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7是否走到终点?

2018年6月9日的加拿大世界七大工业国领导人非正式峰会上美国总统特朗普面对伙伴国陷入孤立。图片来源:路透社 播客下

(法广RFI 蒙特利尔特约记者潘卫)2018年6月在魁北克举办的第44届七国峰会,在各会员国和美国关系的恶化中结束,提前离开的特朗普指示其手下不要签署联合公报,并指责东道主加拿大总理杜鲁多“非常不诚实”和“懦弱”。明年G7能否如期在法国举办?是否如法国总统马克龙所说把美国放在一边成为G6,或是如特朗普所愿重新接纳俄国成为G8,或是干脆被G20所替代?

即将于今年七月担任英国皇家战略研究所(Chatham House)所长的著名经济学家吉姆·奥尼尔(Jim O'Neill)在《报业辛迪加》(Project Syndicate)撰文《为什么G7是零》,指“全球金融市场对魁北克峰会的混乱局面并不担忧,说明创建于1970年代的七国集团在新兴大国的世界里变得越来越无关紧要。声称代表主要民主经济体却不包括巴西和印度的G7不可能具有领导全球所需的合法性”,他坦承自己“一直怀疑来自加拿大、法国、德国、意大利、日本、英国和美国的领导人开这样的年度会议有什么用”。2001年,奥尼尔提出金砖四国概念,并预测“巴西、俄国、印度和中国日益增长的经济重要性最终将导致全球经济治理的重大变革。全球治理机构至少应该包括中国,即使不是全部的金砖四国”。

奥尼尔认为“G7只是过去时代的产物,17年过去了,G7峰会只是让其成员国的公务员忙碌起来,几乎没有任何其他作用。它仍然包括七个经济规模最大的西方民主国家,但仅限于此。从经济上看,加拿大的规模并不比澳大利亚大,意大利的规模也仅略大于西班牙。鉴于法国、德国和意大利拥有共同货币、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框架,这三国就没有理由在同一机构中占三个位置”。他还“质疑加拿大和英国是否仍然应该被列入世界最重要的经济体”。

“1970年代当G5接纳加拿大和意大利时,这个新组合确实主宰了世界经济。日本正蓬勃发展,人们看好它会赶上美国;意大利正在成长,那时没有人会想到中国。但今年中国预计将超过整个欧元区。按照目前的增长速度,中国将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再造一个意大利。印度的GDP也超过了意大利,危机四伏的巴西也不甘落后。换句话说,G7的唯一合法性是它代表了一些主要民主国家。但自2010年以来,世界GDP(以美元计)的增长中有85%来自美国和中国,而近50%来自中国。另有6%来自印度,而日本和欧盟经济体的美元价值实际上已经下降”。

奥尼尔设想“如果加拿大、法国、德国和意大利被中国、印度和一个代表欧元区的国家所取代,这样的G7会更像样。目前已经有一个代表七国集团和金砖四国的组织:那就是G20。自2008年首次峰会以来,G20作为世界主要经济体的论坛有明确的目标。代表1970年代经济规模的G7已经力不从心了,目前的G7甚至不能应对任何全球性挑战,从恐怖主义到核扩散再到气候变化,没有非成员国帮助,G7几乎不能解决任何问题”。

加拿大《蒙特利尔日报》也在G7峰会后撰文《特朗普判了G7死刑吗?》,指特朗普导致魁北克七国峰会悲剧收场,可能会令这一有43年历史的世界最强大国家之间的重要会议走向终点。蒙特利尔大学政治学教授让·菲利普·德里恩(Jean-Philippe Thérien)认为特朗普给他最亲密的西方盟友带来了“不信任气氛”,给峰会发出了“非常糟糕的信号”,他相信七国峰会可能会从此消失。“自特朗普就任总统以来,各国间的关系变得越来越难以预测。与此同时,七国集团与其他会议相比正失去了优势,如包括中国、印度和巴西等强大新兴国家的G20。”退休外交官布鲁斯·马布利(Bruce Mabley)会前就已预测白宫会破坏今次峰会,“特朗普在G7峰会上大吵大闹”为的是让这些国家组成G6。曾为加拿大组织过多次峰会的伦纳德·爱德华兹(Leonard Edwards)不认为G6行得通,因为“美国在七国集团中扮演着关键角色,美国对G7的抵制将对这个集团构成威胁”。

伦纳德·爱德华兹指“无论特朗普是否愿意合作,只希望七国峰会能熬过特朗普的总统任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