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大裁員傳言扯上AI

如果要選出近來最重要的兩則人工智慧新聞,除了盛傳鴻海董事長郭台銘指出該集團未來3年將走向大數據、人工智慧(AI)和工業互聯網的「工作年」後,便在鴻海內部會議上宣示1年內將裁員34萬人,以節省約新台幣2300億元人力成本這個新聞外,就是《衛報》等國際媒體報導不少矽谷AI新創公司因為數據不足導致演算法表現不佳,所以聘請人類來假裝人工智慧提供服務,驗證了「請一群支領最低工資者來假裝人工智慧,等待真正的人工智慧被創造出來」的AI新創笑譚莫屬了。

無論何者才是真正趨勢,積極面對AI可能衍生的社會影響,已是勢在必行,不管美國、英國或歐盟的政府部門,都早在3、4年前便發布報告並擬定策略,在AI科研上投注大量資源的我國政府,對於AI所帶來的社會倫理法律等衝擊,不可再視而不見,否則極可能又將被一場令人措手不及的轉型危機滅頂。

若將AI應用所引發的勞動市場自動化趨勢,視為第四次工業革命(The Fourth Industrial Revolution),那麼,我們就該善用過往產業革命的啟示,例如勞動力取代過程所造成的各種不平等該如何處理,才是聰明之舉。

處理勞動結構影響

當然,當某項專業不再為市場所需時,其他工作機會可能應運而生,甚至會有更多人受惠於因科技帶來的新興工作機會和生活方式,同時,短期內AI應不至於完全取代人力,而是逐漸產生AI與人類共存於勞動場域的模式。不過,就AI前景與人工能力兩者互相比較,政府可預測哪些人力最容易被AI取代,亦即仍可預期某程度的暫時性不對稱失業,對於面臨失業危機的勞工,予以適當的轉型輔導與協助。

倘若AI應用趨勢不可逆轉,那麼政府該如何處理AI對勞動結構的影響,人力資源與就業市場應該如何調整,勞動市場相關規範如何隨之修改,都是政府必須未雨綢繆的任務。有可能被AI取代的某些人力,應該如何「和機器合作」,才能確保人類的主控權?當AI促成勞動市場變遷時,法律與制度該如何回應?甚至,當AI普遍應用在新聞、法律、金融和醫療等專業領域後,對這些領域的「專業規範」將造成何等衝擊,同樣不容輕忽,否則未蒙其利先獲其害的,將是人類自己。

同樣值得注意的是,各種專業工作基於其發展歷史與產業結構,本有特定內涵的專業規範,包括該專業領域從業人員普遍遵守的工作模式、工作規範和專業倫理規範在內。AI應用於專業勞動領域後,將對這些規範帶來哪些衝擊,有無可能影響到各種不同專業和其服務對象之間的權利義務關係?各種專業提供專業服務時所衍生的法律責任歸屬,是否也將因AI應用的介入,而有調整必要性?

換句話說,金融、醫療、法律和新聞領域既有的專業規範,在AI時代中是否依然適用,抑或必須視人工智慧與人類的取代或互補關係如何而隨之變動?究竟,當「人工智慧」與「專業人」逐漸結合而產生新的勞動市場面貌,我們是否已經準備好面對這個變局?

落後國際規範趨勢

以AI對法律和醫療專業領域的衝擊為例,究竟哪些法律和醫療工作,會因AI應用而遭到取代?在AI應用引進法律與醫療專業後,政府基於保護人民並維持專業市場健全運作的初衷,而對法律與醫療專業進行「證照」與「行為」管制的現行法律,有無調整必要?在AI時代裡,對於各種專業,究竟該予以更嚴格的管制,抑或該降低管制密度?高喊人工智慧口號的政府,真的準備好了嗎?還是已經落後國際規範變遷趨勢太遠了呢?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