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疫苗、假文凭、假官员:真了包换

 

今年初,搜狐视频,有整形医生检测著名影星美女范冰冰(曾让画家陈丹青在飞机上巧遇,而且就坐在其身边,当看到“范爷”,感觉特惊艳),通过对其面部“检测”,即用手按用眼观察,得出结论:范冰冰的脸没有整过容。

既然“范爷”的脸要检测,那就说明演艺圈有的人的脸一定是假的;至于中国有多少人的脸是假的,本人不在圈内,不得而知,不多啰嗦。

在这个国家,你说还有什么不能造假不敢造假?一如老百姓所言,连人都是假的。

商家有句口头禅:保证是正品,假了包换。现在应改成:保证是假货,真了包换。

7月25日早间,看央视一套新闻节目的“生活圈”,广东梅州一人家,女儿七年前给母亲买的“决明子”药枕(如果是真的,大概对失眠有治疗效果),用了几年后,最近打开一看,装的都是砂石而并非“决明子”(一种中药),那家人的心情可想而知。

同一天下午,腾讯报道,有图有文:近日,河南省郑州市中牟县贾鲁河大桥,在没经过验收通车近四个月后,路面出现大面积破损,开始进行围挡施工。报道说,建这座大桥投资了3亿元。一座投资3亿元建的大桥,仅仅通车四个月后即大面积破损,可不可以说这就是一座“假大桥”?真不知负责建这座大桥的官员从中又提走了多少“油水”,然而,报道中没有提“追责”的事。

“核桃露”里无核桃,“花生奶”里无花生,早就在电视里曝过光。这个国家也不知有多少人天天在做着坑蒙拐骗伤天害理的勾当。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曾在央视报道中看到,在皇城,有人居然把废纸箱泡成纸糊糊,然后把绞碎的肥肉膘兌上,充当包子馅。也就是说,在查处这家黑店前,也不知有多少人每天吃下去多少废纸箱和肥肉膘子。

这种事如果说不是人做的,说不通——因为它确实是人做的——那么只能说除了中国人,估计没有哪个国家的人做得出来。

很多有自恋癖的中国人比如像周小平之流,有个顽固观点,那就是中国人与这个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不同。如何证明呢?就是外国人能做到的,中国人能做到;外国人做不到的,中国人也能做到。不仅如此,还因中国是现在这样一种“最先进”的社会制度,而这种制度的“最大优点”就是能“集中力量办大事”,因此,没有什么“人间奇迹”中国人造不出来。

先前本人当然一直不信,因为据考证,这个星球上所有人都是若干万年前从非洲走出去的,也就是说,无论如何变化分类,这个星球上应该只有一种称之为人的“灵长类动物”,换而言之,所有人都是一个种类,没有“别”人。

后来看到,北大张维迎教授曾在祝贺周有光108岁“茶寿”发言时批评有些中国人,说这个世界上仿佛有两种人:一种叫人,一种叫中国人。这当然是讽刺。可即使你看了上面那几种“小例子”,有可能你还真的相信了这个星球上就是有两种人:一种是人,一种是中国人。因为中国人做的很多丑事蠢事恶事,中国之外的人大概“做不出来”。至于说中国人可以造出外国人造不出的“人间奇迹”,全世界都知道是吹牛。

一个造假大国,连脸甚至屁股都是假的,你说还有什么不能造假。曾从一大侠口中听到说,他确切知道,皇城有个女官员,早年到国外花几十万银子给自已的屁股整形,目的就是为了吸引更大的异性男官员,从而获得更大利润。

这几天有关假疫苗的事,让整个社会都热闹了起来,一些平时总是事不关己不管不问的中国人这次也忍不住发出声音。本人虽以“笔记”方式发过一文,却仍不解恨,昨天在手机微信“朋友圈”又发了一句话:“中国的问题就在于:该下油锅的被捧上天;该捧上天的却又下了油锅。整个社会就是颠倒着来的。”像八年前报道山西假疫苗事件的中国经济时报记者王克勤,还有他的领导即前任中国经济时报社长、总编包月阳,就因签发王克勤有关“问题疫苗”的报道后被解职的遭遇,都是最好证明。

