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政治清洗 是落實國民主權

林孟皇 台灣高等法院法官

台灣社會民主轉型後,公民意識勃興,許多公共議題大多幾經討論,僅因無法平衡各方利益,暫時未上路而已。反之,終審法官的人事任命政策,一向是個冷議題,長期以來少有人討論。直到去年司法改革國是會議分組決議賦予總統圈選權,才引來眾人的關注;而近日司法院通過草案,改由法官遴選委員決定,同樣引來「政治可能干預司法」的疑慮。

事實上,這個議題因為從來沒有被好好討論,以致出現許多不必要的誤會。其中趙少康先生在《蘋果日報》所寫《最高法院的政治清洗》一文(以下簡稱趙文),正是其中的典型。

平心而論,趙文所寫美國社會對於該國聯邦最高法院法官任命的重視,確屬實情。因為是終身職(只要超過法定年限,何時退休由法官自己決定),又只有9名,一幹3、40年的結果,自然對社會影響深遠。不過,美國聯邦各級法院法官都是總統提名、國會同意後任命,多數州的法官更是由選舉產生,其彰顯的無非是國民主權。

反觀台灣一向奉行科舉文化,長期以來多數法官都是經由考試產生,卻又被社會各界批評為年輕、識淺,於是近年來才倡議由資深檢察官、律師中選任。

多元代表遴選較妥

這種由考試訓練產生法官的方式,是許多歐陸法系國家共同的作法。只是,它們的法官人事案並不是法官的自家事務,尤其是終審法院法官的任命案,往往由法官、律師、檢察官、學者專家,甚至是民意代表共同組成的多元委員來決定;像我國這種完全由法官自家人來負責法官人事案的作法,筆者不敢說絕無僅有,卻是極少數。

雖然都是考試訓練產生,法官也各有不同的樣貌。有人強調社會安定,有人更重視人權保障;有人因為信仰拒絕判死,有人恪遵殺人償命古訓;有人積極參與公共事務,有人獨善其身;有人嚴守法條文義,有人善用解釋、踐行活的《憲法》。這些秉持不同價值理念、法律哲學的法官,在同樣案件作法律詮釋、判斷時,可能就會產生不同的判決結果。

不同樣貌的法官,各自代表一定的民眾聲音,很難說誰對誰錯。不過,台灣既然是個多元社會,起碼在決定一錘定音的終審法院法官人事案時,由多元代表組成的遴選委員會來決定,應該比現在由司法院長提名、全體委員都是法官的司法院人審會審議的作法,會來得更妥適。

另外,為落實國民主權,強化法官的民主正當性,讓代表民意的立法委員直接、間接地參與法官人事案,本是許多國家的通例。不過,台灣走過威權統治的歷史,過去政治部門藉由控制法官人事的決定,將法院當作統治者工具的陰影猶存,我們或許可以有個變通的作法。

目前,法官遴選委員會的考試院、法官、檢察官、律師代表,都是由各機關團體選任,並不會有趙文所擔心政治力控制的問題。而去年司改國是會議時,筆者主張:「學者及社會公正人士應仿效課審會委員審查會的規定,由立法院推舉立法委員以外之人擔任」的提案,本已成為決議內容之一;可惜的是,司法院提出的草案中,卻直接納入2名立法委員,這不僅不符合立法院運作實務,也輕忽民眾對於政治力介入的質疑,殊屬不宜。

增法官民主正當性

由此可知,除了立法委員參與尚有疑慮之外,由法官遴選委員會決定終審法院法官的人事案,不僅符合多元民主,也強化法官的民主正當性,是可行的改革方案,並沒有趙文質疑政治力介入的問題。

何況依照我國法制,法官雖然是終身職,年滿70歲就退休或停止辦案,更不會有趙文質疑「由一名總統任命21名最高法院法官,而這21人又可以幹一輩子」的問題。還望司法院修正草案內容後,盡速送立法院完成審議,以健全我國的法官人事制度。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