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力資源逐漸萎縮令人擔憂

誰都沒有想到,中國由一個勞動力資源大國變成一個勞動力短缺的大國。在勞動力資源嚴重不足的同時,老年人社會或銀髮社會將提前到來,給本來就是處於發展中的中國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困局。地方政府財政負債率難以估計,地方政府想把負債率轉移到企業,也受到阻隔。與此同時,老年人的社會保障金捉襟見肘。人們普遍希望的工資倍增計劃也可能停滯不前,甚至有取消的可能性和現實性。

人口政策 急需改進

很明顯,錢已不夠花不夠用了。房價還得漲,稅還得多收,可是能買得起房、能交稅的人愈來愈少,因為人愈來愈少,人才自然不增反降。錢與人陷入了階段性悖論。這種悖論需要二十年的人口自然生育才能解決,前提是人們得有生育的意願。當生育暫時解決不了問題的時候,有些地方又打起了退休老年人的主意。

最近,遼寧出台了兩項政策引起反響。一項政策是實施漸進式延遲退休,支持老年人才自主創業。另一項政策就是逐漸放開二胎政策。這兩項政策表明,遼寧的人力資源已經不能進一步發展。遼寧的人力資源情況,其實也是全國的一個縮影。中國的人口政策需要進一步改進,計劃生育需要逐漸退出歷史舞台。

但計劃生育的影響和後果卻一下子難以消除。過去中國豐厚的人力資源、低福利的勞動力價格已經不可持續,新一代年輕人的價值觀和老一代人的價值觀在本質上已不同。老年人的生存價值觀被年輕人的生活價值觀所代替,老年人固化在體制內從一而終的生存方式,已被年輕人的流動性生活方式所代替。

在二、三十年前,只要到飯店賓館,就能看到和享受到年輕男女服務員的服務,招個工很容易。可如今的他們已經四、五十歲,逐漸加入退休的行列或已不能從事服務業。一般的飯店已經招不到年輕的服務員,只有中高檔的賓館飯店才能看到和享受到年輕服務員的服務。在不斷強調發展第三產業、發展服務業、擴大就業範圍的今天,這種場景顯然來得不及時、太不樂觀,太讓人沮喪。

防才外流 各出奇謀

不但服務業,各行各業都缺人。一方面,人們看到,各大城市都掀起了人才大戰,並採取各種措施防止人才外流。另一方面,鄉村振興也需要人才,鄉村振興與城市人才大戰同時進行。人才流向成為衡量城市發展和鄉村振興的重要指標。

可現成的人才在哪裏呢?人才的培養機制在哪裏?改革開放四十年,錢學森之問仍然具有理論上的答案,卻沒有實踐上的答案。年輕人的負擔太重,既要生存,又要發展,但生存已經壓倒了發展。於是,奇葩紛至沓來。有的省甚至規定大學生只能在本省就業,不允許外流,或者限制外流的大學生的人數。可是這依然沒有阻止大學生外留的步伐,計劃經濟的胳膊擰不過市場經濟的大腿。

人的問題都難以解決,人才的問題就更難上加難。與其說人才大戰,不如說人才位移。人才位置的變化,或者是因為待遇,或者是因為改變自身的成長或發展環境。此大學給二十萬年薪,換另一所大學可能就是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年薪,樹挪死,人挪活,這樣的常識性道理,沒有一個不知道或不懂的。

開放二胎倘見效,至少得二十多年以後才能看到,而年輕人的生育意願能不能保證都生二胎也成為問題,儘管鼓勵生二胎,甚至強制生二胎,那沒生二胎的這近二十年的時間如何保證培育出人才?

生育可以計劃,也可不計劃。可以有計劃經濟,也可以有計劃不經濟。但人才是沒有辦法計劃的。培養人和人才,需自由的環境,這其中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大學教授 木然

東方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