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阳在709三周年撰文“拒绝中共在我们内心灌输恐惧”


2015年中国律师和维权人士被抓捕的709事件
Canyu.org


三年前709维权律师大抓捕的当天,维权律师谢阳正接受境外传媒的采访,记者问他对另一维权律师王宇一家人都被带走有何想法,谢阳告诉那个记者:“这是中国当局整肃维权律师的开始,暴风雨很快就会来到我们身上。”

果然,到了2015年7月11日清晨5点,谢阳当时在湖南怀化准备为一项水库工程影响到的4万名民工打官司,一群便衣冲入他的房间,不由分说把他从房间带走,推上一辆汽车,而且还不是警车。

 

谢阳之后被控两罪,煽动颠覆国家以及扰乱法院秩序。后来,谢阳与当局达成协议,至于协议内容细节,谢阳在China Change网站所撰写的文章中指出,由于协议的保密性,“我现在不能多说”。谢阳因为协议获得发还他的律师执业许可,但他也要放弃一些合理的要求。之后,法院很快就审结谢阳的案件。

 

谢阳在文章中写道:“我的审讯日期是2017年5月8日,而第二天,即5月9日,是我80岁的母亲的生日。他们把我带回我双亲的家。”由于当时处于极度的恐慌气氛下,谢阳的妻子和两个女儿决定逃离中国。他们在2017年3月22日抵达美国。

 

他的文章继续指出,到了5月19日,他的妻子从美国打电话给他,对他来说,能够听到妻女们的声音,已经让他放下心头一块大石。

 

到了2018年4月4日,他们(官方)告诉谢阳,他的案件已经不再是“等候进一步调查”,在同一天,他们将谢阳列为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的人物,因此不准他离开中国一年。

 

谢阳说,除此之外,他在工作上亦碰上一些障碍,“每当我从长沙黄花机场搭乘飞机前往中国其他城市时,经常都被拦阻和问话。他们凭什么理由拦阻我?他们说是非法上访,真的把我惹火了。他们每一次都这样做”。

 

在工作问题上,当局也为谢阳处处设下人为干预。谢阳说:“他们会找我直接告诉我,有些案子太过敏感,我不应该接下,但对我来说,我不会听从他们的,因为他们的要求是不合理的。他们阻碍了我执业的自由。”

 

谢阳说他获得释放后,接下一连串的敏感案子,例如王全璋案、余文生案以及其他社会维权者的案件,“我是执业律师,我要用我的专业为社会服务,我不想活在一个妥协的生活中。”

 

他说:“我们不能接受中共企图对我们内心灌输恐惧和威吓我们,也不能接受维权律师被监禁。利用这些高压的手段只会使得中国社会更错乱,作为执业律师,我们希望每一个人的问题都可以在法律的框架下解决。”

 

谢阳最后在文章中说:“中国是世界的一部分,中国人权的崩坏,是世界人权的崩坏,如果你们对中共的做法视而不见,那么你们就等于伤害了中国广大人民的人权和权益。中国需要改变,让我们一起为此而努力。”

 

法广RFI 香港特约记者甄树基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