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人政治下 美中媒体发展遭遇不同危机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资料图片法新社图片

 

【要闻分析 】 : 纵观美中两国作为世界上具有影响力的大国,随着双方之间贸易纠纷的分歧加重,人们在观察并将两国社会和政治变化作对比时,更多且理所应当的将目光聚焦于在贸易问题,及南海争议和两岸关系等重大现实议题当中。但如若对两国国内在近期来,特别是因为政坛上有强势领导人的出现,在两个对新闻媒体报道存在完全不同环境及法律限制的国家中,被认为能起到监督当权者及传达社会变动的媒体也却都面临着在报道中受阻的困境。

随着网络媒体及社交媒体的兴起,传统纸媒,包括曾引发全球社会革命的电视媒体都遭受了巨大且多方面的冲击。这显然在过去新媒体的快速发展中已不再是新闻。但有意思的是,在美国随着高举右翼传统价值观,及宣扬“美国至上”思想的特朗普在国内民调持续走高,其自大选来向传统主流媒体,就“通俄门”等争议事件报道所发动的攻击也越来越频繁。特朗普在上台后不但加大了对他口中“假新闻”制造者们的批评,还聪明的利用了推特等新传媒方式,以类似于20世纪上半页罗斯福总统所采取的“炉边讲话”形式,将其所愿意表达的信息和具体的个人观点,以更为及时、更为直接的传达到了普通民众的眼前。此举不但从侧面削弱了诸如《纽约时报》等主流媒体作为时事新闻传达者,及时政批评者的功能,由于他对“假新闻”发起的战争,并向整个美国媒体的公信力及合法性则发起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特朗普的批评者指出,他经常会把不合意的报道说成是“假新闻”,甚至在形容媒体时还一度套用前苏联领导人斯大林的用词,称后者是“人民公敌”。这样的例子在最近他因为与俄罗斯总统普京会面时,否认了俄在干涉美国2016年大选,被国内媒体报道后引发政治风波的例子中得到了十足的体现。特朗普在7月19日于推特上接连发出三条推文炮轰媒体。他在第一条推中开门见山地说,“他们在没有任何证据来源的情况下编造故事。他们写的许多关于我和我身边好人的故事都是虚构的。问题是,当你抱怨时,正好帮他们做了更多宣传。但不管怎样我还是会抱怨的!”那么特朗普及尤其所领导的政府高官们,真得就如此憎恨所有美国媒体吗?很显然对这个问题的答案毫无疑问是否定的。

 

在连发了两条批评假新闻的推文后,时隔1小时后他又发推写道:“‘特朗普多次承认俄罗斯的干预。’谢谢《福克斯与朋友》(Fox and Friends)和福克斯新闻公布的这些片段。假新闻可不需要这些叙述内容。糟糕的是,他们不想把关注点放在经济和就业记录上。” 显然,特朗普愿意称赞那些对他本人和其政绩做出更多正面报道的媒体。同样的现象也可以在他如何选择,接受哪些媒体的采访时所体现出来。被公认为报道倾向偏右的福克斯新闻台,及专注于报道财经的使用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都多次成为了特朗普专访权的获得者,并一度成为其以传统渠道发布消息的御用电视平台。通过传统媒体将自我包装并让全国人都知道自己的特朗普深知,一个跨界媒体人在得到话语权后所能产生的积极化学反应。

 

这也是他挑选了曾在CNBC工作长达二十余年的多栖名嘴库德洛,成为其白宫首席经济顾问的主要原因之一。库德洛则与他的上级一样,在近期多次通过CNBC专访爆出了诸如,指责中国领导人习近平阻碍中美贸易谈判等爆炸性新闻。与上述这些对特朗普通常采用“正能量”报道的媒体相比,美国“假新闻”媒体在报道时政时所受到的待遇却越加不好过了。例如与特朗普长期存在摩擦的美国有线新闻网(CNN),有记者就在7月25日因“不恰当的提问”,被白宫官员告知不得参加稍后的花园记者会。对此,当时同样在场的福克斯新闻记者、美国全国广播公司等媒体纷纷支持竞争对手CNN。这些媒体表示,CNN代表的不仅是该公司一方,还包括了所有美国电视媒体,白宫的做法是对所有媒体的不尊重。事后,被特朗普批评是亚马逊公司发生筒的《华盛顿邮报》则更是评论道,公然禁止记者出席开放性的活动堪称“前所未见”。

 

正是出于对这种不计事实而攻击媒体报道的不满,《纽约时报》现任出版人兼董事长苏兹伯格(Arthur Sulzberger Jr.)在周日表示,其与特朗普在近日的会面中曾当面告诉这位美国总统,“假新闻这句话与事实不符,也是有害无益的一句话。我更担心的是他将记者称为人民公敌。我发出警告,这些挑衅的言辞助长针对记者的威胁,并将导致暴力"。特朗普一边挥舞”另类事实“,一边攻击媒体“不实报道”的举动也曾引来了来自共和党内部的质疑。共和党参议员弗莱克(Jeff Flake)就在今年年初强调,这“反映出美国民主社会所面临的情况”。

 

如果说在美国以特朗普为首的当局对媒体的攻击,及对不同声音的打压,迫于政治体制及言论自由受法律保护的限制,只能采取质疑其传达信息内容不实及存在合法性,通过公开渠道开展总统亲上阵的“肉搏战”话,太平洋对岸的中国当局对“非正能量”消息所能采取的打击和屏蔽措施则显得更为低调、手段繁多和高效。官方和主流媒体政治思想的大一统化自不用说,但包括政府对网络媒体和社交媒体的强化管制,及媒体自身的自我审查在近年来也变得更为严格。更让人可惜的是,在拥有超过960万平方公里国土面积和13亿人口的中国,以尽量不触及官方“红线”及政治敏感话题的情况下,揭露社会弊病的调查记者人数,据资深媒体人李海鹏的介绍已经不足130人。有另外一个领域的数字值得对比参照,中国注册球员数量是八万左右。

 

这样的情况显然不能都归咎于政治原因,但在实施一国两制下的香港,根据香港记者协会在周日发表的2018年言论自由年报中指出,由于北京中央政府不断强调“一国”优先于“两制”,以及国家安全的重要性并得到港府的效仿,香港的言论及新闻自由则受到这一现状的影响而逐渐收窄。香港记协在年报中介绍称,有中资媒体攻占新兴网媒,企图影响舆论;香港记者到内地和澳门采访时,遇到的障碍也有所增加,包括被拒入境、受到威吓甚至袭击等现象发生。

 

法广RFI弗林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