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豪賭:特朗普退出伊核協議

 

特朗普退出伊朗核協議 , 是其政治理念,以及國際、國內政治的重大考慮。也可能只是一種談判策略和手段,圖通過嚴厲的制裁, 壓服伊朗,從而達到去核的目的。

超訊June
《超訊》2018年6月號

特朗普宣佈美國從5月12日起,退出伊朗核協議。特朗普稱「目前這個結構腐朽的協議無法讓我們阻止伊朗的核武計劃。很快,這個全球主要的恐怖主義支持國,將會獲得世界上最危險的武器。」
這一舉動震驚世界,對美國的負面作用不小。不但傷害了美國與盟國的關係,對美國的全球信譽產生負面影響,而且有可能失去在中東的戰略空間。

伊核協議是奧巴馬政治遺產

2003年伊朗宣佈成功提煉出鈾,引發國際社會緊張。2006年,美國領銜與伊朗的核談判展開,並於2015年達成伊核協議。其簽署方包括五個常任理事國加上德國(俗稱P5+1)與伊朗,並且聯合國安理會決議2231號所認可。協議規定,伊朗不許再研發核武器,但仍可在民用領域開展核計劃,十五年內鈾濃縮濃度必須限制在3.67%範圍內。2016年1月,國際社會根據協議解除了對伊朗的經濟制裁。伊朗在海外的數百億美元資產也得以解凍。這一協議是奧巴馬任期內的重大成果和遺產,如今被特朗普棄之如敝屐。

觀察人士認為,特朗普退出伊核協議的時機非常微妙:一是在「特金會」之前,朝鮮半島「無核化」剛剛現出曙光;二是中美貿易摩擦你來我往,中國副總理劉鶴即將赴美展開第二輪談判之際;三是美國對中東政策日益強硬之時。4月份,美國聯合英法彈襲擊敘利亞,中東力量均衡傾斜。

影響朝鮮非核化進程

特朗普突然出招,對美國的負面作用不小。首先,影響朝鮮非核化的進程。朝核問題與伊核問題不盡相同,但共同點是因「擁核」而被制裁,伊朗的遭遇難免會讓朝鮮感同身受。伊核協議是有安理會五大常任理事國加上德國簽署的協議,美國說退就退。那朝鮮如何去相信即將到來的「特金會」上特朗普所做的保證?如美國國務卿所說的,若朝鮮棄核,美國將幫助朝鮮發展經濟之類,更可能是空口白話。因此,美國退出伊核協議,勢必會給「特金會」投下陰影,對半島和平進程也會是一種無形的阻礙。

其次,傷害美國與盟國的關係:為了維護伊核協議,這段時間,法國總統馬克龍和德國總理默克爾接踵而至,極力勸說特朗普改弦易轍,卻雙雙無功而返。而接著以色列大炒伊朗秘密核武試驗,卻得到特朗普的「配合」。今年4月30日,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展示了被以色列情報部門獲得的10萬多份伊朗秘密核檔案,指證伊朗違反核協議,事件引起世界輿論關注。特朗普就馬上抓住這一時機跟進,宣佈「退約」。

作為伊核協議的簽署國,英法德俄伊都與中國站在一起反對美國,甚至還包括日本,這種情況是非常罕見的。對英法德來說,他們與伊朗建立有密切的經濟合作關係。如果伊核協議被摧毀,將直接給他們帶來巨大損失,包括能源供應和企業合作方面的經濟利益將受損,這也逼迫著他們不得不與美國劃清界限。

特朗普與歐盟國家的矛盾並非始於今日。前不久,美國要加徵鋼鋁關稅,歐盟國家就很生氣,各國元首都出來對美國做法表示反對,而這次美國再次將歐盟推向了自己的對立面。正值美中貿易摩擦談判關鍵階段,如果這時英法德不和美國站在一起,對美國來說將無異於自斷臂膀。

