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領跨行頻調整 軍種部隊輪流轉

中國解放軍近期進行了一波高級將領大調整,最大的看點是跨軍種的調動明顯增多。陸軍、海軍、空軍、火箭軍、戰略支援部隊、武警部隊、聯勤保障部隊等七大部隊以及軍委機關部門之間呈現融合交叉局面。這顯然是高層有意識地加強調動,打破軍種割據壁壘,相互攙沙子。

齊聚指揮中樞

軍委機關層面,南部戰區副司令員常丁求日前調任軍委聯合參謀部副參謀長,陸、海、空、火四大軍種將領再度齊聚指揮中樞。軍改打破大陸軍體制,各軍種平等參與聯合指揮。目前,軍委聯參部共有一正三副二助理共六名領導成員,其中參謀長李作成、副參謀長馬宜明來自陸軍,副參謀長常丁求來自空軍,副參謀長邵元明及參謀長助理陳光軍來自火箭軍,參謀長助理姜國平出身海軍。常丁求生於一九六七年,曾是全軍最年輕的副戰區級將領,也是空軍的明日之星,其此次躋身軍委聯參部領導層,是又一重要台階。

其他軍委機關的非陸軍將領也大幅增多,尤其以海軍格外搶眼。譬如新任軍委後勤保障部副部長王大忠、軍委訓練管理部副部長李漢軍、軍委科技委副主任趙曉哲等都來自海軍。加之國產航母、萬噸大驅、最大保障船、新型核潛艇的密集下水、服役、亮相,都凸顯了軍委對建設海軍的重視,這與中國維護海洋權益及拓展遠洋利益有直接關聯。

在海軍將領大批進入軍委機關的同時,與軍種之間的頻繁調動,更令人眼花繚亂。如「下海」的陸軍將領有,原第十二集團軍參謀長孔軍調任海軍陸戰隊首任司令員,第七十四集團軍政治部主任劉本成調任海軍政治部副主任;海軍「上岸」的例子則如,海軍出身的軍委政治工作部副主任禹光最近調任火箭軍副政委,海軍試驗基地政治部主任王守信升任廣東省軍區政委,歸屬軍委國防動員部系統。海軍、空軍之間也實現互動交流,如海軍副政委兼政治部主任陳學斌調任空軍副政委,北部戰區空軍政治部主任王征調升海軍政治部主任。

防範山頭主義

新組建的軍委聯勤保障部隊在年初由正軍級升格為副戰區級。升格後的司令員、政委分別來自空軍、陸軍,即原中部戰區副參謀長李勇、西部戰區陸軍政委徐忠波。李勇是飛行員出身,曾任空軍指揮學院副院長、蘭州軍區空軍副司令員。此前多年,聯勤部隊幾乎是陸軍一統天下,如今由空軍將領執掌,乃是借重空軍在應急高效運輸投送方面日益突出的作用。

再以武警為例,本輪改革最大的亮點是組建了兩支機動總隊,不固定轄區,肩負全國範圍內的快速機動反應,其規模及戰鬥力不亞於一個陸軍集團軍。兩大機動總隊一南一北,總部分別駐紮北京、福建,但所屬支隊遍及全國各地。新總隊的首屆領導班子都沒有按照武警清一色配備,兩位政委兼黨委書記均從陸軍引進外援。陸軍第七十八集團軍政治部主任王煥章、北京衞戍區政治部主任楊振國少將分別出任武警第一、第二機動總隊政委。

與此同時,武警也在回饋其他軍種,武警北京總隊某師政委呂寶強調任北部戰區海軍某基地政委,晉升副軍級。

不難看出,跨軍種調整的將領多以政工幹部為主,這主要因為政工事務大同小異,而軍事幹部則對專業素養要求較高,轉行、轉型的難度較大。跨軍種調動幹部的考量主要有二。一來通過幹部交流,推動軍種之間的配合融通,打破單打獨鬥,推進聯合作戰,並藉此培養聯合作戰指揮人才;二來避免各軍種各自為政、部門利益割據,防範山頭主義,加強對軍隊的掌控。

政情觀察員 白非

東方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