关键是这个社会谁该下油锅谁该捧上天,大家伙心里明镜似的,可就因为大家是假“主人”,没有选票,没有真正的权力,而有权的“仆人”往往正是跟大家反着来的一伙,其中有不少甚至正是该下油锅的东西。如此这般,还有什么好办法。

还有假文凭。中国有多少假文凭,没人知道。因为这国从来没认真查过,更没人统计。

假文凭又分几类,这里只说两种。一类是直接从街头制作假文凭的人哪里花钱买的,这是100%的假文凭。这个国家“各条战线”也不知有多少人在使用着这种假文凭。

本人当然承认,持有这种假文凭的人,大多数都是因自已所应聘的工作岗位所逼:不管你有没有真本事,没有文凭,休想。这让本人联想到当年自已没有任何文凭却也能得到一家报纸老总的青睐感到很是欣慰。因此,对这类人买假文凭,本人没有意见,这是社会逼迫所导致。如果工作岗位需要真本事,就算你有真文凭而没有真本事,也还是不敢去应聘。不然请问,有哪个买假文凭而无真本事的混混敢于去应聘教微积分或是做外文翻译?

记得八年或十年前,在新浪上就看到北京什么部门代表国家发布一则对买卖假文凭的“意见”,意思是买假文凭者大都是为了工作需要,而不是去做坏事,因此,不必追查。

可这也等于告诉全世界,在这个国家买假文凭“不是事”。这是很可怕的。买假文凭都不是事,那么造别的假,也就很难说是“事”了。

还有一种是带职“混来”的文凭。这种文凭大多不是什么大专、大学、本科,更多的是硕士、博士。官越大,假文凭的级别也随之越高。中国有假博士文凭,即指在简历表格上这样填的官员也不知有多少。这种人还会实事求是吗?不能实事求是,又还能是个好官吗?这种官员上报的“报表”,你还能相信吗?

很多官员,包括高官,一心求官,无心向学,只是为了应付官员要“知识化”,不得已才弄个高学历文凭,至于有没有同等“学力”,即有没有与那文凭同等的真本事,就不是他要考虑的或者“管他娘”了。现在看官员只看忠不忠诚,不看能力,更不会问那文凭真假。

在本人看来,中国一切造假根源,皆出在官员造假,包括文凭造假。一个官员的文凭是假的,或者那文凭就是个“水货”,那个官员又还能“真”到哪里去?官员的文凭如果是假的,或者文凭中的水分太大,可以说,这个官员就是假的。

一个揣着假文凭或是“水文凭”的官员做大官高官,不说现代了,就是在封建王朝,也不可思议。我们知道,除了世袭以及皇上恩赐,没有货真价实的文凭,你能去做“大学士”吗?不经过选拔进士的实战考试,你能到封建王朝的“中央高层”做官吗?

如果原本实际上就一小学毕业生,下乡插队劳动数年后,被所谓推荐去读了北大或清华,然后再带职读硕读博,最后成了“硕士”甚至“博士”,那水分有多大,可想而知。

前二年,曾有两位博士将其论文发到本人电子邮箱。不看则已,一看大吃一惊,严格来说,一篇博士论文,就是一部著作,或者说就是一部书稿,甚至是一部优秀书稿。如此说来,请问中国那些有博士头衔的大小官员乃至高官,你们的博士论文呢,能不能也拿出来晒一晒,或干脆出版发行?如果连博士论文都不好意思拿出来,却整天吹嘘自已如何了得,有这思想有那能耐,你觉得人们还会信吗!

中国有假疫苗,毫不奇怪。套用茅于轼文章中一个句式:社会造假,是因为政府造假,官员造假。只要政府里有假官员,官员简历表上填的是假学历或水分极大的学历,在这块神奇的土地上,还有什么不能假造?

闵良臣,民主中国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