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藥神》道盡患癌者悲歌 政府應加碼資助藥費

內地真人真事改編電影《我不是藥神》,揭露癌症病人「看不起病」、「買不起藥」的殘酷現實,在內地引起極大迴響,總理李克強也表示關注,要求相關部門「急群眾所急」,降低抗癌藥物價格。本港與內地醫療制度迥異,然而癌症病人面對天價藥費苦况則一,一人得病舉家受苦,為了治癌傾家蕩產時有所聞。特區政府應調撥更多資源,協助癌症病人應付高昂藥費。當局應加快治癌新藥審批程序,同時降低申請藥費資助的門檻,讓更多癌症病人和家庭受惠。

天價藥物難以負擔

患癌苦况不分地域

《我不是藥神》製作費不高,「卡士」亦不算強勁,票房卻賣個滿堂紅,內地上映14日已大收超過26億元人民幣,引起輿論廣泛關注,皆因劇情笑中有淚,痛陳內地醫療體制弊端,道出老百姓「不敢病、病不起」的辛酸,引起公眾共鳴。電影描述內地慢性白血病人面對每月4萬元人民幣的天價藥費,很多人「因病致貧」,大多數人只能看着貧窮吞噬自己的生命。《我不是藥神》叫好叫座,連李克強也作出批示,強調抗癌藥是救命藥,對癌症病人來說,進口救命藥「買不起、拖不起、買不到」,反映解決抗癌藥「降價保供應」問題迫切,政府必須加快落實措施,協助病人。

癌症是香港和內地頭號疾病殺手。本港癌症人口比例不斷上升,新症年均增長2.8%,每年死於癌症的港人,佔全港總死亡人數三成,至於內地情况就更嚴重。世衛報告顯示,內地癌症發病率位居全球首位,平均每天有1.2萬人確診患癌,7500人死於癌症。由於進口專利抗癌藥價格高昂,無論在內地還是本港,很多病人都因為未能負擔昂貴藥費,無法得到最有效治療。

以本港為例,倘若治癌藥物不在政府資助之列,病人隨時要每月自費逾萬元買藥對抗癌魔,莫說低下階層負擔不來,連中產家庭也要傾家蕩產,若患癌者是家庭唯一經濟支柱,無法繼續工作,舉家生活更將陷入困境。調查顯示,多達三成癌症病人要賣樓買藥救命,境况堪憐。

有論者認為,專利治癌藥物售價高昂,只是反映研發成本巨大,不能歸罪於跨國藥廠貪婪。誠然,藥廠有利可圖,才會積極投入新藥研發,可是部分藥廠抬價牟取暴利,也是現實。在美國,有治療腦腫瘤的抗癌藥物上市40載,專利保護已到期,然而由於缺乏廉價仿製藥競爭,竟然可以在2013至2017年間漲價14倍。自由市場機制並非萬能,治癌藥物關乎人命,並非一般商品,政府必須積極介入,協助病人以較易負擔的價錢,取得急切需要的藥物。

過去半年,內地為了設法降低抗癌藥價格,推出多項措施,包括進口抗癌藥物零關稅、鼓勵創新治癌藥進口、加快審批已在境外上市的新藥等,然而很多治癌藥物仍是供不應求,出現「稅降了價不降」情况。李克強最新批示強調,必須多管齊下,消除藥物流通環節各種不合理加價,務求盡快落實降價,原因亦在於此。雖然有人主張仿效印度大力發展仿製藥,國務院亦推出改革措施鼓勵仿製藥生產,可是發展尖端生物醫藥產業,亦是「中國製造2025」目標之一,當局必須在發展仿製藥和保障專利鼓勵創新之間,求取平衡。

花錢搞不切實際工程

不如資助更多患癌者

香港方面,近年特區政府亦有加大投入,協助癌症病人應付高昂藥費,可是無論是資助金額、藥物涵蓋範圍,乃至審批治癌新藥,都遠遠未如理想。目前當局透過撒瑪利亞基金和關愛基金醫療援助項目,資助經濟有困難的病人購買昂貴藥物,然而涵蓋的抗癌藥物種類有限﹕兩個基金分別只涵蓋10多種治癌藥和標靶藥物。

近年有不少治癌標靶藥物面世,初步效果甚佳,然而大都未納入政府資助藥物名冊,若要納入資助範圍,隨時要等上多年。兩個援助基金申請資格太嚴,也令很多癌症病人望門興嘆。當局必須加快新藥審批程序,擴大治癌藥物資助範圍,同時應放寬資產審查,降低申請資助門檻,令更多病人受惠。醫管局委託顧問,檢討病人藥費資助和分擔機制,報告今年稍後出爐,財政預算案僅僅預留5億元配合,金額未免太小。特區政府坐擁萬億儲備,與其將公帑用在不切實際的地區工程,又或為基建項目巨額超支埋單,不如投入更多資源協助癌症病人。

跨國藥廠財雄勢大,香港市場規模太小,特區政府議價能力不足,難獲甜頭。相比之下,內地對跨國藥廠來說卻是極大市場,近年內地藥品價格談判,都是由政府出面,跟跨國藥廠周旋,隨着內地生物製藥企業崛起,政府議價本錢也顯著增加,幾年間當局成功爭取數十種藥物大幅降價四至七成。特區政府應探討跟內地部門合作是否可行,以抗衡跨國藥廠在藥物定價方面的優勢。

香港 明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