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或給中國帶來可乘之機

美國國務卿彭佩奧和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黑利大使在華盛頓美國國務院宣布美國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 (2018年6月19日)
美國國務卿彭佩奧和美國常駐聯合國代表黑利大使在華盛頓美國國務院宣布美國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2018年6月19日)

貝希爾

川普政府星期二宣布美國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這製造了一個中國有可能填補的真空,威脅到這家機構的重要工作。

美國批評聯合國人權理事會一門心思針對以色列而且一些成員國是踐踏人權的國家,但是有47個成員的人權理事會在推動和保護全球人權方面確實發揮著重要作用。

一名資深西方外交官說:“該組織產生了很好、很有力的報告,調查戰爭罪和其它嚴重的侵權,特別是有關敘利亞、朝鮮、伊朗、斯里蘭卡和緬甸的報告。這些真的都是很重要的報告。”

人權理事會還舉行過特別會議,討論羅興亞穆斯林逃離緬甸以及最近敘利亞政府軍圍攻東古塔鎮等問題。

那名西方外交官說:“它當然不完美,但我們相信它是一個有力的工具。”

美國指出,世界上一些最嚴重踐踏人權的國家是人權理事會成員國。這點並沒有說錯。這些國家包括中國、委內瑞拉、沙特阿拉伯和埃及。

中國影響力上升?

但是一些觀察人士擔心,美國在2019年的三年任期到來之前就提前退出,這將破壞理事會的工作,並為中國這樣的強國打開大門,讓中國在人權理事會失去美國這樣的中流砥柱的情況下引導該組織的走向。

人權觀察組織聯合國部主任路易斯·夏邦努(Louis Charbonneau)說:“我們擔心,從某一種方面說,這可能是把人權理事會的鑰匙交給了中國和沙特阿拉伯這樣的國家,這不會是好事。”他還說:“他們(中國方面)確實很有地位和影響力,各國經常害怕惹惱中國。”

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研究員、聯合國事務分析人員理查德·高文(Richard Gowan)說:“在人權問題上,中國方面已經開始通過人權理事會推動他們以國家政權為中心的做法,如今美國退到一旁,他們將發現,這樣做更容易了。”

人權理事會創立於2006年,取代了失去功能的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聯合國人權委員會被解散。喬治·W·布什政府決定不尋求理事會成員國身份,美國在2009年奧巴馬總統執政期間才加入。奧巴馬政府說,美國希望通過在理事會內部努力來改善該機構。

雙輸

那名西方外交官說:“我覺得,美國的離開恐怕會削弱我們,並增加那些在人權問題上跟我們的想法非常不一樣的國家的實力。”

分析人士高文說:“雖然這基本上是個政治姿態,但這既傷害人權理事會,也傷害美國在聯合國的地位。黑利今後在聯合國說服其他外交官他們可以信任美國時,難度加大了。”

川普政府讓美國退出了巴黎氣候協定和伊朗核協議,並宣布計劃在2018年年底退出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原因是該組織“持續對以色列抱有偏見”。川普今年還把美國給聯合國近東巴勒斯坦難民救濟和工程處(UNRWA)的會費大砍了80%,並大幅削減了提供給聯合國人口基金會的經費。

高文還說:“人們越來越覺得,(川普)政府不願意認真討論多邊問題。”

退出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無法保護美國不因自己的人權紀錄而受到該機構的批評。美國仍然要接受“普遍定期審議”(UPR)。這一制度對所有聯合國成員國的人權紀錄進行評估。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