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再驅“低端”外來人口村民農民工反彈

北京當局驅趕”低端“外地人口宣傳畫
北京當局驅趕”低端“外地人口宣傳畫

葉兵

震驚中外的去年冬季大舉驅逐外來人口的北京清理整頓運動表面上沉寂一段時間之後捲土重來。大批警察日前到大興區寺上村、大張本、三間房等地,查封廉租房、服裝業小作坊,抓捕業主,收繳生產設備。被網友譏諷為“大掃蕩”的清理行動也在順義區等其他一些地方強制推行。對於地方當局不顧百姓生存權和工作權的“刺刀見紅”(中共北京市委書記蔡奇語)鐵腕做法,向外來人口出租房屋的當地村民、受波及的農民工和服裝業者紛紛表示不滿。

美國之音記者近日走訪了大興、順義多個村莊,要求房東整改、租客限期搬離的通告隨處可見。大興區城鄉結合部大片工廠已被清拆,裸露的土地覆蓋著綠色防塵網。去年新建村火災後,北京服裝業遭受重創,大批從業者已經離開北京,不過還有一些作坊業主及務工人員仍在勉強維持生存,等待機會。

磨刀客:這個村不熱鬧,但是也限期搬離。

順義區李橋鎮後橋村房東:人家打工來的,甭管說三千、四千、五千,沒有房可住使什麼掙錢去?

王先生(外來務工人員):我租的房不貴,才三百來塊錢,貴的租不起,掙四千多塊錢超五百塊錢房租住不起。遠點就遠點,住便宜點的房唄。住哪兒安全必須是第一的,防火啊,亂七八糟的東西都得合格,不合格的不讓住。

記者:你們家那邊已經封了?人都清走了嗎?

順義區李橋鎮後橋村房東:清走了。

記者:清走了你們房子怎麼辦呢?

順義區李橋鎮後橋村房東:房子現在就擱著沒人住了。清走不讓住那能怎麼辦?

磨刀客:就這一片,(以前)可熱鬧,到村前面全是。(服裝廠)非常集中,門口大獅子、五星紅旗什麼都有,我都拍過。你看獅子往裡挪了好幾百米。

外來務工人員:老闆也不敢做。

外來務工人員:不敢拿料子做,路口都有卡子,不讓拉布料。

外來務工人員:拉布料,逮到了就把布料收了。

外來務工人員:這不要人活命。

外來務工人員:現在都不讓幹活了,工人還有飯吃?沒活給你找。連出來招工都沒有,路上都沒人。哪有活給你找啊?共產黨一鬧,沒飯吃,外地人反正要走,現在天天都有人往南方跑。

外來務工人員:你看沒活了,大桶小桶提著,你看!一兩個月沒幹活了!

記者:現在往哪搬呢?

董先生(外來務工人員):石家莊。

記者:你為什麼要搬呢?

董先生(外來務工人員):這兒生意不好。

記者:你們下一步打算怎麼辦,還在這兒呆嗎?

王先生(作坊工人):不呆了。

記者:要離開北京嗎?還是在附近?

王先生(作坊工人):在附近。

記者:再找地方?

王先生(作坊工人):對,找地方。

記者:這個地方呆多久了?

王先生(作坊工人):這里呆半年了。

記者:你們原來從哪兒搬過來的?

王先生(作坊工人):三間房。

記者:那邊現在不讓乾了?

王先生(作坊工人):那邊都已經拆完了。

記者:你們就這樣搬來搬去的?

王先生(作坊工人):對啊。

記者:這樣能行嗎?

王先生(作坊工人):沒辦法。

記者:這地方還能呆多久?

王先生(作坊工人):不知道。

記者:那就是能幹到什麼時候就乾到什麼時候?

王先生(作坊工人):對。

記者:轟了再說?

王先生(作坊工人):對。

外來務工人員:下午三四點鐘你過來看,多少人吶,沒活干。還有好多人走了。

外來務工人員:說的好聽,奔小康,這樣能奔得了嗎?想奔也奔不了。

外來務工人員:我們都不知道怎麼回事。

外來務工人員:派出所的、城管的、藥監的全來了。不知道是真是假。有便衣有官衣,什麼人都有吧。

外來務工人員:你要是不服,話硬一點,全給你封上。

外來務工人員:他們家封了。

記者:你打算招多少人過去?

