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宇被禁出境探望病兒 余文生妻力爭控媒體報道失實

2018年7月13日,709案被捕律師王宇(小圖)在社交網貼文,指未能出境而無法探望在澳大利亞生病的兒子。(王宇Twitter截圖)
2018年7月13日,709案被捕律師王宇(小圖)在社交網貼文,指未能出境而無法探望在澳大利亞生病的兒子。(王宇Twitter截圖)

涉及709案律師一直受到打壓,其中王宇被限制出境自由及不予辦理護照,而余文生被捕後至今無法會見律師,他的妻子許艷控告大陸媒體失實報道,但法院至今未有回覆。(劉少風 報道)

709案被捕律師王宇周五(13日)在社交網貼文,指接到在澳大利亞唸書的兒子打來電話,指這幾天病了、發高燒。王宇聞訊後,打算到澳大利亞照顧兒子,但她沒護照未能出境。帖文又指,她早前到內蒙古興安盟公安局出入境大廳要求辦理護照,當她出示身份證後,出入境管理局的警察就指她因為危害國家安全,已被烏蘭浩特市公安局限制出境,所以不予辦理。

本台記者嘗試聯絡王宇,但一直沒法打通她的電話,而她的丈夫包龍軍亦無法聯繫。

王宇的朋友、湖南維權人士歐彪峰周日(15日)接受本台訪問,他認為當局是以王宇的兒子作威脅,限制王宇出境及不予辦理護照,是打壓及報復的一種手段。

歐彪峰說:我跟她(王宇)很熟,我在網上有看到她覺兒子在澳大利亞發高燒,而且不只是限制出境,而且就是不給她辦理護照,這是當局對政治異見人士的一種打壓吧,我覺得當局這種行為是非常卑鄙的,非法限制、剝奪一個公民正常的權利。

湖南维權律師文東海曾經為王宇辯護,他表示王宇有出境的自由,批評當局的做法違法。

文東海說:這個做法肯定是沒有人性,而且也是違法的,一個公民的出境自由,是現在我們國家應有的一個權利,這是人家(王宇)的權利,為甚麼要限利人家出境呢?

王宇是內蒙古自治區興安盟烏蘭浩特市人,曾代理多宗維權案件。2015年7月10日,王宇因709維權律師大抓捕事件被刑拘,期間警方軟禁她兒子包卓軒,並收繳護照阻止他出國讀書。王宇夫婦在去年8月初准取保候審,獲釋後被送到內蒙古軟禁,甚少與外界接觸,王宇早前向外界澄清,他們曾受到當局威脅和酷刑,且被迫上電視認罪。

另外,代理709案的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艷周日對本台指,大陸媒體《澎湃新聞》今年1月在余文生被捕後發布失實報道,已經提出控訴。

據悉,有關的報道是《北京警方:一男子暴力襲警致兩民警受傷,涉妨害公務罪被刑拘》,並包括一段視頻,顯示余文生被捕的過程;文章又指姓余男子在接受公安機關傳喚時襲擊民警。而報道發出後,迅速引起很多網站轉發,並引起大批網民評論,譴責和辱罵余文生。

許艷指報道包含的視頻明顯經過剪輯,改變事發經過的次序,其中警察執法的時候並沒出示傳喚證,是警察違法在先,但視頻沒有完整反映事實。許艷又稱,視頻是來自北京警方,《澎湃新聞》只是採訪及報道警方的論述,但沒有採訪余文生,報道並不客觀,有違新聞公正原則。

許艷說:余文生是在(今年)1月19號失去自由的,然後很快澎湃新聞有一個報道,還有一個視頻。視頻上面的時間,前後順序顛倒,有剪輯的情況。便衣(警察)口頭傳喚他,當時沒有傳喚證,在這樣的情況下把一個人帶走,當時余文生經歷了甚麼,不太清楚,報道出這個新聞出來,對余文生和家人的傷害都是很大的。

許艷指3月時曾到上海市靜安區法院要求提出控訴,但法院沒有回覆。

許艷說:當時代理律師和我去了一躺上海,現場去起訴的,後來沒有立案。後來給上海市靜安區(法院)有郵寄過一次,仍然沒有任何回覆。至於結果,很大的可能性是沒有甚麼結果,這畢竟對於當事人是一個法律追究途徑,就是爭取維護自己被侵害的權利。

許艷表示,她和律師商量後準備周一(16日)到北京市法院提出控訴。

余文生因代理709被捕律師王全璋案受到打壓,今年初疑因網上撰文涉及修憲建議的公開信被當局拘捕,後來更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和「妨害公務罪」批捕。余文生自從1月被捕之後,家屬至今無法會見。

自由亞洲電台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