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愛國主義對撞



全球中國問題的觀察家們經過數十年在迷霧中的摸索,現在終於發現中國既非馬克思主義政權、亦非國家資本主義政權,更非向民主轉型中的威權專制政權,而是中國傳統帝王式的宮廷政權,其心機、身段、統治手腕、意識形態、心理結構、精神狀態都是不折不扣的傳統中國帝王術,放在統治技術面向來看,說它是「明儒暗法」亦不為過;而清末「中學為體、西學為用」的認知,仍然深深地埋在現代中國人的心理狀態中。

無法避免對撞宿命

改革開放早期,由於技術面(為用)須向西方取經,連帶吃進它的西學之體,認為西式民主與自由市場是中國唯一的出路,遂出現如胡耀邦、趙紫陽這樣西化派的類自由主義領導班子,朝野都以中國不夠西式的民主開放而內疚自卑。鄧小平鐵腕鎮壓天安門學運,說明了鄧的中國傳統帝王術意識,打敗了因改革開放而引進的西方自由派思想,並上綱上線到國體的高度,中學為體凌駕了西學為體的趨勢,把西學打回原型,僅限於「為用」的角色,禁止僭越,才有了現在習近平威權專制的理所當然,因為他背後倚靠的不僅是毛鄧的支持,更是千百年來中國帝王靈魂的統治文化與技術。從這個角度看,愛國主義或民族主義對中共政權的權力壟斷與鞏固,確有實質具體的功效。

這個世界上堪與中國較量民族主義強度的大國只有美國。美國的愛國主義從運動比賽還要唱國歌即可看出,尤其911之後,美國人就生活在一個過度簡化的世界,此時出現川普敢與中國叫板,從經貿大戰到軍力較量,放在中美內部的變化來看又豈是偶然?

美國是個迷戀自己的國家,中國也是集體深度自戀的國家,這樣的兩個國家怎能不對抗?舉國自戀包含了厭惡別的國家自戀,必去之而後快。美國迷戀自己的價值與形象,而且總是要以自己的價值與形象改造別人的國家,尤其美國正在打造全球資本主義,膜拜新自由主義的神祇:市場。這些價值對中國刻意模仿的中國傳統帝王術是無法相容的;也就是說,中美兩國的愛國主義是本質上的敵國,具有無法避免的對撞宿命。

李有成教授在《美國夢碎》一文中指出,911後美國完全「陷入一種危險的懷舊感之中,那些國旗與制服,將領們在作戰指揮室裡對著鏡頭的講話、報紙頭條的刊出義務、榮耀等字眼」,使整個國家籠罩在愛國主義的氛圍中。

同時,在地球的另一端,中國也以極為強烈的民族主義型塑所有的事務,看任何問題都以中國的角度出發,偏偏美中兩國又在東亞爭取霸權,這兩個民族主義惡漢(或侏儒)的角力,必將破壞區域和平,並導致武裝暴力對戰。中國對台灣的「排除政治」,在美中今後相互的「排除政治」運作下,美艦穿過台海、中國在南海填土造礁等敵意動作,將每下愈況。

華裔美國作家哈金在小說《折騰到底》,藉敘事者兼主角之口批判民族╱愛國主義的戕害人性:「愛國主義在我的辭典中是貶抑詞,它意味著精神匱乏、智識的喪失和懈怠,以及道德上的唯唯諾諾。」主角提醒人們:「是時候好好看看國家的真面目,戳穿這個神話和所謂國家的神聖性了。」

靈活調整避免捲進

台灣弱小,沒有和大國力拼民族主義的本錢,只有用現實主義抑制台灣民族主義,會出現集體焦慮和抑鬱,乃是無法擺脫的命運。今後,台灣須避免捲進兩大瘋狂民族主義當中,須根據現實變化,靈活調整政策與態度。

台灣 蘋果日報


激賞明鏡 1
激賞明鏡 2
比特幣激賞明鏡

3KAXCTLxmWrMSjsP3TereGszxKeLavNtD2
激賞操作及常見問題排除
推薦電視頻道

留言