潑漆老蔣與轉型陣痛

中正紀念堂的老蔣銅像又遭到紅漆潑灑,深藍極右派悲憤怒罵,其對象當然就是民進黨及其推行的「轉型正義」。但若沒有落實轉型正義,潑漆事件將不絕如縷。

藍營痛批潑紅漆、毀銅像是轉型正義造成的惡果,認為民進黨的轉型正義(包括年改、清算黨產等)導致社會擾攘、族群分裂、認同歧異深化,台灣前途悲觀,把大家準備安身立命的場所搞得愁雲慘霧、陰霾四合乃至動亂在即,人人惶恐不安。更有滿腦袋糨糊的白目說,中國在拼經濟、台灣還在拼政治;又說中國已經不搞文革了,台灣還在搞文革,這類似是而非的囈語和廢話。

轉型落實到各細節

人類歷史上所有成功的轉型都需要典範轉移,即使民主自由體制轉型為專制威權體制,也需要進行轉型正義來鞏固新政權,所以轉型正義是個中性詞,並無道德判斷。希特勒、孫中山及其徒子徒孫、老蔣及其共犯結構、毛澤東及其罪惡同夥、列寧、史達林的蘇聯共黨黨國體制和漢廷頓的第三波民主化的國家,以及東歐、蘇聯共產帝國體制瓦解後的轉型發展,都發生或多或少的「轉型陣痛」。體制轉換必然導致新舊思惟的和利益的衝撞;而思惟的矛盾和利益的爭奪必然造成社會歧異及換邊(暴發戶與暴落戶)的鬥爭。此時聰明能幹的政府會因勢利導,讓人民逐漸習慣於新的典範;愚蠢無能的政府會把矛盾激化、深化分裂並形成難解的仇恨。

以巴西為例,當她實施民主體制時,沒有同時進行轉型正義,於是以前一留下來的陳規像是官商勾結、貪腐成風、貧富差異難解,加上軍人統治結束後最嚴重的憲政危機而陷入癱瘓。原因就是沒有與民主同步實施轉型正義──嚴辦貪腐、馴化軍方、拉近貧富懸殊等。

沒有轉型正義機制,民主社會比專制黨國體制更壞。經濟全球化之後,流入巴西的大量外資,腐蝕了政治菁英,制伏了自由民主政體為阻遏貪腐而設立的機制,並千方百計毀滅新轉型機制的設計與運作。發起示威的巴西年輕人聽天由命太久,他們振興市民的道德,堅絕認定國家屬於自己,國家的道德健康決定於自己願意挺身捍衛真正價值的感情。

「自己的國家自己救」。這是太陽花學運的訴求,也是巴西這一代的信念,漂亮有力。怎麼救?不外乎堅持壓迫政府進行各種改革,亦即總的說就是典範轉型,從威權專制典範,改變到民主自由典範,一定要把轉型典範落實到每個細節與角落。

當緬甸洛興雅人遭受極端佛教徒的滅族清洗時,曾獲諾貝爾和平獎、近年來已掌權的翁山蘇姬竟不發一語,讓世界對她不行使自己的「道德權威」大失所望,她的沉默等同和迫害者狼狽為奸。她表示,政治人物不能無視於人民的恐懼,她會把道德譴責留給人權絕對主義者,而她的職責是讓自己的政黨勝選執政,同時確保民主轉型本身不被族群內戰所清掃。蔡英文總統似乎也說過類似的話。

反改革者再嘗苦果

轉型正義每隔一段時間就有新的發展與變化,政治必須積極做出改變來反映新的需求。國民黨反改革、反轉型,竟然忘了孫中山推翻滿清後進行了多少轉型正義的美事,包括禁女人纏足、禁男人留辮子、廢八股取士等等。當代國民黨反動若此,走在前面的選民,會讓反改革者再嘗反動的苦果。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