伊核協議已經是特朗普政府退出的至少第四個重大國際條約合組織了。之前有巴黎氣候協定、TPP、聯合國科教文組織等,這一系列的「退群」行動,都是特朗普以「美國優先」為由展開的。但作為全球「老大」,美國這種行為無疑是貼上了「不負責任」和「不守契約」的標籤,不僅「小兄弟」們不開心,世界各國也不感冒,對美國的軟實力也是一種傷害。

這一次特朗普的選擇,給中俄帶來新的中東戰略空間。中國高度依賴中東石油。伊朗是歐佩克組織中的第三大產油國。美國重啟對伊朗的最高級別制裁,勢必推高全球油價,如伊朗產生的混亂如果擴大,對石油價格的影響就更為嚴重。油價如果繼續上升,對70%原有依賴進口的中國經濟發展各方面的影響不言而喻。高油價有可能觸發中國的高通脹壓力,將嚴重阻礙中國經濟發展。但是,美國退出伊核協議,對中國也有很多好處。在美國選擇對抗的前提下,伊朗別無選擇,只能更加靠向中俄兩國。俄羅斯自不待言,中國早已在伊朗市場深耕,中興通訊事件只是一個浮在水面的例子。中國是伊朗原油最大購買者,伊朗也是中國「一帶一路」佈局的重點國家。中俄可能借此進一步鞏固在中東的戰略地盤。

中期選舉在即履行競選承諾  

特朗普的選擇,面對的將是一大堆的國際問題,那麼他一意孤行的原因是什麼?首先是履行其競選承諾:在競選時,特朗普就開始批評核協議,稱這是「他見過最糟糕的協議」,其理由是:沒有阻止伊朗發展彈道導彈;只將伊朗核能力限制在一定規模、卻未徹底廢除;另外,協議中多項限制令的有效期只有10到15年,意味著伊朗2025年後,就能逐步重啟部分核專案。

其次,這是出於美國保守派的基本理念。美國的保守派一直對伊朗抱有敵意。這種敵意開始於1979年的伊朗伊斯蘭革命。美國保守派認為,不應讓伊朗擁有區域大國的地位,更不應讓伊朗成為核國家。這一立場與以色列、沙特不謀而合。他們甚至圖謀推翻伊朗政府,以政權更迭的方式達到目的。而美國的自由派,雖然也反伊,但他們更願意以談判的方式來達成目標。

再有,是出於鞏固共和黨的基本盤的考慮。美國中期選舉即將來臨,一旦共和黨失去參眾兩院,尤其是在國會眾議院的多數,會對特朗普今後的施政非常不利。迄今為止,特朗普新政還算順利,與共和黨在兩院的多數支持有很大關係。如今,共和黨在印第安那州、北卡羅來納州,西佛吉尼亞州和俄亥俄州都面臨選舉危機,而這幾個州都支持過特朗普。因此,特朗普為了鞏固其基本盤,就極力訴諸保守主義的內政和外交路線。對中國開打貿易戰,退出伊核條約,都是出於同樣考慮。

但特朗普畢竟有商人氣質,他喜歡討價還價,又打又拉,高舉輕放。在特朗普簽署的備忘錄中,美國將重啟對伊朗全面的經濟制裁,並重點針對能源、化工、金融等要害領域,截斷伊朗政府實施核計劃、以及其他恐怖主義行為的經濟能力。這種做法似曾相識,特朗普在處理朝核問題時,也使用了同樣的制裁手段。

因此,特朗普對待伊朗,也會像對待朝鮮那樣,通過嚴厲的制裁壓服,從而達到去核的目的。這一次,特朗普表示,如果伊朗領導層願意簽署新的協議,他也願意這麼做。這說明,特朗普的真實目的是去核,而不是打伊。

筆者認為,借助美國的實力和特朗普上任以來的成功案例,讓特朗普的對伊核問題的豪賭,還是有成功的可能。

文/劉瀟雨,《超訊》2018年6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