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台山EPR是EDF的救命稻草?

图为疑似中国的核电站发展现状与规划图 网络照片


【今日经济 】 : 经过一个多月的燃料装载准备工作之后,广东台山的EPR核反应堆今天正式投入运营,兑现了法国总统马克龙今年年初访问北京时中法双方所做出的承诺,台山核反应堆的运营为法国的核电工业带来了新的希望。显示核能发电技术进入一个新的阶段。证明了以法国牵头研制的EPR核反应堆,也被称为是第三代核反应堆技术的可行性,鉴于法国电力集团拥有台山核电厂30%的股权,台山核电站的投入运作或许能够解救陷入严重财政危机的法国电力集团。

日本福岛核事故之后,法国电力集团因核电成本日益增高等因素而陷入财政赤字,再加上新接管了负债累累的阿海珐核能集团,更使集团的金融状况每况愈下。而阿海珐的财政亏损的一大原因就是由于该集团13年前同德国西门子一同在芬兰奥尔基洛托(Olkiluoto)修建的欧洲首座第三代核反应堆项目,该项目工程因安全达标原因一推再推,造价也从原先的32亿欧元上升至今天的80多亿欧元,计划将于明年投入运作。而在法国本土,位于英吉利海峡附近的弗拉蒙威尔(Flammville)也因锅炉质量等问题而多次被拖延,上周法国电力集团宣布,弗拉蒙威尔核反应堆的运作再度被延期,原定的日期是明年年初,但由于核反应堆的管道焊接没有达到国家核安全局的标准,电力集团不得不重新返工,预计最早也要等到明年年底。

 

因此,广东台山EPR反应堆的投入运作对法国电力集团来说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而且,台山核反应堆的第二号机组按计划也将在明年年内投入运营。

 

不过,全球首个EPR核反应堆的投入运作使EPR的安全问题再度被推上前台。如果说,芬兰与法国的核反应堆的整个修建过程都在独立核电专家以及政府核安全机构的严密监督之下的话,外界对中国广东台山核电站的修建过程却知之甚少。法国核安全局相关负责人曾经明确地告诉本台,各国的核安全监测由各国的国家机构负责,法国核安全局并不为中国的核电站事故承担责任。

 

然而,今年年初,法国核安全局(ASN)公布的文件披露,去年年底阿海珐在台山核电站进行产品检测时,发现台山机组的蒸汽发生器顶盖碳含量严重超标,达到0.302%,超过建造标准的0.22%。据介绍,这一缺陷有可能导致发生器不能承受高压而破裂,最终导致核泄漏。

 

香港媒体当时也引述台山核电站内部工作人员的消息披露说,1号机组在今年十月份的测试中出现质量问题,哈尔滨的制造商已经到台山协商,商讨更换产品。

 

世界能源咨询组织(WISE)法国分部负责人伊夫·马里納克(Yves Marignac)先生在接受本台采访时也确认了上述消息,他说,这一质量有瑕疵的产品来自中方,法方对此没有掌控,所以,很难就此下结论。他还质疑在目前的背景下做出投入运行是否是明智的选择。值得注意的是,阿海珐在中国的主要合作伙伴中广核集团以及中国的核安全局都未对外公布有关机组设备质量问题的消息。

 

除了台山机组的蒸汽发生器顶盖碳含量严重超标问题之外,法国核安全局2015年曾经对第三代核反应堆使用的法国生产的锅炉的锅盖含碳量超标提出警告,要求法国电力集团再度进行测试并且保障产品安全。而广东台山核电站所使用的是由同一法国工厂制造的锅炉。法国核安全局去年要求法国电力集团在2024年之前更换质量有瑕疵的锅盖之外,并未叫停核反应堆工程。

 

除了安全隐患之外,台山EPR投入运作是否能够拯救法国电力集团,伊夫·马里納克(Yves Marignac)先生对此也表示怀疑。在他看来,台山核反应堆投入运作或许可以解决法国电力集团的燃眉之急,但是,投入运作并不能够说明EPR技术已经十分完美并且在经济上具有竞争力,中国方面并没有购买新的EPR反应堆就足以说明问题。其次,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台山核反应堆的投入运作正在改变法中两国在核电技术领域的角色,中国将逐渐占据主导地位,过去是中国需要法国的技术与才能,而今天则是法国需要中国的资金以及能力。倘若核电技术拥有未来的话,法国可能为成为中国的承包商。

 

法广RFI 杨眉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