越南當選理事會成員後,人權團體對該機構提出了新的批評。

中國異議人士艾未未(左)與維權律師浦志強(右)
中國的人權情況一直備受批評。圖為中國異議人士艾未未(左)與維權律師浦志強(右)

隨後,以色列抵制該理事會的一項審議,稱遭到理事會不公正的批評。

去年,黑利對理事會表示,難以接受理事會通過了針對以色列的決議,卻沒有考慮對委內瑞拉提出任何決議。在委內瑞拉的政治動蕩中,有數十名抗議者被殺害。

周二,儘管黑利批評了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但她表示,美國退出並非意味著放棄其人權承諾。

退出會有什麼影響?

對於美國的退出,一些國家很快做出了回應。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耿爽稱,中方對此表示遺憾。他表示,中國將繼續與各方一道,通過建設性對話與合作,為國際人權事業健康發展做出自己的貢獻。

英國外交大臣約翰遜(Boris Johnson)稱該決定令人遺憾,並表示英國雖然希望人權理事會改革,但將致力於從內部加強該理事會。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則報道,美國宣佈退出後,俄羅斯申請參加2021至2023年人權理事會成員國選舉。

一些人權團體批評美國退出的舉動。

人權觀察執行董事肯尼思・羅斯(Kenneth Roth)表示,特朗普政府作出這一決定並不讓人意外,但這一決定表明美國似乎只關心以色列,「特朗普總統決定,『美國優先』意味著在聯合國無視敘利亞平民和緬甸少數民族的苦難。」

羅斯稱,美國的退出意味著放棄幫助世界上其他地區的人權問題受害者,包括敘利亞、也門、朝鮮和緬甸。「現在其他政府需要加倍努力,確保理事會解決世界上最嚴重的人權問題。」

但是,以色列總理本雅明·內塔尼亞胡(Benjamin Netanyahu)在社交媒體上支持這一舉動,讚揚美國「有勇氣的決定」。

分析-BBC記者納達·陶菲克(Nada Tawfik)

這只是特朗普最近一次拒絶多邊主義,可能會讓那些指望美國保護、促進世界人權情況的人感到不安。

美國與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之間一直存在衝突。布什政府曾抵制該理事會,理由與特朗普政府的許多理由相同。當時的聯合國大使是約翰·博爾頓(John Bolton),他目前是特朗普的國家安全顧問,也是聯合國的批評者。

直到2009年,美國才在奧巴馬政府的領導下重新加入人權理事會。許多盟友試圖說服美國留在理事會,甚至許多贊同美國對理事會的長期批評的人都認為,美國應該積極在內部改革理事會,而不是退出。

(BBC)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