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奪世界經濟主導權

Symbolbild Beziehungen zwischen China und den USA (picture-alliance/dpa/A. Burgi)

美國對中國商品加征關稅的懲罰性措施正式生效,華盛頓與北京之間的貿易爭端也隨之升級。瑞士經濟學家、漢堡世界經濟研究所所長Thomas Straubhaar指出,美中貿易爭端,不僅僅關乎貿易。

這算什麼貿易戰?眼下的這場爭端,重點不在於對電器、大豆加征關稅。美國加征關稅、中國開征報復性關稅,這都是博取輿論眼球的面子政治,對被牽涉的民眾而言,則非常糟糕。

其實,貿易戰只是一場規模大得多的斗爭的冰山一角。這其實是一場爭奪21世紀主導權的劃時代斗爭。"美國優先"遇到了"中國製造",這是一場即將到來的地緣政治巨人之間的較量。

"美國生活方式"是否能像過去150年中那樣,繼續成為現代化的標准?中國又是否能成為世界經濟之巔,回到北京認定的理所當然的地位?兩百多年以前,中國經濟一直遙遙領先全世界。

G7? G20? G2!

川普總統從來不掩飾"美國優先"、即服從美國利益就是他的最高目標,其他一切都是次要的,至多只是實現其宏大目標的手段而已。在川普眼裡,擋道的只有一個對手:中國。在地緣政治上,其他所有國家都無足輕重--盡管G7、G8、G20集團峰會經常吸引全球媒體的目光。川普只關心G2集團:美國與中國。

G2這種說法,並非川普心理扭曲的產物。眾多美國智庫在進行地緣政治分析時都有這樣的判斷。早在川普上台之前,這些智庫就認為,在爭奪世界政治經濟主導權的競賽中,顯然就只有美國和中國兩個玩家,歐洲根本就排不上號。

在這場地緣政治巨人的較量中,即便是世界貿易組織也很難插上話。可悲的是,正是美國在二戰後催生了世貿組織。而在中國2001年加入了世貿組織之後,北京以更快的步伐融入到了全球貿易和國際分工之中。但是,世貿組織既不能阻止美國,也無法阻止中國。華盛頓和北京要是在關稅戰中擦槍走火,導致爭端升級,就會祭出非常強大的武器:匯率。

貿易戰发展成匯率戰

人民幣在短短幾星期內貶值了7%,這並非偶然,而是非常現實的經濟學邏輯。貨幣貶值可謂是貿易保護主義的神奇武器,它能降低懲罰性關稅的威力。人民幣貶值,相當於對所有外國商品加征7%的進口關稅,而不僅僅是對某些美國商品的特定報復性關稅。同時,匯率貶值也相當於給所有的中國廠商以出口補貼,讓他們能夠降低7%的成本。川普的懲罰性關稅,其效果被人民幣貶值所抵消。

匯率戰是貿易戰的延續,只是選用了更大口徑的武器。這會導致世貿組織徹底成為紙老虎。面對貨幣貶值戰略,世貿組織沒有任何手段能予以阻止。1948年,該組織創立時,各成員國還沒有考慮過貨幣戰爭的情形。1944年設立的佈雷頓森林體系,為此後三十年奠定了基於美元的固定匯率制度。

歐洲必須團結

國際多邊經濟秩序的終結,導致歐洲國家的利益淪為了美中兩國較量中任人擺布的棋子。在多邊體系中,美國或中國也各自只有一票。而歐盟各成員國加起來則有28票,相比美中兩國擁有相當大的權重優勢。但在雙邊談判時,掌握話語權的又是強者。歐洲人對此不應抱有任何幻想。

在全球自由貿易、消除歧視、對等原則之外,現在到了尋找全新准則的時候了。這其中,最重要的就是:歐洲小國各自為陣絕不是成功的戰略。在美中兩大國主導的世界上,沒有任何一個歐洲國家能擁有一丁點的話語權,德國、法國也不行。在後多邊主義時代,這可是全新的局面。歐洲只有團結起來,才能有機會捍衛自己的利益,抗衡"美國優先"、抗衡經濟軍事同時崛起的中國。

德國之聲中文網 作者 Thomas Straubhaar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