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一波三折 兩難處境考驗空前

在中美貿易戰開打日期逐步逼近之際,內地的經濟狀况又亮起紅燈,令世界警覺。一是5月份經濟數據出現了下行迹象,二是A股一度跌入熊市區域,上證綜指曾觸及兩年來最低點;三是人民幣跌勢不止,兌美元匯率已跌至自去年12月以來最低水平。這令中國經濟在外患逼近之際,又出現了嚴重內憂,而兩者疊加、互相影響,增加了處理的難度。

去槓桿影響經濟股市

降準放水令貨幣貶值

今次中國經濟的波幅雖不算嚴重,但複雜程度卻可謂空前,決策者選擇面臨眾多兩難,例如,去槓桿造成的銀根緊張,影響到實體經濟和股票市場;但降準放水又與去槓桿扞格,進一步加劇中美利差,加大了資本流出壓力;美元指數上升,令人民幣貶值預期進一步升溫;匯率貶值又令貨幣寬鬆政策受到掣肘,進一步加大經濟下滑壓力。這些兩難困境,是對中央經濟決策層的空前重大考驗。

內地5月份主要經濟數據幾乎全線偏弱:工業增加值不及預期;固定資產投資增速見2000年以來新低,1至5月份全國固定資產投資同比增速比1至4月回落0.9個百分點,社會消費零售總額增幅8.5%,是15年新低。6月份中國製造業採購經理指數(PMI)為51.5%,比上月又下降0.4個百分點。國家級智庫的內部報告警告,在中美貿易戰雲密佈之際,內地有可能發生金融恐慌。4點值得警惕的狀况為:貨幣信用總量增長乏力;企業融資環境偏緊;「去槓桿」加「嚴監管」,引致信用債市違約頻發;股市風險再次積累。

在去槓桿成為國策後,內地銀行便收緊信貸,打擊影子銀行,對地方政府融資和公私投資項目也加大監督力度。有研究認為,內地貨幣流動性2016年中開始明顯退潮,市場流動性已顯著收緊,受貨幣流動性和銀行流動性緊縮影響,市場流動性仍將繼續承壓。在此背景下,內地違約數量已急劇增加,據惠譽評級統計,截至6月初已有12宗。在「水緊」及貿易戰的雙重憂慮下,A股指數一度從1月的高點下跌22%。

但另一方面,去槓桿遠未大功告成,一項調查顯示,以家庭債務/家庭可支配收入測算,中國家庭2017年末的槓桿率高達110.9%,已經超越美國家庭的108.1%水平,而供貸的主要目的是購買住房。

針對內地樓市亂象,住房城鄉建設部會同中宣部、公安部、稅務總局等7個部委,近日聯手採取行動,自本月起至年底,在北京、上海、廣州、深圳等30個城市展開治理房地產市場亂象行動,打擊的重點包括投機炒房、地產「黑中介」、違法違規發展商和虛假地產廣告等四方面。再加上有關國家開發銀行將收緊內地棚戶區(舊竂屋區)改造貸款審批的傳言,對內地城市特別是三四線城市的房地產去庫存戰略,也勢必造成衝擊。

放任貶值或導致危機

央行釋信號政策微調

人民幣兌美元匯率中間價兌美元上周六貶破6.6大關,不僅連貶8日,更是2017年12月20日來首次貶破6.6關口,人民幣中間價上半年累計貶值1.26%。人民幣匯率下跌,既受美國聯儲局加息造成的美元升值影響,也受中美貿易戰引起的恐慌情緒牽動,但總體來說,還是中國經濟本身的體質所致。從經濟學角度講,只要中國國內人民幣資產的投資回報率未獲改善,人民幣匯率都會面臨持續壓力。而在信用本位時代,如果銀行恣意放貸,形成不良資產,而央行收購這些不良資產來增發貨幣,此貨幣的信譽必受挑戰。

外界有揣測是中方為對冲美國的貿易戰影響,故意放任人民幣貶值。惟此時此刻,中國或並不傾向以匯率作武器,一是在當前貿易摩擦情况下,商品貿易對匯率的敏感度下降,單靠貶值對出口的促進效果有限;二是這樣一來,反落下操縱匯率的口實,激怒美方,不利於未來談判;三是這樣做掣肘了貨幣政策空間。而人民幣貶值一旦失控,還會觸發新一輪恐慌性拋售、資本外逃及外匯儲備減少,對國內資產價格、資金外流等方面,負面影響更大。

儘管上半年中國經濟一波三折,但內地多個機構仍預測上半年經濟增速可達到6.8%左右,而下半年和全年的經濟增長可達6.7%左右。雖然上周五A股出現反彈行情,但這種勢頭本周能否持續,內外變數仍多。上周三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會今年第二季例會上,釋出了多個新信號,貨幣政策方面,在重申「穩健中性」後,首度明確提出「鬆緊適度」;關於流動性表述,也從「保持流動性合理穩定」變為「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去年第四季例會上提出的「切實管住貨幣供給總閘門」,已變成「管好貨幣供給總閘門」,在強調微言大義的內地,以上種種蛛絲馬迹讓人嗅到政策微調的味道。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