楊先生(河北服裝廠招工人員):我打算先帶十幾個人過去。

記者:現在招到沒有呢?

楊先生(河北服裝廠招工人員):有四五個了。我第一天到這兒來,第一次到這兒來。

記者:解決吃住嗎?

楊先生(河北服裝廠招工人員):包吃包住。

記者:大家找工作熱情怎麼樣?

楊先生(河北服裝廠招工人員):我感覺熱情度很高,原來沒這麼高,現在熱情度確實挺高。

外來務工人員:下面的烏紗帽怕丟,他就直接(轟)。他沒有本事就整頓嘛,直接就轟。上次網上發的,三間房的老太太罵政府,你這麼搞的話我們也沒飯吃了。

順義區李橋鎮後橋村房東:你說在你正常的紅本範圍之內他也管,你說是非法建築也管,老百姓祖祖輩輩都是這片地,您說是不是?

記者:政府有沒有政策給你們補償?

順義區李橋鎮後橋村房東:什麼政策什麼補償都沒有,說句不好聽的,七十八十的連一分錢也沒有。

記者:把人轟走就轟走了?

順義區李橋鎮後橋村房東:對。

記者:房子空著怎麼辦呢?

順義區李橋鎮後橋村房東:空著就空著,封了,給你貼封條。

陶先生(外來務工人員):白天他查,老百姓都迴避都躲,不敢住。剛開始說辦暫住證,一人一千。比如我兩口子就是兩千。現在變本加厲,他說你不辦,就加到一千三、一千五。

外來務工人員:天天都有保安,比如人家加工廠過來拉布的,逮到布就給收了。說白了就是不讓加工廠在這邊弄。

王先生(作坊老闆):我們工廠確實好多證也沒有,說實在真的沒有,但是說實在我也不影響北京的什麼東西。但是我們給北京創造了不少的東西。這個村剛開始哪有這麼繁華?我們也挺不願意離開的,但是沒辦法。基本上只要是個小院就有服裝廠,每一家有十來個工人,自然就能養起來。

順義區李橋鎮後橋村房東:其實這是互相方便,他們來打工也方便,我們有點收入,都是互相的。那是,那都好幾十歲,指著(房租),工作也沒有。掙七八千純租金也行,是不是?蓋樓的錢全是藉的。

記者:對清理“低端人口”,“低端”說法你們接受嗎?

外來務工人員:接受,我們外地人有什麼接受不接受。行就呆在這里幹,沒活干我們還得回老家,或者到別的地方去。反正我們是自由的嘛。

王先生(作坊老闆):人家需要你的時候,你就是高端人才,不需要你就低端,只能這麼解釋。我感覺北京真是太不人性化了。我們辛辛苦苦在北京創業,剛剛掙一點,能解決溫飽問題的時候,說我們低端產業,你們回家吧。太不公平。其實我們這產業吧,污染沒有,就全部使電,也不影響別人。聽人一說我們屬於低端產業,就要被清理出去。

磨刀客:北京吧,就想建成皇家園林似的,就只有他們有錢人有地位的人在這活動可以,其他人就不考慮了。

外來務工人員:現在北京不歡迎你了呀!北京發展成功了,到七環外都發展起來了,還歡迎啥?沒地方發展了,不用你來發展。不用你來幹活,人太多了。以前北京到四環的時候當然歡迎你,天天唱歌北京歡迎你。它歡迎過來了,把你們過路拆橋了。你們把我們市場搞好了,整個地方豪華了,你們可以走了,我們地方容不下你們了。

外來務工人員:我們現在的日子真沒法過了,你看現在都沒錢了,我們現在早沒錢了,都向銀行辦信用卡,如果沒有信用卡,全部在討飯了。而且這麼搞的話以後全暴亂了,沒錢怎麼辦,飯都沒得吃了肯定在外面搶劫,到時候犯罪的是越來越多了。

外來務工人員:國家主席是外地人,你先讓國家主席回去種地,咱們就回去種地了。主席也是外地人,不是北京本地人,當官的中央的都是外地人。

外來務工人員:人家來北京租你房,又不吃你的喝你的,該交水費交水費。

外來務工人員:對啊,人家還不是打工靠力氣掙錢,是不是?

(VOA)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