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永元揭娛圈逃稅潛規則,暴露稅制漏洞

 

崔永元曝料多名演藝界人士涉使用陰陽合同偷漏稅,掀起一場娛圈查稅風暴。事件正持續發酵,同時引發社會各界對於中國稅制改革的思考和討論。

178032081517901191
《超訊》2018年7月號

日前,央視前主播崔永元曝光演藝圈使用陰陽合同偷漏稅一事,涉及范冰冰等知名娛樂圈人物,引起了社會廣泛關注,有關部門也表示已經介入調查取證,目前事件仍在持續發酵,所牽扯的人物也越來越多。

值得注意的是,對這次事件的看法,國內輿論幾乎都倒向了崔永元,對范冰冰等涉嫌逃稅的行為進行了持續的道德審判。對此,有律師對《超訊》表示,中國內地目前個人所得稅納稅的主體仍然是工薪階層,事件的持續發酵也反映了普通大眾的心理需求以及對於高收入人群的態度。此外,事件還引起了社會各界對於中國稅制改革的思考和討論。

娛樂圈逃稅手段花樣百出

事件中,崔永元通過新浪微博發布幾張演藝合同照片並配文,合同中因有范冰冰名字,其中曝光合同約定片酬為稅後1000萬元。一天後崔永元又再度曝范冰冰採用「大小」合同,另行約定片酬5000萬元,兩合同共拿走片酬6000萬元,而實際上范冰冰只在片場演出四天,並疑似通過「大小合同」的方式進行逃稅。

在後續採訪中,崔永元更是毫不諱言自己還有一抽屜這樣的合同,「隨便拿出來一個當事人都得進去,不光范冰冰,牽扯到的全是大腕兒!」此後,范冰冰工作室雖然發布「嚴厲」聲明澄清,但其中言辭很耐人尋味,從始至終對6000萬「大小合同」並未否認。

「大小合同」其實就是人們日常所說的「陰陽合同」:交易雙方簽訂金額不同的兩份合同,一份金額較小的「陽合同」用於向主管機關備案登記納稅;另一份金額較高的「陰合同」則實際約定雙方交易價格,彼此對其秘而不宣,目的就是逃避納稅這一法定義務。

「其實,『大小合同』本身並不違法,違法的是獲取收入卻沒有依法納稅。」上海漢聯律師事務所副主任、上海法學會金融法研究會副會長宋一欣說。他表示,逃避納稅所面臨的後果也十分嚴重,不僅是罰款,還可能要牢獄之災。

中國刑法對於逃稅罪有著以下規定:納稅人採取欺騙、隱瞞手段進行虛假納稅申報或者不申報,逃避繳納稅款數額較大並且佔應納稅額百分之十以上的,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並處罰金;數額巨大並且佔應納稅額百分之三十以上的,處三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並處罰金。

「不過,對於影視明星來說,簽『大小合同』逃稅只是低級的手段,現實來看,明星由於片酬畸高、收入來源多樣,由此衍生出的避稅、逃稅等渠道更是五花八門。」宋一欣說,其中有些是合理避稅,有些則涉嫌違法犯罪,但是不管如何,都造成了收入分配的不公。例如,有的明星片酬只拿「稅後」,繳稅成本轉嫁給企業;有的掛名成立工作室走個體戶納稅通道;還有的在稅收優惠地區註冊公司、工作室,包括霍爾果斯、橫店影視城所在地浙江東陽等,以達到避稅的目的。

宋一欣認為,這其中體現的不僅僅是道德問題,也是法律責任問題,明星偷、漏稅行為對公平的市場經濟競爭環境是一種破壞。從目前的進展來看,相關部門介入調查只是開始,如何進行監督,完善稅收制度,進而打破娛樂圈逃稅「潛規則」,讓高收入人群自覺并依法納稅,值得思考。

工薪階層成為納稅主體的大背景下,演藝人士拿着動輒數百上千萬元的片酬,還在想方設法偷漏稅款,無疑直戳公眾的痛點,這也是該事件能夠持續發酵的原因。事實上,稅務機關對娛樂圈的偷漏稅問題,早已經產生了警惕心,去年,國家稅務總局稽查局印發的《2017年稅務稽查重點工作安排》,就選取30名企業高管、演藝明星進行稅務稽查。如今,崔永元更是捅破了這層「窗戶紙」,有關部門應趁熱打鐵,徹查娛樂圈是否真的存在所謂的 「商業秘密」和「潛規則」。

稅制改革是未來大勢所趨

陝西省律師、北京市大成律師事務所西安分所合伙人段萬金認為,雖然目前沒有權威的公開數據支持,但是高收入人群的偷稅漏稅情況仍然是存在的。「具體的規模和程度不好判斷,但可以斷言的是,目前我國個人所得稅納稅的主體,還是工薪階層,這和發達國家有著很大區別。」段萬金說。
「由於中國沒有經歷過一個完整的啟蒙過程,所以對於『納稅人』這個概念,很多人還不是很清楚,對納稅人享有權利和義務了解更是如此,我覺得這些是一個公民社會裏,公民最基本的一個素質。」段萬金說。

在段萬金看來,要想實現公平與透明的稅收,中國的稅制改革還有很長的路要走。「舉例來說,中國有的稅是全國人大制定的,有的是人大常委會制定的,有的是國務院制定的,有的甚至是單獨一個部門就可以規定,在制定稅種和稅率方面,中國的納稅人缺乏參與的意識和參與的途徑,缺乏話語權,納稅人納稅意識的缺乏,使得偷稅漏稅現象比較嚴重,造成了只有制定一個較高的稅率才能滿足財政收入的絕對需求。」段萬金說。

「制定一個較高的稅率以徵收較多的稅款,這是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時,出台稅種和稅率的一個基本的現實條件。但是現在已經進入互聯網時代,尤其是大數據的運用,幾乎可以使徵稅做到顆粒歸倉。那麼過去制定的稅種和稅率明顯過高,已經不符合時代的需求,過多的稅收會抑制民間社會和民間經濟的成長。所以中國的稅收制度既有整體性需要下調減稅的要求,同時又有局部需要調整甚至增加提高的需要。」段萬金說。

在娛樂圈逃稅「潛規則」事件中,如何監管高收入群體個稅繳納引起熱議,對此,有聲音呼籲中國需要一整套配套措施,構建起又嚴又全的法律稅務綜合體系。段萬金認為,稅制的改革,牽扯到中國經濟發展的未來,改革是大勢所趨,相信國家也會把這個問題提高到足夠的高度,並正確的解決。■

文/趙銀嶠,《超訊》2018年7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