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性別偏見:世界盃改變世界

 

2018俄羅斯世界盃中,往届比賽歧視女性、将其「邊緣化」的現象依然存在,但是這種性别偏見也在逐漸消除。今年伊朗女性時隔38年後終於被允許進入球場觀看足球比賽。世界盃也正在改變世界。

封面 Aug
《超訊》2018年8月號

2018俄羅斯世界盃已經落下帷幕,大家在熱烈地討論著各個足球隊時,還有另一個群體值得關注,那就是世界盃中的女性觀眾。

在2014年世界盃的英國電視觀眾調查顯示,女性的比例僅低於40%。而一項關於2018世界盃的調查發現,有數以百萬計的女性表示喜愛世界盃,其中超過一半表示每天都會觀看比賽。

2018俄羅斯世界盃雖是一場男性之間的足球賽,卻吸引著全球人的目光,當然也包括女性觀眾。世界盃就是一場不分國家、不分種族、不分年齡的世界狂歡,卻為男性與女性之間畫出了一條無形的界線。對於女性與足球賽,人們總是被一些錯誤的思想與行為主導。

女性被邊緣化、物化

本屆世界盃期間,在中國社交媒體上出現了一組嘲笑女性不了解世界盃和足球的漫畫。BBC稱,諷刺女性「偽球迷」就是認為女性球迷其實不懂球,她們看世界盃只是為了尋求關注,或者是迷戀球員們帥氣的「顏值」和「肌肉」。

對此,有女球迷予以反擊。一篇博客將中國女足的不俗表現和中國男足進不了世界盃做比較;另一則帖子則表示:「我不懂足球不是因為我是女人,而是因為我根本不在乎,不要什麼都拿性別說事。」

BBC體育部記者丹•沃克爾(Dan Walker)在Twitter上說;「別驚張,我們所有人都可以享受世界盃。」

國際足聯官方數據顯示,在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官方認證的16000名記者中,僅14%是女性。對她們而言,這幾週的工作充滿挑戰。她們不僅要做好本職工作,還要面臨著各種各樣的性騷擾。

6月14日開幕賽中,哥倫比亞籍女記者 Julieth Gonzalez在直播中被男性球迷襲胸並強吻。Gonzalez稱:「我們不應該受到這樣的對待,我在傳播足球帶來的快樂,但我們必須分清楚喜愛和騷擾的界線。」

6月24日,巴西女記者Julia Guimateas在直播中遭強吻。對此,她現場回擊道:「別這麼做,永遠不要再做這種事,這是不對的。」此外,還有瑞典女記者在直播瑞典對陣韓國的比賽中被本國球迷摟住並強吻。

「美女攝像機」(Babe Cam)是許多體育賽事常用的手法。許多人批評其物化女性。它指的是電視鏡頭捕捉到看台上的年輕漂亮女性時停留時間過長,以及Twitter上為女球迷漂亮程度評分的帖子。
有網友發帖道:「當女性在世界盃中被提及時,人們往往是關注她們有多漂亮,穿得有多暴露。」

蓋帝圖像(Getty Images)曾發布了一組「世界盃最性感球迷」的圖輯,裏面只包括年輕女性。該圖輯一經發布,立刻引起了網絡上的批評。Twitter帳戶「Women In Football」責問道:「時代都在變,為什麼妳們不變?」

世界盃開賽前,阿根廷足協在《世界盃手冊》中提到「如何與俄羅斯女性搭訕」,教球員、隨行工作人員以及記者「泡」俄羅斯美女。

美國 Burger King(漢堡王)俄羅斯分部在世界盃開賽之初曾打出廣告,表示將為懷上世界盃球員的孩子的俄羅斯女性提供47000美元的獎金,以及終身免費的大漢堡。

越來越多的反對聲

這一系列在世界盃期間歧視女性的行為引來了大眾的不滿。人們在網絡上發帖予以反擊,也在生活中發起了各種行動。

英國發起了一個叫做「This Fan Girl」的項目。他號召女性觀眾將自己觀賽時的照片、視頻等上傳並加上#WeAreFemaleFans,以此來挑戰主流媒體描繪的女球迷形象。

研究性別與球迷的杜倫大學(the University of Durham)副教授Stacey Pope在接受夜貓媒體訪問時說道:「媒體需要反映一系列不同的女體育迷,包括不同年紀、族群的女性,嘗試刻畫一些比較平常或日常的女球迷形象,而不是只展示那些非常挑動情慾的年輕女性意象。」「這種在男性足球世界盃對女球迷的性物化,勢必加強那些帶著性別偏見的說法:足球就是男人的遊戲,世界盃就是男性的景觀,而挑起性慾的女性圖像就是為了滿足男性的凝視。」

John Doyle是愛爾蘭一名電視評論員,他在名為《為什麼世界盃電視報導如此性別歧視》一文中寫道:「#MeToo行動展開也有一年了,但世界盃直播仍然使用著舊一套的做法——將女性當成是男性的消費品。」

世界盃帶來的改變

世界盃是全球的一個縮影,在這個縮影中,我們看到了,女性也終於獲得了與男性平等的權利。
6月21日,世界盃小組賽中伊朗雖然以0比1輸給了西班牙,但這一天卻成為了歷史性的時刻。時隔38年,伊朗女性終於被允許進入球場觀看足球比賽。

在伊朗與西班牙比賽之前,伊朗官方宣佈允許伊朗女性前往伊朗首都德黑蘭的阿薩迪體育場,通過大螢幕觀看比賽直播。這是自1980年以來,伊朗政府第一次允許女性前往現場觀賽。  

這個過程可謂是一波三折。在開賽前不到三小時,伊朗媒體發布消息稱,由於基礎設施存在缺陷,呼籲大家不要去球場看球。但是,許多伊朗女性還是堅持要前去現場觀賽,她們與警方在球場外面對峙。大約一小時後,警方終於妥協,伊朗的女性、男性、小孩一起前往球場內觀賽。

對此,西班牙後衛兼隊長拉莫斯在社交媒體Twitter上寫道:「她們今晚是獲勝的一方,希望這只是第一步。」(They are the ones who won tonight. Hopefully the first of many.)

與以往相比,對於2018年俄羅斯世界盃期間對女性的一些偏見現象,大家給予了更多的關注。
其實,女性在世界杯中爭取女性權益僅僅是全球爭取女性權益的一個縮影。相對於整個世界來說,女性希望能夠從一個小小的世界盃開始,改變大眾對女性的偏見甚至是歧視。

人們對於女性足球解說員往往持批判態度,而對於男性解說員則給予更多的包容與諒解。事實證明,女性解說員也有非常優秀的,而男性解說員也會犯錯誤。可是為什麼一看到女性解說員,人們就開始變得挑剔、鄙夷,這也是被一種「女性根本不懂球」的錯誤觀念先入為主,導致大家不能客觀地看待問題。

女性受到的不平等待遇大多源於人們根深蒂固的對女性的看法,正如人們認為女性不能和男性一樣真正理解世界盃。這些根深蒂固的思想有其深遠的歷史緣由,並非一朝一夕能夠改變。如果人們從世界盃開始,慢慢開始改變對女性的刻板觀念,在潛移默化中,整個世界將會慢慢改變。

文/余蕾,《超訊》2018年8月號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