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京:中共反習勢力的難題和機會



當各國政治觀察家們全神貫注於特朗普與普京的赫爾辛基峰會之時,中國的政治觀察家們卻不得不分心於北京風起的各種政治流言和猜測。因為這種流言和猜測已經讓越來越多的人相信,中國的高層政治已出現異動,習近平有可能成為華國鋒第二。雖然當前的各種「消息」捕風捉影的成份遠多於實質內容,但各家爭相傳播放大的同時,卻不大聽到「挺習」的聲音,這確實是一個耐人尋味的現象。聯系到美中貿易戰爆發以來,中方一反此前「奉陪到底」的強硬態度,擺出了服軟和「認慫」的姿態,那麼很多人相信各種傳言並非「空穴來風」,也就不足為奇了。

事實上,自習近平強行修憲以來,不僅對他的不滿在迅速蔓延,而且各種不滿越來越轉化為一種普遍的擔憂。許多不想過問政治的人都開始發問,這位志大才疏的「紅二代」,會不會把我們都帶到一場新的大災難中去?我的看法是,如果高層果真發生某種類似當年廢黜華國鋒那樣的「政變」,這種越來越強烈、也越來越普遍的擔心,應該是最重要的致因。沒有這種共同的擔心,四分五裂的中共高層很難聯合起來,反制習近平各個擊破的策略。也就是說,正是習近平倒行逆施帶來的普遍憂慮給反習勢力創造了政治機會。

不過,比起當年廢黜華國鋒的中共元老,今天的反習勢力有很多不利因素。難以團結起來,只是這諸多不利之一,而且還不是最重要的那一個。在我看來,對反習勢力最不利的因素就是他們沒有當年陳、鄧那樣的信心。陳、鄧雖然對當時中國的道路選擇高度分歧,但都相信無論兩人誰上台,都比華國鋒強。這固然與陳、鄧在中共的資歷和威信有關,也與當時中共官員的整體品格和狀態有關。中共尚有一大批忠誠和干練的官員,一旦放棄毛的「鬥爭哲學」,陳、鄧都不乏賢能之士的支持。今天的局面不同了,三十年來,世代更替加上貪腐之風,賢能之士已從官場淘汰殆盡。誰在台上執政,都要面對如何與這個沒有公共服務精神的龐大官僚機器打交道的難題。有心挑戰習的權力的人,不可能不顧忌這一點。

那麼,此次上層的異動是否意味著中共反習勢力有可能克服了這種顧忌呢?我以為這種可能是存在的。主要的邏輯就是習近平六年來並沒有找到激勵官僚服務的辦法。習近平把對個人的政治效忠放在第一位,同時又要求官員克己奉公,把絕大多數官員逼上了不作為、假作為甚至是故意亂作為的敷衍之道,這就令中國的治理和經濟的狀況不斷惡化。疲於亂政的官員既沒有成就感,也看不到個人前程,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又決定大批啟用年輕人來淘汰現在的官員,就很可能把他們也逼上了反習的一邊。

令中共反習勢力看到自己有機會的決定性因素,當然是今年以來美中關係的急轉直下。習近平權力的一大支撐,就是中國的大國地位和他作為大國領袖的氣勢,而特朗普毫不留情面的貿易談判和貿易戰,既打擊了中國的大國地位,也打擊了習近平的大國領袖氣勢。習近平既不敢像對日本那樣煽動民族主義情緒反制美國,也無力改變民眾對他沒處理好對美貿易談判的不滿。更重要的是,習近平強硬的南海戰略和台灣戰略,令他的反對勢力在改善中美經濟關係上,比他多了一張美國牌。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