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老爺賠怕了才不敢作惡



假疫苗再度引爆中國民眾的集體恐慌,這並非意外,只是2010年山西疫苗案、2016年山東疫苗案的繼續發酵。有關部門、利益團體以為靠瞞天過海可以解決的,最後都是欲蓋彌彰。就此觀之,恐還要重蹈。

李克強這次很快發話,稱「此次疫苗事件突破人的道德底線,必須給全國人民一個明明白白的交代」。曾記否,溫家寶在溫州動車追尾事故後,也說「抓緊調查動車事故,給人民一個交代」,語氣不比這次弱,但後來如何?不了了之!我們至今不知溫州動車追尾事故的真相如何。殊不知,人類近代史上沒有道德崩壞,只有法治崩壞。

法治源於公民社會抗爭

許多人以為暴利就會帶來犯罪,所以得出的結論是:疫苗太賺錢了,假疫苗才會氾濫。持此論者頗不講理。何妨想想電影《我不是藥神》裏的藥廠,一樽藥能賣四萬。照此邏輯,他們為甚麼不像那個藥商人一樣去賣假藥更暴利?沒必要辛苦研發還費力維權吧?所以還是回到法治上來——社會上假疫苗成災,多少與對真疫苗的保護不足有關。

法治來源於公民社會的倒逼,幾乎沒有當權者會自己放權的。中國政府到目前為止,還是強調打疫苗是公民的「義務」。很多人或許不知道,在中國接種某些疫苗是沒得選的「義務」。按《中華人民共和國疫苗流通和預防接種管理條例》規定,不接種甲肝疫苗、乙肝疫苗等「第一類疫苗」屬於違例行為。

但此次假疫苗事件後,中國民眾(包括普通網民和不少媒體人)的思路,仍在求青天大老爺替自己作主。毒手都已經加害到自己的子女身上了,還不想自救之法,不阻止抗議。中國人是有反抗的不假,有受害者父母威脅假藥商說「砍條腿很容易」,但這種「殺盡壞人便天下無賊」的思維,顯然於事無補。

中國人在扭曲的社會裏已養成扭曲的心理。或曰媒體操控,但實情是部份沒有被假疫苗毒害的民眾,擺出一副事不關己的姿態,反問「哪個國家的疫苗沒有出過事」?更有甚者,指摘此次假疫苗事件為中美貿易戰之美國的「對華武器」,以圖從內部瓦解中國。

包括發達國家在內的國家,確實也有發生過疫苗問題。然而:第一,有些是早期疫苗科技不夠發達造成的醫療事故,如英國1974年的白百破疫苗事件;第二,有些是醫學知識不夠造成的醫療事故,如日本1948-1988年的重複使用乙肝接種針頭事件;第三,中外最大不同的是,外國媒體、民眾對這類事件零容忍,堅決抗爭到底,要政府賠得「傾家蕩產」。

以日本重複使用乙肝接種針頭事件為例,數十萬受害民眾,在經過漫長的維權之路後,至2011年1月13日,日本法務省正式頒佈《特定乙肝疫苗感染者賠償特別措施法》,以法律條文的形式給出國家賠償,規定凡是接受過重複針頭注射的乙肝疫苗者,無論發病與否,均可領取國家賠償:徵狀者賠償50萬日元;乙肝患者賠償1,250萬日元;輕度肝硬化賠償2,500萬日元;重度肝硬化、肝癌、死亡患者賠償3,600萬日元。

日本政府的讓步,是無數人民前仆後繼抗爭的結果,不是某個明君的恩賜。讓政府賠怕了,官老爺才不敢作惡。中國民眾,如果也有這樣的抗爭精神;中國民眾,如果也能欽佩、保護抗爭者,那麼中國才有救。

許驥 自由撰稿人

香港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