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族党面临取缔:港将不港

2018年7月17日,“香港众志” 常委罗冠聪指出,政府考虑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对当地结社和言论自由构成很大阴影。(高锋摄)
2018年7月17日,“香港众志” 常委罗冠聪指出,政府考虑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对当地结社和言论自由构成很大阴影。(高锋摄)

提倡政治自决的香港民族党面临当局取缔,引发社会舆论哗然。香港支联会担心,该事件将影响港人意见表达权利。更有大陆异见人士指出,一旦结社自由遭受破坏,香港将不再是以往的香港。

对于鼓吹香港独立的民族党有可能被香港政府禁止运作,内地的异见人士也感到遗憾。

江西异议人士宋宁生6年前曾踏足香港参加七一游行,又在中联办外面抗议。

宋宁生:香港90%以上,甚至99%以上的人都向往法治宽松的自由环境。香港的法律是沿用英国的法律,相对非常公正。香港是一个基石,是一个点,把这个点抹杀了,大陆的人的内心就更加沉沦。这种所谓的法律一旦成立,香港就不存在以前的香港,香港就是大陆的一个分支,这个港人不习惯也得习惯。我早些年在香港,我已就跨境执法对立法会议员说,我们大陆人的今天就是你们香港人的明天。

宋宁生认为,自香港主权归还中国后,北京不断收紧对香港的控制。现在“香港民族党”被针对,显示北京认为打压政治组织的时机已经成熟。

香港支联会秘书李卓人认为,目前香港没有一个政治团体对国家安全构成威胁,担心一旦民族党被禁止运作,会让市民不敢表达个人意见。

李卓人:一个团体去讲自己意见对国家有何威胁呢?如果没有威胁,为什么要用国家安全去对付任何一个香港团体呢? 按照国际定义,危害国家安全必须真正有即时危害才是。现在很明显香港任何一个团体都没有任何危害,最主要还是想让大众不敢表达意见。

主张民族自决的“香港众志”指出,这是香港首次以刑事手段打压政治组织。常委罗冠聪表示,政府的手法对结社和言论自由构成很大阴影。

罗冠聪: 过去政府是比较被动,如果你去参选,提交公司或社团注册,它可能会拒绝你,而不像现在主动出击(禁止)。现在真的进入不仅是“枪打出头鸟”的年代,而是人人自危的年代。

泛民主派立法会议员莫乃光表示震惊。

莫乃光:原来不需要制定基本法第23条,他们已经可以手拿一些和现行立法原意完全无关的东西,为所欲为。

香港律师会则表示,需要先进行研究,才回应政府考虑禁止香港民族党运作是否恰当。

特约记者:高锋 责编:胡力汉、何平 网编:瑞哲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