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曉波夫婦為民主耕耘聚少離多 8年折磨劉霞患上抑鬱症



劉曉波夫婦受壓經歷震撼中外,兩人的婚姻波折重重,結婚20多年聚少離多。劉曉波自2009年判監後至去年病逝,劉霞多年都被當局軟禁,及後患上抑鬱症,需要服用大量藥物治療,生活在絕望之中。(黃樂濤 報道)

劉霞的丈夫劉曉波一生致力民主改革運動,曾應邀赴西方國家多所大學作訪問學者。八九民主運動開始時劉曉波回國支持該運動而被捕。

2008年,劉曉波因起草《零八憲章》再次被捕,翌年被判監11年,在被捕判刑前,曾接受香港電台的節目「頭條新聞」訪問,表示自己為了民主,並不怕被當局抓去坐牢。

劉曉波說:你總要付代價,而我在這兒,我堅持自己的信念,我堅持說真話。在獨裁國家從事反對運動,面對警察、坐監獄就是你職業的一部分。所以說,一個不同政見的異見者,不但要學會怎麼反抗,而且你要學會怎樣去面對這種打壓,怎麼樣去坐牢。

兩年後,劉曉波在獲得諾貝爾和平獎前幾天,劉霞接受了英國媒體BBC採訪,談到丈夫堅持爭取中國民主和尊重人權。

劉霞說:他這二十多年以來,都認為他有責任和義務要做這些事情來。無論政府允許不允許,無論國內有沒有他的聲音,他都一定要堅持。他說,「我們的理想可能永遠也達不到,但是,我每天還是要啟程趕路」。

頒獎典禮當天,諾貝爾和平獎委員會以空椅代表遭監禁的劉曉波。劉曉波原本希望妻子劉霞代替他發表得獎演說,但劉霞在頒獎當日仍然遭中共軟禁,最後由挪威知名女演員在頒獎典禮中,朗讀劉曉波在獄中發表的文章「我沒有敵人」。期間,在場人士多次鼓掌。挪威諾貝爾委員會表示,會保留獎狀和獎金,等候劉曉波來領取。

自劉曉波得獎後,劉霞也成為當局嚴密監控的對象,並且長期在北京家中被軟禁。於劉曉波坐牢時,她不斷寄送閱讀書籍給身陷囹圄的丈夫。軟禁期間,劉霞只獲准跟少數親友通電話,而且通話全受監控。因為擔心說錯話而可能被剝奪探望丈夫劉曉波的權利,劉霞不敢與朋友見面。在長期孤獨和壓抑下,令她患上抑鬱症、心臟病、嚴重失眠等,需長期服用安眠藥。

她一直被中國政府軟禁,並與外界隔絕,2012年她接受美聯社採訪時,聲淚俱下批評當局長期軟禁她的做法荒謬。

劉霞被軟禁後,他的家人亦受到牽連,她的弟弟劉暉,被指控與人共謀,於2010年以發包工程為由,詐騙300萬人民幣。2012年4月被捕,9月撤回起訴,但於2013年1月再度遭起訴,於北京懷柔法院判其監禁11年,其後獲准保外就醫。

劉霞的父母分別於2016及2017年相繼離世,劉曉波亦在去年7月13日因末期肝癌病逝,當時官方有發布劉霞出席喪禮和海葬的情況,其後有傳劉霞的抑鬱症愈趨嚴重,每日需要服用大量藥物,及以大量煙酒以助入睡,今年年初起不斷有傳出劉霞在劉曉波去世一周年後當局就批准她出國的消息。

今年4月,流亡德國的作家廖亦武披露,德國外交部已經作了具體安排,包括如何不驚動新聞界,如何將劉霞從機場接到某一隱蔽地點,安排治病和調養等等。廖亦武致電劉霞,希望她能親自向大陸當局遞交出國申請,以便名正言順到德國保外就醫治療抑鬱症。劉霞當時情緒激動,期間不斷哭泣。根據廖亦武授權香港媒體發布的音頻,劉霞與廖亦武的對話中不斷哭泣。

劉霞:我甚麼狀況、情況,(德國)使館都知道,全世界都知道,我還要一遍一遍弄這些那些東西幹甚麼?我又沒手機,沒電腦。我都開始收拾東西,我一點也沒說拖延甚麼的,老是逼著我一些我做不到的事情。

而德國政府方面多次表示,如果劉霞選擇德國,隨時歡迎她來。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