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心疫苗再氾濫 禍根在官場腐敗

內地再爆黑心疫苗事件,引發社會恐慌和不安,民眾怒火中燒,人們憤怒的矛頭已經不僅僅是指向涉事公司,政府對食品藥品安全監管的不作為,才是國民心痛的根本所在。

先是吉林長春長生生物公司的狂犬病疫苗生產和檢驗紀錄被發現造假;三天後,該公司的百白破(百日咳、白喉、破傷風)三合一疫苗也被驗出不合格,二十五萬支問題疫苗已銷往山東;其後,湖北武漢一家企業被揭有四十萬支問題疫苗已流向河北、重慶。

涉事企業泯滅人性,在涉及到兒童使用的疫苗問題上,違背基本良心,毫無道德底線,可謂罪大惡極,由此引發的民眾強烈不滿和輿論衝擊波,毫不為過。監管部門寬縱涉事企業違法生產假疫苗,既有失職失責的問題,更可能隱藏貪贓受賄之事實,已經毫無公德心、責任心,對頭上三尺神明、眼前的黨紀國法視若無睹,致使假疫苗堂而皇之地流入市場,危害百姓。

如果不是內部員工告發,國家藥監局也不會得知長生生物在生產管理過程當中存在篡改生產紀錄等大量涉嫌犯罪的事實。這家企業在之前的營運和生產活動中,曾被監督檢驗機關屢次查獲,但每次都輕鬆過關,最終釀成了今天這樣極大的惡果。

高高舉起 輕輕放下

事發後,國家藥監總局一位高官在官媒新聞聯播中道歉,但網民注意到該高官身穿奢侈品名牌T恤,自然令人有所聯想。雖然國家領導人放出重話,要求「猛藥去疴,刮骨療毒」,並誓言「嚴懲不貸,絕不姑息」,可民眾及輿論仍然擔心會和處理毒奶粉事件的模式一樣,高高舉起,輕輕放下。

民眾的擔憂不無道理,今年是三鹿毒奶粉事件十周年,○八年曝光的三聚氰胺奶粉共造成內地三十萬兒童受害,其中至少六人死亡。但時至今日,多名被處分、去職的官員陸續復出或異地升遷,如因三鹿事件被記過處分的食藥監局司長孫咸澤,幾年後更官升副局長,引起各界嘩然。除了受害兒童和他們的家長,恐怕早已沒有官員再為這個震驚世界的醜聞承擔後果。

也許孩子可以不吃奶粉,卻不能不打疫苗,可是當年管毒奶粉的官員,還坐在藥監局管疫苗。

長生生物也不是今次才疫苗造假,去年底就被查出二十五萬支疫苗出事,結果僅沒收庫存一百八十六支,且只罰款三百萬元,並拖至今年七月才公布。最可氣的是,生產黑心疫苗的長生生物去年竟獲七千萬元政府補助。而也是政府賤賣國企,才讓原本屬於全民的疫苗企業落入無良奸商之手。

顯然,黑心疫苗屢禁不絕,根源在地方政府腐敗,根源在食品藥物監督部門腐敗,甚至有人說,若將各地食品藥物監督部門的官員都雙規調查,基本上不會有錯案。在內地,疫苗從生產到流通、接種都有層層嚴格把關和管理規範,每一步都有幾十個檢驗報告要填。疫苗上市前還需「批簽發」再審,對疫苗進行強制性檢驗、審核,由中國食品藥品檢定研究院負責,合格後才能上市。為何會有黑心疫苗成為漏網之魚?原因和背後黑幕不言而喻。

施以重典 嚴厲追責

醫藥行業被譽為中國國民經濟重要組成部分,在中國製造不斷走向世界的時候,中國製藥物卻始終無法獲得百姓的信任;並不是他們不相信中國企業的技術能力,而是他們不相信政府的監管能力!但是中國這麼大的國家,又不可能把整個醫療體系建立在進口藥品上,更不可能把十三億人的生命健康交給國際製藥巨頭。

要重建百姓對國產疫苗的信心,當局就必須對今次黑心疫苗事件施以重典,嚴厲追責,讓奸商不敢以身試法,敗壞道德,侵犯民眾生命安全和健康;讓政府監管者牢記責任,不敢貪贓枉法,或者尸位素餐。

傳媒人 蘭江

東方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